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她这个话,张文定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啥感受,反正挺复杂的。

  从刚认识的时候,二人的修为相当,到后来,一步步看着武云超越自己,张文定的心中,总是觉得自己愧对师父。

  想到师父,张文定就问:“你现在的修为,跟我师父相比,哪个更厉害?”

  “如果跟刚见你师父的时候相比,我现在的境界超过他一点点。”武云云淡风清的说道,“但跟他离去的时候相比,我还差了一截。”

  “什么意思?”张文定皱了皱眉头,“你是说,从你认识我师父,到我师父去世的时候,他的修为其实有过突破?”

  “嗯。”武云道,“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我自己修为到了这个地步,再回想那个时候的他,才感觉到,他突破了。就在我们京城打架,然后他救我之后,他突破了。”

  提到这个事情,张文定心中黯然。

  他不怪武云,但他想到师父本来可以活得好好的,却因为要救武云,而早早的死了,并且死前连青年的容貌都保持不了,变得老了,他就格外难受。

  见张文定不说话,武云又道:“到了我现在这个地步,我心中有感,你师父应该没死。”

  “我师父没死?”张文定大惊,“他当时都……”

  “他当时自己走进大山深处,不让我们跟随,没人亲眼看到他离世。”武云道,“他只是看破一切尘世,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了我们,心中了无牵挂,自己找自在去了。”

  这个消息,对于张文定来说,太过于震憾。

  尽管这个事情太过于难以置信,可张文定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武云的回答很平淡:“等你到了我这个修为,你也会有感觉的。”

  这个回答,真是让张文定着急不已。师父的离去,是张文定心中最懊悔的事情,现在听说师父没死,他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师父。只是,武云这个回答,却是似乎只是推测师父还在世,但并不能肯定师父一定还没死,当然更不要说师父的踪迹

  与处境了。

  想了想,张文定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这个话:“这……你说你有感应,那你能够感应到我师父在哪儿吗?”

  “现在还感应不到。”武云道,“我现在的修为,只是比他当初高了一点,但跟他离去的时候相比,还差了一线,所以,没办法。”

  张文定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的修为超过他了,就能够感应到他在哪儿了?”武云道:“这个我怎么知道?没到那种境界,你让我怎么说?而且,我也没说能够感应到。我只是说,我以现在的境界,可以感觉到,他当初的境界,生机断绝之后,也可以自行修补生机,不会那么轻易就

  死了,而不是说能够感应到他现在还活着。我是人,又不是神仙!”

  听到她说只是推测,并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感应,张文定就又担心了一些:“那你也不能确定了?”

  “肯定不能确定了,要是能确定,我用得着跟你这么多废话?”武云道,“我跟你说这些,你是不是现在心情没办法平静了?”

  张文定道:“确实没办法平静了。”

  武云笑了笑,道:“等你能够在想到你师父可能还活着,但又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活着的时候,你还能够做到心如止水,你的修为就可以突破了。”

  “你说这个,就是为了让我突破修为吗?”张文定眉头皱了皱,“道家讲究的是性命双修,你这个路子,是禅宗的直指心性法门吧?”“你这门户之见也太深了吧。”武云轻声一笑,道,“要说悟性的顿法,道家文始派也是顿法,全真一系才是性命双修。再说了,我说的这个对你来讲,是渐法,不是顿法。讲究的不是一朝顿悟,而是日复一

  日地打磨心性,循序渐进,使自己心性圆满,是道家的修行正道,跟佛门禅宗有何关系?”

  “行吧,我说不过你,你说这是渐法那就是渐法吧。”张文定摇摇头,道,“不管是这渐法还是顿法,反正我自己觉得,短期内是突破不了了。”“突破不突破,不是你说了算的。”武云轻叹一声,道,“机缘到了,自然而然就突破了。我现在种了一颗种子在你心里,磨砺出来,你就是渐法悟道,不去磨砺,有朝一日自悟,便是顿法悟道,殊途同归。

  但是,这颗种子有可能让你提前突破,也有可能让你就此止步,成为你的魔障,一日不见到你师父的真人,魔障一日不破。”

  “你这是给我设置障碍吗?”张文定摇摇头,“我本来修行就没你快,你还给我设置障碍,以后想要追赶你,是越来越难了。”

  “我给了你最想要的,不给你设置一个障碍,我的念头不通达。”武云看了他一眼,继续稳定地开着车,嘴里淡淡然说道,“怎么,你有意见?”“没意见。”张文定笑了起来,“你给我设置的是障碍,可同时也可能是让我更快突破的机缘。并且,如果我突破了,对我有好处,如果不能突破,我可以继续更用心的做官,同样有好处。说起来,还是占了

  你的好处。”

  对他这个说话,武云不置可否。

  眼见武云不说话,张文定就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武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还怕我把你卖了啊?”

  张文定觉得今天跟武云说话,就不应该多说。这武云就跟吃了枪药似的,时不时的就会呛两声,真是没法沟通了。

  车速不慢,不多时,便到了城郊一处别墅区,武云的车直接开了进去,停进了一幢别墅的车库之中。

  “这是我和欣黛姐住的房子。”下了车,武云带着张文定往里面走,“最近几天,天天有人去家里找我爸,我看着烦,基本上都住在这边。今天是你说要过去,我专门去那边等你的。”

  “你爸要高升了,他们去,也很正常。”张文定心想你说这个干什么,想让我记你的人情吗?我欠你的人情欠得多了去了,不差这一点啊!“今天我有话跟你说,你以后低调点。”武云边走边说,“曹子华以为自己会顺序上位当望柏一把手,但实际上,他会调离望柏,不会接任书记,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