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张文定冷哼了一声。

  张文定这时候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白珊珊想要白漳工作,并不是为她自己着想,而是为了他张文定。

  她肯定是从哪儿听到了武贤齐要调走的消息,怕他在省里没了支持,所以,想自己去白漳工作,以后方便对他的照应。

  张文定真是不知道她吃错什么药了。

  就你这级别,就算去了省里,又能帮到我多少?武贤齐那是你能比的吗,他能够出得了大力,你去了白漳,能干什么呢?

  再说了,武贤齐那是能够给县里支持资金的,你去了白漳能支持什么?

  就算能支持的话,也肯定是先优先市里的资源。

  心里生气归生气,张文定其实还是挺感动的。

  这丫头,是真的很用心,对他是真的好。

  白珊珊垂下了头,然后又抬起头,道:“我知道帮不上你什么,可是,我就是想帮你。”

  “珊珊,你真的没必要去白漳上班的。”张文定叹息一声,“我做事是有原则的,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很有钱,也不会贪污受贿。”

  “谁都知道你们家很有钱。”白珊珊误会成他说武玲有钱了,皱起眉头道:“我怕有人诬陷你。”

  “你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张文定眉头皱了起来,“况且,到了燃翼之后,也没人对我怎么样啊。你没有在省里工作的经验,更没有相关的专业经验,贸然过去,工作很难开展。而且……”说到这儿,张文定的语气变得低沉了一些,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真要去了的话,全是得罪人的活儿,你的性格,不合适。你更合适干一些开拓性的工作,搞招商,干具体的基层工作,这些都是你的强项。

  ”

  白珊珊道:“不会的我可以学。”

  张文定道:“他们的专业性很强。”

  白珊珊摇头道:“我知道他们的专业性很强,一般都是系统内自己培养人才,但也有不少毫无专业基础的人,直接就调过去了的。”

  “你怎么就这么倔呢。”张文定叹了口气,道,“我跟老板说说,不能任由你这么胡闹。”“我知道你在燃翼受伤的事之后,连续一个星期没睡好觉,又不敢联系你。”白珊珊直视着张文定的眼睛,缓缓说道,“我那个时候就想,如果我在省里工作多好,可以随时了解到你的消息,可以有各种工作

  机会去看你……省里别的部门我进不进去,我只能求老板……”

  “行了,别说了,我明白了。”张文定摆摆手,道,“你要去省里就去省里吧。我不拦你,但你也要答应我,去省里之后,做事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不要轻易被人当枪使了。”

  刚才,白珊珊这番话,真的是打动了张文定。

  有个女人能够这样,张文定还能说什么呢?

  放弃了在区县大展拳脚的机会,到省里去做个办事的人,这中间的待遇差距,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然而,白珊珊为了他,并不在乎这些。

  她的心中想的是他,想的是为了有多的机会接近他,有多的渠道了解到他的信息。

  为此,她不惜放弃前途。

  此情此义,张文定感觉自己真的无以为报。他也感觉自己没脸再阻止白珊珊。

  他给不了白珊珊一个未来,也没办法给一个现在,那他就更不能剥夺白珊珊内心之中的那一份喜欢。

  “放心,我没那么蠢。”白珊珊举起杯,“祝贺我吧。”

  “祝你前程似锦,万事如意。”张文定举起杯,和她碰了一下。

  白珊珊又取了一瓶酒,二人继续喝,继续聊。

  这一瓶酒喝完,虽然还是没有醉,但头已经开始有点晕了。两个人都知道,不能再喝了,晚上还有一场大酒要喝呢。

  “你就在这儿休息一下,晚上我们直接去老板家里。”白珊珊对着张文定说道,“客房我没怎么布置,你去我床上将就一下吧。我把桌子收拾一下。”

  一个女人,叫一个男人去她房间里休息,这个暗示,已经差不多算是明示了。

  张文定虽然喝得有些多了,但在这种关键问题上,还是要克制的。

  “我就在沙发上躺一会儿,等一下去市委一趟。”张文定说着这个话的时候,还看了看白珊珊的脸。

  白珊珊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但还是笑着道:“那你就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去洗碗,切水果,马上就好。”

  张文定就起身,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

  一不会儿,白珊珊就洗完了碗,出来,也在张文定身边坐下,看到张文定正在打电话,也不催促。

  直到等张文定挂断了电话,白珊珊就说:“老板说过了,你不用去办公室,等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她家里。”

  这个去家里的意思,就是不想和工作上有太多牵涉,而是以叙旧为主。

  当然了,也这里也抱括了没把张文定看成外人的意思——进领导的家门,也是要看实力的。

  现在这种时候,当然是一切以木槿花的时间为主,所以,尽管现在随江有些人非常想和张定见一面,但张文定是真的约不好见面时间是什么时候。

  所以,只能等从木槿花家出来这后,才能够再约他们的时间。

  天大地大,领导最大。

  “你也去睡吧,中午喝得有点多了,晚上说不定还要喝。”张文定侧头看着白珊珊,笑着道,“不用担心我,我从小在哪儿都睡得好。要不然的话,我们俩去见老板的时候,满身酒气,可不太好。”

  这个道理,白珊珊是明白的。

  大中午喝酒要来就不好,等晚上见木槿花的时候,身上还有酒味,那性质就有点严重了。

  看来,想趁着酒后聊聊天的想法,是没用了,只能各自睡觉了。

  “行吧,你要睡沙发就睡沙发吧,反正我去床上睡了。”白珊珊叹息一声,“如果睡得不舒服,你就进来,我门没关……”张文定心里就觉得这个白珊珊真是要人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