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盘问

  张文定本来就不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性子,所以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作决定,听到姚瑶这个话,便笑着道:“我对白漳不熟悉,你选地方吧。”

  既然三番五次的想见面,那张文定就让她来定地方,看她能够玩出什么花样。

  ……

  中午,张文定和姚瑶吃饭,没有在什么庄园,也没有在特色酒楼的包厢,竟然是在一家酒店的西餐厅里,并且是自助餐厅。

  “这里吃饭比较自在一点,我个人觉得挺放松。”姚瑶端了三只炭烤生蚝放在桌上,笑吟吟地说道,“你不会觉得闹腾吧?”

  张文定扫视了一眼,这里吃饭的人也不多,毕竟跑到五星酒店的餐厅来吃自助餐的,除了酒店的住客之外,很少有外来者了,甚至就连酒店的客人,有许多都是在外面吃的——外面的菜品毕竟多一些,口味也好一些。

  “没有,这里挺清净的。”张文定笑着回了一句,心里却在琢磨着,姚瑶请他到这里吃饭是个什么意思呢?

  这里毕竟不够秘密,没办法聊什么秘密的话题。

  可要说到情调,似乎……自己和她之间,谈上不上这个吧?

  “两个人吃饭,不太好点菜。”姚瑶说了一个通用的理由,然后道,“在这儿不用点菜,适合我这种人。其实我是个选择困难症患者。”

  这个理由,好吧,张文定表示认可,拿起一只生蚝开始挑肉。

  姚瑶看着张文定,很突兀地冒出一句:“我跟申总之间没什么。”

  张文定被这个话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觉得不太好接这个话,只能笑了笑,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哦。”

  你和申巨华之间有没有什么,关我什么事儿呢?

  “很多人都以为我靠上了他。”姚瑶没在意张文定的态度,只是继续道,“唉……女人想在混得开,真的很难。”

  “都不容易。”张文定擦了擦手,直视着姚瑶,道,“你不会就为了跟我说说心事吧?”

  “不好意思啊。”姚瑶歉意地笑了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到你,我就特别放松,说话就没注意了。”

  张文定心里真是万分别扭了,感觉自己仿佛在被她撩似的。这种话,难道不应该是男人对哪个女人感兴趣了之后,常用的拉近距离的借口吗?

  “看来我还是很有亲和力的啊。”张文定自嘲一笑,摇了摇头。

  姚瑶也笑了笑,直接就转移了话题:“申总想去你们那里搞个项目,这事儿跟你面谈过吗?”

  听她说起这个,张文定就不得不正视了,摇摇头道:“还没。现在我们那里真缺项目,希望你们这些大老板要大力支持啊!”

  “我算什么大老板啊!”姚瑶就笑着摇头,道,“如果他找你谈了,我可以不可以跟个顺水……跟着他一起投一点?”

  张文定就奇怪了,申巨华想打木湾电站的主意,这个姚瑶,竟然也有同样的想法?

  “这个你找我也没用啊。”张文定道,“申总的项目,我也不清楚,你得找他谈才行啊!”

  姚瑶就一脸无奈地说道:“实话实说吧,找他谈得了,我又哪敢惊动你啊!”

  这个话,说得有那么点幽怨的意思。

  问题是,张文定心里莫名其妙——咱俩之间好像没啥交情吧,你跟我幽怨个什么劲?

  张文定知道,有些女人,很会摆出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对于这种女人,张文定不怎么排斥,但也谈不上喜欢,所以直接就把话说得狠了一点:“这是在申总那儿行不通了,所以才想到我?”

  这个话,基本上就算是用来堵姚瑶的嘴的——你看得起申巨华却看不起我,现在也没啥好谈的吧?

  这个话,姚瑶自然是不会承认的,笑着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毕竟身份不同,我这是能不麻烦你,尽量不麻烦你。可现在没办法了……”

  张文定嘴角扯了扯,老子身份是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你不想麻烦我,我也不想被你麻烦啊!

  “申总还没跟我提过这事儿。”张文定摇摇头,“他想做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办?”

  姚瑶道:“他是想……”

  “他想干什么,得他自己说了才算。”张文定摆摆手,打断姚瑶的话,“除了跟他投一样的项目,难道我们那儿就没别的方面能吸引你了?”

  “当然有呀。”姚瑶看着张文定,笑着道,“你就很吸引我呀。”

  张文定自然不会相信她这个话,只是觉得,现在的女人真的个个都会撩,时代真是不同了啊。

  轻轻一笑,张文定道:“申总看样子很有钱啊?”

  这个话,就是在探路了——申巨华的底细你知道吗?

  姚瑶道:“这个不瞒你说,我还真不清楚。别看他们都开我的玩笑,但我对他真的不熟悉。我这人吧,胆子小,喜欢踏踏实实的,看不透的情况,我一般都不太敢接近。”

  看不透你还敢打木湾电站的主意?

  张文定有点恼火,你只想找我要好处,却一点信息都舍不得透出来,太不厚道了!

  或许是看出了张文定有些不喜,或许是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个话说得不太地道,姚瑶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真的对他不熟悉,只知道这个人来得突然,背景也比较模糊,但能量很大。”

  张文定淡淡然道:“你这么说,等于没说。”

  姚瑶无奈地苦笑:“我要说,自从他来了白漳之后,我的处境和地位,都在无形中好了许多,你信不信?但是,我要说,我和他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肯定更不会信!”

  这个话,张文定不会选择相信,也不会选择不相信,他只是顺着这个话问道:“你这意思,他以前不是白漳的?我的意思是,他以前在白漳没有根底?”

  “不清楚。”姚瑶摇着头道,“他其实会说好多地方的方言,以前他在白漳有没有根底我不知道,但他确实是在这几年才突然冒出来的。而且,是从去年开始追我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