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愣了一下:“这么快就走?”

  “你想我留下?”武云似笑非笑地看着张文定,话说得特别冲,“你不会是有了欣黛姐,还想打我的主意吧?”

  张文定感觉牙疼不已:“我说丫头,你就算再生气,也至于这么不讲理吧?咱好好说话行吗?”

  “你是你老婆的侄女,亲侄女哦。”武云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道,“想到这个,你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张文定感觉自己招架不住了,摆摆手:“你走吧,我不想你留下。”

  “哼!”武云冷哼了一声,道,“凭什么不想我留下,房子还是我给你选的呢。”

  张文定知道这丫头现在正在气头上,决定不招惹她了。

  “行行行,那你就住这儿吧。”张文定哄着她,“其实,如果没有和你姑姑认识,说不定当时,咱们就成一对儿了。”

  “切!”武云白了他一眼,哼哼着道,“你想得倒美!就看你爱上我了,我也不会爱上你。”“那是,谁不知道你只爱黄老师一个人呢?”张文定赶紧接过话,顺着她的心意思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不定我师父和你爷爷看到我们俩都武功高强,而且年龄合适,有意让我们凑一对呢?你看,你武功那

  么厉害,一般的男人,也配不上你啊!”

  “你就配得上?”武云翻了个白眼,“就你那点武功修为,在我手上能过几招?”

  这个话一说出来,武云身上就崩出了一股凌厉的战意。

  这丫头,心里不痛快,想借口生事打张文定一顿呢。

  张文定自然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找虐,赶紧笑着道:“我是说以前,以前咱俩是差不多打个平手了,现在嘛,当然不是你的对手。”

  这个话一说出来,张文定就立马转移了话题:“话说如果当初咱们俩结合了,你说光师父留给我们的东西,我们加起来,是不是富可敌国?”

  “那要看是什么国。”武云摇摇头,“敌几个穷国家还是敌得了的。但要说敌世界有名的几个大国,那就是找死了。”

  “这我明白,大国的实力都很强,而且钱也超级多。”张文定点点头,“那我们现在资金加上不动产,总数大约有多少?”“没有做过估值。”武云摇摇头,道,“流动资金,咱们一个人差不多三亿美金。不动产,其实房产之类不多,但是有两个岛,可是这变现不了。有些能变现的,除非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我都不会去变现。

  所以,说这些没有意义。”

  张文定也是欲哭无泪,自己到底有多少财富,自己都不知道,还有比这个更憋屈的吗?

  只是,现在能够和武云这么正常的谈论事情了,也让张文定松了一口气。

  唉,做男人真的很难啊!

  明明是给武云帮忙的嘛,搞到现在,武云还在生她的气,这上哪儿说理去啊!

  “那就说点有意义的事情。”张文定飞快地转移话题,“你上次不是有两个朋友过来到木湾电站那边看过了嘛,他们是准备做旅游的。”

  “嗯,怎么了?”武云点点头。

  张文定道:“现在也有人看上那里了,准备搞特色旅游。”

  “那就让他们搞呗。”武云显得不是很在意,“只要有人搞就行,有人搞了,我和欣黛姐搞个养生的项目,肯定赚钱。”

  张文定道:“他们要搞的话,肯定会把养生项目也搞起来。”

  “他们搞他们的,我们搞我们的。”武云摇摇头,“大不了让木湾镇那边找个位置,搞个小小的道观出来,然后编几个传说故事,你再从紫霞观请两个道士过来,我们直接开个道观,看别人怎么竞争。”

  “这……”张文定没话说了。

  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

  说起来,现在紫霞观的养生,那是在整个石盘省内都有一定的名气了的。

  紫霞山的旅游,基本上就是靠着紫霞观在支撑。

  如果真的从紫霞观请几个道士过来,然后在这边搞个道观,再编几个故事,说是跟紫霞观那边有历史渊源,事儿就齐活了。

  至于说木湾镇那边以前有没有道观,这个并不重要。

  像燃翼这种山区,哪个乡里没有一两个供人祭拜的小屋?这些小屋,有可能有道士和尚,也有可能跟佛道二教无关,甚至有些可能只有一个小土炕,拜的就是土地。

  但是,这都没关系。

  只要有这样的地方,就可以编一段故事,说以前就是一个什么道观,然后跟紫霞观有师承渊源,就可以立项,在那里大兴土木建一个高标准的道观出来。

  这种套路,张文定是相当清楚的。

  真要这么干了,那武云的养生项目,肯定会做得比别人的要好——不仅有紫霞观的招牌,而且还有真本事啊!

  论起吐纳养生这一套,现在的武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超过了当初的吴长顺。

  反正张文定看着武云,已经看不出她到底多少岁了,感觉就像是大学才毕业的。

  重点是,她脸上一点护肤品都没用啊!

  这个活生生的广告,足以令人疯狂。

  “这么说的话,你在这儿就有两个项目了?”张文定点点头,“紫霞观那边,我可以跟师兄们说说,派几个人过来不成问题。”

  “是三个项目。”武云摇头,“手机项目,欣黛姐主持。如果要建道观的话,也有专业的人来做,我自己就是主要负责道场的工作了。”

  看来这丫头,立道场的决心还是很大的。

  “道场……不是跟道观一起吗?”张文定问。

  这玩意儿,不依托道观的话,单纯立个道场,怎么立?

  “道观里面怎么行?”武云像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我要宏扬的是道家文化,而不是道教仪轨!”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反应过来了。

  是的,武云的身份,可以和宗教界的人士亲近,但却不能从事宗教方面的工作和活动。

  想到这个,张文定有点担心:“那这个不好搞吧?”“我要立的道场,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武云豪气干云地说道,“我要立的,是和空手道、跆拳道一样的道场,做出一种文化,向外国输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