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催你了?”钟华华笑着问了一句,然后又加了一句,“要不要我下车回避一下?”

  这话问得,真是让人无语。

  张文定摇摇头,道:“没呢,我老领导。”

  这个话出口,张文定就果断接通了电话,宏声道:“老领导您好。”

  听到这个话,徐莹就问:“文定啊,听说你来白漳了?”

  这二人之间,默契还是很高的。

  当然了,到了他们现在这样的位置,就算没默契,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也知道下一句应该要怎么应对了。

  “来了呢,今天刚到白漳,正准备给您打电话,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向您汇报一下工作呢。”张文定笑着道,“想着这时候您可能睡了,就没打扰您了,准备吃完夜宵给您发个信息的。”

  徐莹道:“那行,你先吃夜宵。”

  张文定道:“好的好的。”

  徐莹挂断了电话,张文定就扭过头,对钟华华笑了笑,道:“走吧,去哪儿吃夜宵?”

  钟华华就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张文定继续笑,“我说华华委员,委员姐姐,华华姐姐……”

  钟华华就满脸微笑的看着他,点点头,道:“叫,继续叫,看看你还有什么更好听的叫法。”

  “更好听的就只有亲爱的了。”张文定说起这个来,口才是完全没问题的。

  “噗!”钟华华笑出了声,“只要你敢叫,我就敢答应。”

  张文定毫不退让:“光答应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就动真格的。”

  “我怕你后悔。”钟华华似笑非笑地说道,“刚刚才跟你说了,我老公出差了,我今天晚上回去不回去都无所谓。你不回去的话,估计会跪键盘吧!”

  张文定今天晚上回不回去无所谓,但肯定是要去徐莹那里的。

  徐莹今天晚上专门等着他的,而他却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到现在还没过去,心里已经很愧疚了,自然不可能真的在外面过夜。

  当然了,他也知道,钟华华说这个话,其实也只是在和他调笑,倒不是说真的对他有意思,想和他开个房间打一场友谊赛。

  “说不过你。走吧,去吃夜宵,吃完赶紧睡觉。”张文定懒得和她斗嘴皮子了,还得回去见徐莹呢。

  “你呀,就算是吃,也是人在我身边,心不知道去哪儿了。没意思!”钟华华发动了车,边开边说,“找个地方,随便买点夜宵打个包自己回家吃,更清净。”

  这一下,张文定就不再坚持要吃夜宵了。

  打个包回家更好!

  这个钟华华,还真是善解人意呢。

  当然了,以她小小的副处级别,如果不懂得善解人意,在省里大机关肯定是混不下去的。

  ……

  打包了几个夜宵之后,张文定没要钟华华送他,而是让钟华华自己回去早点休息。

  钟华华倒也没有坚持,毕竟,人家可能有些隐私呢?

  所以,钟华华就自己走了,张文定只能掏出手机打车。唉,先前和曹子华同坐一台车前往五号院,搞得自己的车还停在望柏宾馆,真是不方便,明天一定要让司机把车一大早就开出来。

  到徐莹家里之后,徐莹倒也没有什么生气的表现,反而还笑着道:“呦,这是怕饿着我,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张文定笑着道:“嘴馋,买了点小龙虾和鸭脖子,吃吧。”

  徐莹挑了一截鸭脖子,细细地边吃边说:“好久没吃这种东西了,猛一吃,还真辣。”

  “你现在吃得很清淡了吧?”张文定吃了一口,也感觉很辣,长吐一口气,“本来刚进来应该是要和你紧紧地抱在一起的,没想到现在坐在这儿吃东西。”

  “噗……”徐莹笑了,“这还不都怪你,你要不买这些东西,还不是想抱就抱了。”

  “说得我现在就不能抱似的。”张文定放下手里的鸭脖子,扯了张纸巾把手擦了擦,一抱就将徐莹给抱住了。

  “干什么呀。”徐莹任由他抱着,温柔地说道,“先吃东西吧,吃完东西让你抱个够。”

  “我不想吃了,现在就想抱个够。”张文定眯着眼,嘀咕道,“我都好久没抱过你了,莹姐,我想你。”

  “我也想你。”徐莹用脸和他的脸碰了碰,道,“赶紧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我看你晚上没怎么吃吧,估计都饿坏了。”

  “确实饿坏了。”张文定道,“我还真得赶紧吃,吃完了呆会儿才有力气。好不容易见个面,呆会儿可不能输给你!”

  徐莹也不说话,就看着张文定吃,脸上挂着微笑。

  连吃了有三分钟,张文定就主动说起了今天过来迟了的原因:“曹子华这次可能会离开望柏了,所以今天晚上过来迟了点。”

  对钟华华,张文定没有说出这个消息,但对于徐莹,他不需要多保密。他跟徐莹之间,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信任的。

  并且,他还需要徐莹帮他分析一下,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曹子华要离开望柏?”徐莹脸色一正,不可置信地说道,“不是说他要接任望柏市委书记吗?”

  “谁知道呢?突然就出这种状况了。”张文定也是很无奈,停下了吃东西,看着徐莹,“这事儿目前还没几个人知道。”

  徐莹点点头,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心中有点小感动。这种消息,不是特别亲近的人,一般都不会透露的。

  她这个省会城市副市长的人都不知道的人事消息,可见有多珍贵了,但张文定却是丝毫没有迟疑,直接就告诉了她。

  这让她觉得,张文定还是以前的张文定,对她没有变。

  想了想,徐莹就问:“那望柏那边,是本地提拔一个,外面再调进去一个?”

  张文定摇摇头,道:“有这种可能,但是,更有可能,两个都是外面调。可能从别的市,也可能从省里的厅局……”

  徐莹眉头皱了起来:“这样一来,你在燃翼的工作,很多事就又要重新和市里对接了啊!”张文定点点头,道:“是啊,正郁闷这个呢,莹姐你帮我出出主意。”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