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白珊珊关没关门,张文定都是不会进去的。

  对于白珊珊,张文定是真的很珍惜这份难得的友情,他不想失去。

  所以,虽然张文定是躺在沙发上的,但却并没有真的睡觉,而是在躺在沙发上运功调息。

  这样的话,比起纯粹的睡觉,更醒酒,也休息得更好。

  修行之人,自平常之人自然是有一些不同之处的。

  ……

  晚上,木槿花家。

  聊了一会儿之后,张文定就说起了白珊珊的事儿:“老板,珊珊现在这情况,呆在随江更好,去省里,我怕她不知轻重。”

  木槿花没有忙着表态,而是看向了白珊珊。

  白珊珊马上说道:“我想去省里。”

  张文定皱了皱眉头:“珊珊……”

  “我这是进步呢,你总不能拦着我进步的脚步吧?”白珊珊扭头看向张文定,笑着道,“你看你现在一步步走得多好,我也不能老是比你差太远吧?”

  这个话是玩笑话,张文定当然听得出来。

  不过,他更加明白,这个玩笑话里,白珊珊所透露出来的决心。

  看来,白珊珊真的一心要去省里了。

  木槿花眼见这个情景,就深深地看了白珊珊一眼,道:“行吧,那就去省里。文定啊,珊珊的能力是有的,你也不用担心。把你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你目前要做的。”

  听到木槿花这么说,张文定心中稍安。

  很显然,以后的日子里,只要白珊珊工作得力,木槿花还是会罩着她的。

  只要有木槿花罩着,那就问题不大了。“我那边的工作,现在也有些眉目了。”张文定点点头,不再谈论白珊珊的事了,转向工作,“另外,还有个工作,需要紫霞山这边配合一下,我准备请紫霞山的人过去我们那边考察一下,看看旅游方面有没

  有什么好搞的。”

  虽说燃翼县里完全可以和紫霞山自行接触,不需要通过随江市里,但这个事情吧,是一个尊重与面子的问题。

  所以,在接触紫霞山之前,张文定还是要先向木槿花说一声的。尽管木槿花就要离开随江了,他也要说。

  这是对木槿花发自内心的尊重。

  木槿花点点头:“这个你自己看着办,紫霞山和紫霞观那边,你都熟。”

  张文定要的就是这句话,点点头道:“那边我先只是打个招呼,还没到真正要他们派人过去的时候。”

  木槿花又问:“你们电站那边,现在怎么回事?”

  “大方向上,还是交给电企。”张文定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特别清楚,“具体的情况,我们县里也不太清楚,毕竟这是林业厅和水利厅的工作。”

  “你也消停点。”木槿花想了想,道,“只要县里能够得到合适的利益,也不要太过分。省里各部门,你也别得罪得太狠了,要不然以后的工作,都不太好开展。”

  张文定知道,木槿花这是在提醒他,武贤齐要离开石盘了,以后省里就没人罩他了,要他低调一点。

  “嗯嗯,我知道。”张文定点点头,对于木槿花的关心很是感激。

  他心里也在自省,只要不涉及到县里的利益,他也不会没事干就去和别人过不去。

  看到张文定这么老实,木槿花就又笑了起来:“不过呢,只要你占住了道理,该据理力争的,还是要据理力争,不能随随便便让人欺负了。”

  张文定立马表态:“老板你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可别!”木槿花摆摆手,“你不给我惹事儿我就开心了,从来就没怕你丢过面,只怕你到时候还要我舍着老脸去找人给你平事儿。”

  “要你出面平事儿,那就证明我的能力平不了啊。”张文定笑嘻嘻地说道,“反正你也不会看着我受欺负对吧?”

  看着这二人之间的聊天,白珊珊就相当羡慕了。

  她虽然给木槿花当过秘书,也很受木槿花的信任,但跟木槿花交流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像张文定这么开玩笑般地试过。

  想到这儿,她不禁暗自叹息,这就是内臣与外将的区别了吧?

  从木槿花这儿出去,张文定又把邵和平、石三勇叫出来聚了一下。

  倒也不全是为了从邵和平那儿再详细了解一些电力企业的操作方式,更重要的,还是几兄弟许久未见了,这次回来,还是要见个面,聚一聚。

  舅舅严红军那里,张文定也打了个电话,只说自己回随江了,没有说什么时候见面。

  因为明天还有些别的事情,所以,明天要不要和严红军见面,张文定也还没打定主意。况且,严红军现在也很忙,国土方面的工作,并不轻松。

  由于要在家里过夜,张文定并没有聊到太晚,十二点之前终于赶回了家。

  父母正在等着他——儿子回来,比什么都重要,迟点睡也没事。这一回来,先是关心了一下儿子的工作和生活,然后母亲大人就开始说起了她认为重要的事情——张文定的弟弟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却还没往家里领女朋友回来,做母亲的相当着急;张文定的妹妹说要读

  了硕士再考博士研究生,迟迟没有参加工作的意思,也没有找男朋友的意思,更让母亲大人着急。

  毕竟,在母亲大人的观念中,男人年纪大一点,只要有事业,找媳妇还是不困难的。可是女人的青春过后,就贬值了啊!

  对这个事情,张文定也是束手无策。

  要让他帮忙给弟弟妹妹安排个工作,或者给一笔钱让他们创业,这都没问题,可是感情的事情,他自己都搞得一塌糊涂,哪儿还管着了弟弟妹妹的?

  “不到三十,不知不三十。”张文定只能好言劝着母亲,“等他们满三十岁了,就明白了,到时候不用你催,他们也会找人结婚的。”

  “三十岁就迟了!”母亲一脸的焦急,“我们那时候,十几岁就生孩子了,二十四五就成老姑娘了……”

  “现在时代不同了,四十岁结婚的都不少。”张文定只能这么安慰。“这不行。”母亲摇头道,“你弟弟妹妹都不肯结婚,你还支持他们?那你现在结婚了,才生了一个孩子,现在孩子也没在我们身边,要不你再生一个!”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