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张文定瞬间停下脚步,一把拉住武云的手臂,“省里对望柏别有安排?如果曹子华不顺序接位,那望柏不是一二把手都是外调?”

  “这个我怎么知道?”武云看着张文定,皱起眉头,道,“省里有什么安排,我不清楚,也许是从外面调一个,望柏提拔一个。反正曹子华是没希望了。”

  这个消息,打了张文定一个措手不及。

  他在燃翼刚刚有些起色,跟望柏市里的关系也处得不错了,但在这种时候,偏偏佟冷海到了省里,而曹子华会调离望柏,那以后燃翼县和望柏市里的关系,又要重新经营了。

  但这一次,想经营和市里的关系,就没以前那么容易了。毕竟,对于望柏市来讲,他是个外来者,而且,武贤齐没在石盘了,市里对他,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从外面调一个一把手到望柏,张文定攀不上;市里其他领导,张文定都没有深交,从市里提拔一个二把手,张文定同样攀不上。

  这对于燃翼以后的发展,会有一些不确定的影响。

  对燃翼那些项目的发展,也会有一定的影响,这个影响具体是怎么样的,目前还不知道。

  “那这次……你爸为什么还要见他?”张文定问了一句,不等武云回答,就又换了句话,“算了,你帮我问问,如果望柏本地提拔的话,会是谁?”

  张文定明白,不管曹子华是接任,还是调到别处,武贤齐现在要走了,走之前,见一见曹子华,交待些事,也是很正常的。这个问题,根本就问得很白痴。

  所以,张文定不等武云回答,就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问题,他一定要搞清楚。

  曹子华答应了他,等到正式入主市委之后,燃翼县里班子调整,会给张文定几个名额。

  可是,现在曹子华不能入主市委了,那这一下,就会影响到他张文定在县里的布局了。

  这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自己提拔几个人,和市委安排下来几个人,那县里的局面,是大不一样的。

  甚至,他都约了明天和钟华华见个面,详细谈一谈让她下到县里当宣传部长的的事儿。可是,这么一来,明天和钟华华怎么说?

  这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啊!

  所以,他迫切的需要提前知道,如果望柏本地提拔的话,会提拔谁?

  “不一定会本地提拔。”武云道,“有可能两个都是从外市调过去,或者省里下去。”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眉头皱得更紧,在沙发上坐下了。

  现在,电站那边各种利益纠缠,县里也处于风口浪尖,而在这种时候,武贤齐要调离了,他张文定要让出县长的位置了,市里也有这么大的人事变动了,下一步的工作,真的是扑朔离迷了啊!

  怎么什么事儿都凑到一块儿了呢?

  武云也在张文定身边坐下,云淡风轻地看着他,不出声。

  “你刚才不应该拉着我出来的。”想了想,张文定道,“这事儿,还是要问问你爸的意见。”

  武云摆摆手,道:“我带你出来,就是我爸的意思。”

  “为什么?”张文定这一下就听不懂了,“什么意思?这种关键时刻,你爸难道没什么要跟我交待的吗?”

  “交待什么?”武云道,“人走茶凉,等我爸离开石盘之后,他就算为你做些安排,那些安排能够起到什么作用,都很难说。倒不如放你自己去摸索,万一有哪里没做好,他还可以在后面给你兜着。”

  “这……”张文定咬了咬牙,感觉这话没办法反驳了。

  武云看了他一眼,继续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师父可能还活着的消息了吧?”

  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

  张文定看着她,颇为不解,一个是工作上的困难,一个是修行的关口,这二者之间,没什么联系吧?

  看着张文定迷茫的眼神,武云叹了口气,道:“你的心蒙尘了,陷到世俗里了。虽然红尘历练,是最好的修行,但你师父是让你修行,不是让你陷入红尘,你现在这样子,要是被你看到,肯定得气死。”

  张文定不耐烦了:“我说你怎么回事,说话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行不行?”“你陷入红尘,修为不进,现在遇到这么点事,就迷乱了本心。”武云仿佛没看见张文定的不耐烦似的,“多言数穷,不如守中。眼前这个困局看不破,悟不透,仅仅就是个人事调整,你就心乱了,就算见到

  我爸,我爸对你说的话,你也听不进去。”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沉默了。

  是的,他的修为进展太慢,确实深陷红尘俗世了,但他修的就是俗世法,心里不怕慢,就怕乱。

  “我明白了。”张文定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我确实心乱了,这时候,也确实不适合见你爸。”

  “明白了就好。”武云点点头,道,“不过,光明白还不够,你得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嗯,现在突破不了,没有顿法,那就只能修渐法了,一点点磨砺吧。”张文定深深地看了武云一眼,叹息一声,“以后,我在燃翼的日子,就没这么过了。磨砺啊!”

  武云笑了一声:“这都是修行中要经历的。我看你这次估计是要愿心发端的时机到了。”

  “确实到了。”张文定也笑了起来,“还是要多亏你今天这么一逼。确实愿心发端了,我这愿心,就是把燃翼的经济发展到起来,在各区县中达到全市第一!”

  “愿心已发端,你就努力做吧。”武云点点头,“我等着你早日达成愿心。修行这条路,我一个人走得很寂寞。等着你一起!”

  ……

  张文定到底没有在武云这间别墅里过夜,他一个人进了白漳城。

  既然事已至此,那为了燃翼的工作能够在顺利地贯彻自己的意志,张文定必须要早做打算。

  他原本是约了明天和钟华华见面的,但此时,他觉得这个见面有必要提前。他要趁着市里人事调整还没开始的时候,尽快把钟华华拉到县里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