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欠你人情欠大了。”熊妙鸳为楚菲不平,“当初武贤齐还在省里的时候,你就应该让他把人情还了。现在让他还,他能还得了什么?”

  楚菲不在意地说道:“现在他手里有一个县,并且,手机项目也落在了燃翼,我去燃翼,搞点项目,也是能够赚钱的。”

  “你怎么想赚钱了?”熊妙鸳很是惊讶,“你不是一直只想画画的吗?你要想赚钱,你早干嘛去了?现在你妈都退二线了……”

  “赚钱也一定非得靠我妈吧?”楚菲不在意地说道,“再说了,我又不想赚特别多的钱,只是希望能够有些钱,不要因为钱太少,连自己男人都留不住。”

  “男人不是靠钱能够留得住的。”熊妙鸳觉得楚菲的想法是错的,苦口婆心地纠正着,“男人啊,都是花心的,就没一个人靠得住。”

  “所以我现在就要做不婚主义者。”楚菲很认真地说道,“一个人自由自在,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不用什么事情都去考虑别人的心情。”“不是……这个,我不是叫你不要结婚。”熊妙鸳叹息一声,“你妈要是知道是我叫你不结婚的,那肯定没我好果子吃。菲菲我告诉你啊,虽然你以前遇到了渣男,但并不代表所有的男人都是渣男。你还是要

  对生活多一点信心,婚姻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打住打住。”楚菲赶紧打断她的话,“你这一时说男人靠不住,一时又说要我对男人有信心。行了啊,我跟你这个话题进行不下去了。你先忙你的去,我得画画了。”

  “别啊,说正事,说正事。”熊妙鸳笑着道,“那按你这个意思,我这儿帮一帮张文定?”

  “能帮就帮吧。”楚菲道,“我记得你说过,貌似这个树葬项目,是你们厅里要搞的?难不成,项目都搞到一半了,你们厅里就愿意放弃?”

  “放弃肯定是不会放弃,只是现在有人看燃翼县里不爽。”熊妙鸳叹息了一声,“当初来谈这个项目的时候,张文定还在我们厅办公室打人了呢。”“被打的人当时都不敢有什么反应,想必现在也不敢找你们厅领导闹吧?”楚菲笑着道,“与其到时候你们自己把钱拨上去,还不如现在就痛痛快快地给了,让他领个人情。说起来,他们县里现在那么多投资

  ,不缺你们这一点,但你们如果没有了这个项目,就会少一项可观的成绩。这么一比,你们还拖着干什么呢?”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熊妙鸳叹了一口气,“行吧,我卖个老脸,帮他催催款吧!”

  说着这个话,熊妙鸳突然停顿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去燃翼?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也去?”楚菲愣了一下,然后道,“还没定呢,估计是下周吧。定下来我提前告诉你。”

  熊妙鸳这才止住话头:“行,那你去画画,记得告诉我。”

  挂断电话之后,楚菲却没有把手机放下,更没有去画画,而是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欣黛姐,你还在燃翼吗?在呀,那就好……我下周过来看你!”

  ……

  张文定很快就等到了熊妙鸳的电话。

  在电话里,熊妙鸳是好一通抱怨:“我跟你讲,要不是你当初来我们厅里的时候,搞得太过了。你们这笔款子早就下去了!”

  “对不住对不住,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张文定笑呵呵地说道,“当时是跟谁有过误会了?我下次去省里,一定过去专门道歉认错!”

  你是想过来搞报复吧?熊妙鸳自然不可能告诉他名字,哼哼着道:“得了吧!款子我去帮你要,就这两天就会下来,你们那边的工作进度怎么样了啊?”

  工作进度,张文定现在就关心过,但这时候也不适合再的人去查进度,只能很肯定地说道:“工程进度你放心!你就是现在部里来人检查,我们这边都是标准的树葬基地!”

  听到张文定说得这么肯定,熊妙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舒服的。

  毕竟,这个项目真要得到部里的表彰了,厅里出彩,她这个具体的经办人,也是一个不小的成绩。

  “如果你们那儿真的做得好,部里来人考察,也不是不可能。”熊妙鸳笑了起来,“我下周先过来看一看,然后给领导汇报一下。”

  你熊处长当初不是不肯下来,而派了你的副手过来的吗?现在看到成绩要出来了,就想着下来看看……

  张文定心里吐槽,嘴上却说:“欢迎熊处长来我们县里指导工作。具体下周哪天?我这儿跟同志们先通知一下,到时候,也好让你更深入地了解情况吧。”

  熊妙鸳肯这么说,肯定就不会搞私下走访那一套,一定会让县里把方方面面都准备好。

  毕竟,这个项目要出点什么不好的问题,那她熊妙鸳也要被训的。

  所以,方方面面的工作,一定要提前准备好,可不能临时出乱子。

  “还没定,定了再告诉你吧。”熊妙鸳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去找厅领导了。

  ……

  张文定这儿的工作虽然不如当初两边都要管的时候忙,但是,也没个轻松的时候。

  这个电话打完,接见了三个行局的负责人,然后接到了孟紫萱的电话,说要拜访他。

  对于孟紫萱,张文定学是愿意见一见的。

  说起来,他到燃翼的第一个大成绩,就是孟紫萱带给他的——中草药项目,现在已经是县里很大的一个产业了。

  重点是,这个产业,它不仅仅只是孟紫萱一个人的产业,它还带动了周边几个乡镇出现了规模不一的中草药种植户,药厂里也解决了不少就业岗位。

  并且,对于孟紫萱来讲,燃翼这边的投资,其实只占她投资中很少的一部分,她也没常驻燃翼,而是经常住在南鹏,偶尔还会和武玲见见面什么的。

  “行,你说个时间。”张文定,“有段时间没见了,我请你吃饭。”“那就明天晚上吧。”孟紫萱笑着道,“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这次是要找你帮忙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