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家富这一瞬间,都差点要忍不住这口气了。

  在厅领导面前,汪家富无论有多大的气都要忍,但张文定只是一个县领导啊!

  虽然张文定是正处,而汪家富是副处。但是,副处是省厅来的,带着天然的优势。“看来张县长对我有很大的误会啊!”汪家富想到临行之前,厅领导的叮嘱,还是决定再忍一忍,“我对你本人没有任何意见,对燃翼同样也没有任何偏见。咱们这是在讨论工作,肯定会有不同的看法,要不

  然也用不着谈了对吧?”

  张文定冷哼一声,道:“既然你觉得用不着谈了,那就不用谈了吧。”

  汪家富瞬间懵逼,卧草,我是这个意思吗?我说的话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好在,汪家富在一瞬间,就又明白了,张文定不是听不懂他的话,而是在故意找碴呢。

  尼玛,堂堂一县之长,你能不能有点风度?

  想靠着这么胡搅蛮缠就把电站合同的事儿给混过去?你要不要这么幼稚?

  “我是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来的!”汪家富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忍不下去了,皱着眉头道,“你们这是觉得有一份合同在手,就可以完全不在意厅里的意见了是吧?”

  张文定没想到,汪家富居然还能够雄起一把,顿时来了点兴趣,似笑非笑道:“对于上级部门的正确指导意见,我们县里肯定是虚心接受的。”

  言外之意,不正确的指导意见,那我们就不听了!至于什么是正确,什么是不正确,以我们县里的认定标准为准!

  见过狂的,没见过你这么狂的,这要是在我们厅里,你绝对呆不住一年!“这样,用电问题,我们先放一放。”汪家富深吸一口一气,“关于木湾电站的水土保持问题,厅里专门进行一个水利工程和水土保持的研究,也有了一个工作方向和方案,这方面的工作,需要你们县里配合

  。”

  “你说。”张文定点点头,坐了下来,“厅里有什么指示?”

  汪家富现在是怎么看张文定怎么不顺眼了。

  你这个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在听厅里的指示,而是要我向你汇报工作吧?

  压下心里的不爽,汪家富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说道:“木湾电站那边,沿河需要划出一定范围的封山面积。这个工作,稍后厅里会出一个具体的文件,你们县里要认真执行。”

  直接就叫我们执行,你们考虑过实际情况吗?

  张文定翻了个白眼,不说话。

  吕万勋只能接话了:“封山的工作,还是要考虑到实际情况。木湾镇是我们县里现在的发展重点,对于木湾的发呢,我们县里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这方面,还要请厅里多多理解支持。”

  这是在婉拒,虽然话说得没有张文定那么冲,但拒绝就是拒绝!

  汪家富的脸色就很不好了,他真的忍不住了,冲着吕万勋冷哼一声:“我记得你们县里的水利工作,不是你负责了吧?”

  现在燃翼的农林水工作,是由余世文分管的。

  不过,张文定说过了,跟电站相关的事情,余世文可以放一放,让吕万勋先管着。

  这事儿,在县政府领导中,大家是知道的,但是,汪家富是从白漳来的,他不知道这个情况啊!

  嗯,就算他知道这个情况,也会这么说的。

  反正,现在他很不爽,没事都要找点事,更何况,现在有这个由头,他自然要说一说。

  “县里的分工,不劳汪主任劳心了。”张文定淡淡然说道,“木湾电站方面的工作,现在由万勋同志联系。”

  这个工作,是一个联系工作,不是分管的工作,说到哪儿去,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汪家富只是在挑刺,当然不可能真的能够干涉县里的分工。“这是全省水系的集中整治,是全省水土保持,省内江河流域整一管理的系统性工作。”汪家富看了张文定一眼,很严肃地说道,“这个工作,现在是由厅里牵头,林业、国土等部门一起努力,你们县里,是

  不准备配合了?”

  这个帽子,真是扣得一点都不为难。

  张文定大怒,汪家富你欺人太甚啊!“上级部门的工作,我们肯定会配合。”张文定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汪家富,道,“不过县里人手有限,相关的征撤工作,还要厅里多费心。另外呢,封山的养护工作,如果有遇到违法的情况了,也希望

  厅里能够文明执法……”

  文明执法?这事儿,不应该是你们县里来办吗?厅里山高水远的,不可能管着这事儿啊!

  汪家富刚要开口,突然反应过来,张文定这是嘴里说着配合,行动上却是毫不配合。

  沿河那么长的距离,相关的征撤工作,如果县里不去做的话,不可能从厅里派人过来吧?

  这事儿,他就不是厅里应该做的工作!

  看着张文定的脸,汪家富很想扑过去打他一顿,然后问,你们县里的配合,就是啥事也不干吗?

  不过,汪家富还是忍住了。

  是的,他先前发火了,这会儿又忍住了。因为他压下了自己的火气,知道这是在县里,这是张文定的地盘。

  别说张文定派人,就算是派人了,说不定派出去的人,不光不配合,还暗中使坏呢。

  汪家富也是干办公室的人,自然明白有时候要使坏,暗中的手段特别多。

  也就是说,自己想用封山这一招来拿捏张文定,但张文定却可以完全不把这个当一回事。

  封了山又如何?

  没有地方上的支持,封了也保不住啊!

  只是,这样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摆到明面上来,可是,现在张文定偏偏就摆到明面上来了。

  这让汪家富很头疼。

  遇到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汪家富觉得,自己这一趟的燃翼之行,可能很难取得厅里想要的结果啊!想到这里,汪家富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换了种语气,对着张文定道:“张县长,燃翼的实际困难呢,电站也向厅里反应了,厅里也会考虑这个实际情况,对于燃翼的用电,也是有考虑的。不过,以前的合同,真的还需要再讨论一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