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面子问题

  杜秋英这个名字,对于楚菲来讲,是一种痛,也是一种屈辱。

  无论是从身份,还是从年龄上来讲,楚菲都是占优势的,但是,争男人却争不过杜秋英。这让楚菲很郁闷,心里很不舒服。

  今天答应跟张文定见面,是看在黄欣黛的面子上,甚至,她都作好了准备,如果张文定想找她帮个小忙什么的,她也可以给黄欣黛面子答应了。

  当然了,要帮大忙啥的,那就免了,真的没到那份交情!

  可是,张文定张嘴说出杜秋英这个名字,就大出楚菲的意料了,并且恨意顿生。

  一时之间,楚菲就想起了那一次,和熊妙鸳一起,想给楚菲一个教训,却被张文定给破坏掉了的事情。

  顿时,新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了。

  “张文定,你是觉得我好欺负吗?”楚菲冷冷地盯着张文定,如果不是因为怕打不过张文定,估计这时候都想要动手了。

  “楚菲,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张文定自己也觉得帮杜秋英说话有点难为情,只能这么违心地敷衍道,“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都不在一个层次啊!”

  “哼!”杜秋英冷哼一声,“我就是要跟她一般见识,你这是还想帮她出头?”

  黄欣黛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还才坐下来,就弄成这样了。

  甚至,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在来之前,黄欣黛就想过,如果张文定和杜秋英有什么私事要谈,她在把气氛调节起来之后,就找个借口躲出包厢一会儿,让二人把事情给谈了。

  可是,现在她都还没去躲,事儿就发生了,只不过这发生的方向,跟她预料之中的,相差得也太远了。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能躲了——她得阻止这事儿继续往更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不管是张文定还是楚菲,都是她的朋友,她有义务尽最大的努力把事儿给化解了。

  最主要的是,她是中间人,她不能让两边的哪一方,因为这个事情而迁怒到自己身上。

  虽然黄欣黛并不怕事儿,可也不愿莫名其妙被人恨上啊!

  “怎么了这是?”黄欣黛笑了笑,站起身,“有话好好说说,罚酒。”

  这个话一说,黄欣黛又扭头对张文定道:“我说文定,楚菲这么一个大美女,今天肯出来吃饭,你就是这么对待美女的?”

  “我的错我的错,老师批评得对。”张文定就着这个势子,赶紧笑了起来,叫服务员拿酒和酒杯,等开过之后,便往自己杯子里倒了一杯,端起酒杯,又对楚菲道,“楚菲,我自罚一杯。”

  一口干了杯中酒,张文定对楚菲亮了亮杯底,然后又对黄欣黛道:“黄老师,谢谢你的及时批评。”

  原本是喝果汁的,这莫名其妙的,就喝上酒了。

  只能说,吃饭呀……真的是一不小心就会喝到酒。

  黄欣黛眼见得张文定这做法,就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小子啊,越来越油滑了。楚菲,别理他,咱俩喝一个。”

  说着,黄欣黛就把楚菲杯子里倒了点酒,然后自己杯中也倒了点,对着楚菲举起了杯。

  虽然楚菲心里很不爽,但刚才黄欣黛批评了张文定,而张文定自己又先喝了一杯酒,黄欣黛此时又在敬她的酒。

  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楚菲就只好压下心里的不爽,举起杯和黄欣黛喝了一杯。

  不得不说,这搞艺术的,在人际交往上,真的有点嫩,和张文定这种老油条完全没办法相比。

  张文定变脸的速度很快,喝酒也不差,调节心态更是不在话下。而楚菲却没这个本事,哪怕她出身很好,对很多事情心知肚明,可是,知道怎么做是应该的,知道怎么做是不应该的,却也不能很好地按理智的方式去选择。

  她有着搞艺术的人的通病——不太能放得下面子。

  所以,尽管知道这种时候,她应该马上离开才对,可她还是压着心里的不爽,继续坐在这儿了。

  这一杯酒喝下来,等她吃了口菜,张文定顺势就又敬了她一杯:“楚菲,我敬你一杯。说起来,对你和你母亲,我都是挺佩服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你有你这样的出身,我早就做生意去了!”

  这个话,就是拍马屁了,意思就是说楚菲一点都没靠着她母亲的权力去谋私利。

  对于这一点,楚菲自己其实也还是蛮骄傲的——她就只是醉心于作画,没什么功利心。

  楚菲想了想,还是端起了酒杯。

  毕竟,刚才张文定也算是敬了两次了,话还说得这么好听,那不端酒杯的话,脸面过不去。

  她毕竟不是熊妙鸳那种猛女啊!

  酒杯一端起来,张文定就笑着凑上前去跟她碰了一下:“我干了,你随意。”

  话说完,也不等楚菲回答,张文定就将一杯酒都喝下去了。

  楚菲看着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一口,然后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喝,将一杯酒全喝下去了。

  “慢点慢点,你不能跟他比,他是酒精考验的人,你哪儿能和他一样喝呀。”黄欣黛在一旁劝着楚菲,然后又对张文定道,“接下来可不准这么喝了,你喝酒没事,楚菲不行,她没什么酒量。”

  “没事,没喝多少。”楚菲对着黄欣黛笑了笑,摇摇头。

  紧张的气氛总算是散去了,这个尴尬也暂时放下了。

  张文定也不急着提跟杜秋英有关的话了,而是随意聊着,主要还是听黄欣黛和楚菲聊,他偶尔插一句话。

  这边聊,酒肯定也是要边喝的。

  开始还好,大家都是一口一口地喝,而且是有敬有喝。张文定敬了两个女人,两个女人也敬他。

  没错,两个女人都敬了他。

  楚菲到底还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敬了张文定的酒,算是显示自己虽然是女人,可是并不是一个小气量的女人。

  这敬来敬去的,气氛更加好起来了。

  甚至,张文定还发现,在没有敬酒的时候,楚菲说了两句话之后,也会自己拿起酒杯来喝一口,仿佛就把酒当成了果汁来喝似的,而真正的果汁,她倒是没怎么喝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