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黛叫张文定别说话,张文定就不说话,只是这么单纯的抱着。

  他用脸蹭了蹭她的头发,忍住了去亲她一下的悸动,心潮难平。

  就这么抱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在张文定都快要忍不住了的时候,黄欣黛松开了手。

  感受到了黄欣黛松开,张文定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但却没有耍赖,像她一样,松开了手,满脸温柔地看着她。

  “文定,谢谢你。”黄欣黛回应着张文定的目光,温柔地说道,“刚才,有你真好。”

  张文定点点头,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你一直都有我,只是你不知道。”

  “我知道又怎么样呢?”黄欣黛摇摇头,道,“我是你的老师,我比你大那么多啊!”

  “我又不在乎年龄。”张文定也摇了摇头,神色有些迷离,自己走向了沙发,顺势坐下。“你不在乎……”黄欣黛刚想反驳,可想到他和武玲之间巨大的年龄差距,也只能把想说的话吞到肚子里,然后换了个说辞,“不说这个了,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你都结婚了,我现在也有武云了,咱们还是要

  面对现实。”

  说得好像我没结婚你就会嫁给我似的,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吗?张文定颇为无语,但这会儿吧,也不可能真的拿这样的话来反驳黄欣黛。见张文定不说话,黄欣黛就也走了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抓起他一只手,按在自己手里,轻声道:“其实没嫁给你更好,至少现在可以和你在一起,真要嫁给你了,就得担心着会不会有别人把你从我手里抢

  走。”

  张文定有点迷惑,难不成黄欣黛心里也对我有点意思?

  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应该是有一个长期的感情积累,才能够说得出来的,才有这个心境。

  只是,张文定却觉得,按道理来讲,黄欣黛虽然对他挺好,可一直似乎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啊!

  也许,她是为了培养感情,所以现在自己先代入一下感情吧?

  张文定心里这么想着,嘴里道:“你这担心可真是太多余了,我现在一心就只是扑在工作上。”

  “那确实,你真的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黄欣黛笑了起来,伸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拍打着,“你看看你虽然结婚了,但一年跟你老婆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估计都没超过半个月吧?”

  这个话,听在张文定的耳中,真是满心惭愧了。

  “唉……”张文定叹了口气,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

  “不用叹气,其实你这样就挺好。”黄欣黛笑得更开心了,“万一以后我们真的有了孩子,我也就不担心你来跟我抢孩子了。”

  这个逻辑,真是神到不能再神了。

  张文定看着她,目瞪口呆,真的完全无法回应。

  “行了,你早点休息,我回去了。”黄欣黛伸手揉了揉他的脸,站起身,很温情地说道,“来吧,再抱一下下。”

  张文定起身,再次抱住她。

  这一次的拥抱很短,只有三秒钟,黄欣黛便松开了手,然后道了晚安,出门而去。

  ……

  一夜无话,张文定清早醒来,便又浑身充满了斗志。

  今天县里的工作自然是要往后排了,他得去望柏,到市委找佟冷海。

  钟华华来县委主管宣传工作,这个事情,还需要佟冷海的支持,并且要大力支持才行。不然的话,等到佟冷海到了省府之后,就不太好出面了。

  所以,这个事情一定要尽快搞定才行。

  市委。

  张文定等到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见到佟冷海。

  佟冷海虽然现在很忙,但明显特别有精神。职务上的晋升,会让人从心里觉得无比愉悦,并使身体都焕发出巨大的活力。

  “佟省。”张文定现在也随了大流,二人见面的时候,用上了这么一个称呼。

  “文定来了,坐。”佟冷海摆了摆手,却也没有纠正张文定这个称呼,估计是最近被称呼得已经习惯了。

  当然,只是称呼佟省,后面没有带那个长字,多少还是体现了一些顾忌,算是能够接受吧。

  张文定很识趣,没有真的直接就坐下了,而是先掏出那个申请宣传人才的材料放到了佟冷海面前,这才坐下。

  佟冷海翻看着那个申请材料,嘴里像是不经意地说道:“没想到你在省宣也有路子啊。”

  “党校学习的时候,钟处长对同学们还是很照顾的。”张文定解释了一句,我们这是同学关系,并且,钟华华跟班上别的同学关系也不错。

  这个话的潜台词,就是说,钟华华不在宣传上能够使得上力,并且在省里别的部门,也认识不少人,我想请她过来当新的县委宣传部长,不是因为我和她的关系,而是我看中了她的能力和资源。

  这个解释,是必须要做出来的,不然的话,难免会给人拉帮结派的感觉了。

  “唔……”佟冷海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翻着手里的文件。

  这个事情,他在电话里已经答应过张文定了,这时候,只要程序上没问题,只要钟华华这个人没问题,那他自然不会反悔。

  对于钟华华这个人,佟冷海在昨天就通地他自己的渠道做了一个了解,现在把文件大致上翻了一遍,便看着张文定道:“行吧,这个你放我这儿,我会和省宣沟通。”

  张文定虽然知道佟冷海会答应,但却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谢谢佟省。”张文定很真诚地道了个谢,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佟冷海就看着他,有点不理解了,我很忙的,事情答应你了,你还呆在我这儿干什么呢?

  张文定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告辞出去了。

  可是,他还不想走,他还有事情没问呢。

  新的县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县委县府两套班子具体怎么调整,这个不先做到心里有数,很多工作都会不好开展的。眼见佟冷海忍不住要赶人了,张文定还是只能出声相问了:“佟省,这个,关于我们县里的人事调整,市委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的计划?”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