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红日这个表态,张文定还是很满意的。

  他明白,包红日内心还是不想去乡镇,但只要他张文定有需要,包红日还是会去,去了也能够努力工作。

  这就够了。

  张文定只要包红日肯去就行,至于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这玩意儿谁能控制得了呢?

  毕竟,现在需要的是做事的能力,需要的是执行力,而不是内心怎么样。

  “木湾镇吧。”张文定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向包红日透个口风,“下一步,木湾会是县里的发展重点,需要一个各方面能力都可靠的同志去坐镇。”

  “木湾……”包红日试探着道,“听说木湾那边,电站方面要有所化了?”

  “那个跟我们没关系。”张文定摇摇头,“只要他们保证给我们供电,别的方面,不用管他们。我说的是发展,是木湾镇的产业发展和转型。”

  包红日心里有点不以为然,就木湾镇那么一个靠山吃山的地方,产业还能怎么转型?

  除了种植和养殖,也就一个电站了,而电站又不归县里管,这个型怎么转?

  当然了,有关木湾镇要搞旅游开发的传闻,包红日也听到了一些。

  但这个传闻嘛,包红日就更加没放在心上了。

  木湾那地方,要历史没历史,要自然风光没自然风光,怎么开发旅游?

  休闲探险这一类的,人家在哪个地方都能够投资,为啥要跑到木湾来?

  总不能真的搞那个什么说了很多年的养老产业吧?

  人家养老产业,要搞也是在各地风景区搞才行,木湾这地方,光交通条件就制约了那些有钱人跑过来消费了。

  一瞬间,包红日心里就想了许多。但不管怎么想,既然张文定说要产业发展,那他也只能顺着张文定的意思说了。

  “木湾那边,真的要发展旅游业了?”包红日问出这个话,语气中带着谨慎,但是神色中却没有一丁点紧张的意思。

  毕竟,最近很多投资商往木湾跑,而且那些人去了木湾,再回到县里,所说的都是木湾的旅游开发的事儿。

  这些人自己就放风出来了,虽然真真假假的有不少,但总归是有些消息,他现在这么问,也不怕张文定生气。

  张文定点点头,道:“确实是往这个方向上发展。但最后发展成什么样子,还要看情况。你去木湾,是抓总,至于镇长嘛……也要换一个。”

  既然包红日愿意去,张文定也不介意说得多一点:“目前的话,木湾镇的开发,已经有几个投资商有意向了,如果谈得快,相信投资很快就会落地。你去了镇里之后,要顾好大局,对投资商做好服务。”

  包红日听到这个话,心里就很高兴了。

  看来,老板这是给自己送成绩了啊!

  如果是这种带着项目的乡镇,那真的比在县里也不差了。

  啧,还是自己投靠得早,现在有了这样的好事,老板就想到自己了。

  想到这里,包红日就为自己早早投靠了张文定而自豪。

  想当初烧个冷灶,谁想到,居然能够有这样的际遇呢?

  带着满心的高兴,包红日很有精神的表态:“嗯,这个您放心,我去了木湾,一定会好好做事,把县里的指示都落到实处。”

  张文定点点头,然后问:“你想和谁一起搭班子?”

  这个问题,真的很让人心动。

  但包红日毕竟也是个老牌的科级了,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乱说话,立马道:“和谁搭班子都可以,只要是您认定的人,我肯定能够和他配合好。”

  这个回答,相当给张文定面子了——只要是你指定的镇长,在镇里的工作,我这个一把手配合他都没关系。

  这个姿态,放得真的很低。

  不管这只是包红日口是心非,还是真的这么想的,至少能够这么表态,张文定听在耳中,还是很舒服的。

  搞定了包红日这里,张文定就给刘浩打了个电话,也没叫刘浩过来办公室,只是稍稍提了提,让刘浩去木湾做副镇长。

  刘浩对这个要求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心里憧憬着,自己过去作副镇长,但要不了多久,估计就是一镇之长了。

  毕竟,先过渡一下,然后再提,这样才符合工作要求——同时把木湾镇的两位主官都换了的话,怕有些工作会受到影响,中间隔个几个月,比较合适。

  这两个人说定,张文定又跟副手还有组织部沟通了一下,便让组织部开始走程序了。

  他这边,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呢,可没那个时间过多的关心这两个人的工作调动。

  ……

  “张县长,我们回白漳了,下次再过来。”姚瑶的车到了望柏,才给张文定打电话,“这次在燃翼,还真发现了些商机,回去做点准备,下次过来,就要和你们县里详谈了。”

  张文定这时候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个话,顺口就说:“走那么急呀,都没来得及给你们送行。”

  “不用送行。”姚瑶笑嘻嘻地说道,“很快就又会过来的,到时候有的是打扰你的时候。”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们都是贵客,我们县里是请都请不来呀。”张文定哈哈笑着道,“下次过来,好好陪陪你们。在县里有什么需要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的好的。”姚瑶笑着道,“那就下次再见,不打扰你工作了啊!”

  这通电话,没有聊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张文定也处是听出来了,姚瑶他们是想早点回白漳,估计是电站那边竞争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姚瑶和申巨华是竞争还是会合作,不过看样子,对电站感兴趣的,并不仅仅只是他们两伙人。

  还有个黄志,似乎也另有势力呢。

  这些事情,张文定也懒得多管,由他们自己去争吧,反正最后都绕不过要和县里谈电力供应的问题——那些合同在手,主动权就在手。

  张文定想着自己手里有主动权,不急着插手,但有人却等不急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张文定接到吕万勋的电话:“班长,水利厅说要和我们谈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