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的考虑很全面。”侯定波接过话,点点头道,“招商引资的大局,我们要考虑到。省里的荣誉,我们也要争取。树葬陵园这个项目,既然我们是第一家试点的,那这个标杆,就不能落到别的区县去!甚

  至,真要搞好了,可能还不仅仅只是厅里的标杆,还有可能被部里树个榜样。”

  被部里树个榜样……呃,老侯你这个脑洞开得真是不小啊!

  这是渴望成绩到了一种不太理智的地步了吧?

  张文定看了侯定波一眼,觉得他有点异想天开了。

  从全国的范围来讲,树葬这事儿,目前还是林业系统占了优势,而民政系统嘛,貌似还只有燃翼开始搞。

  虽说是独一份,但想要上升到部里的程度,难度不小。当然了,部里对于厅里,肯定是会有表扬的,但直接表扬到县里来……定波同志你想太多了。

  怪不得这么积极呢,原来还想着这好事啊!

  张文定看了看侯定波,虽然心里觉得没什么希望,却也没有打击侯定波的积极性,只是敷衍了一句:“要真的能被部里树个榜样,那两千亩也不为多。”

  这个话的意思,正着听没问题,但转念一想,那就是在说,如果不能被部里树榜样,那两千亩地就有点多了。侯定波也不知道是没有深想,还是深想了也装作没听出张文定话里的意思,继续满脸憧憬地说道:“其实这个,我们县里也就只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把树葬的试点工作做到万无一失。至于部里嘛,还

  是要靠厅里去争取,我跟厅里,跟熊处,都不熟,这方面,恐怕还要班长你再费费心了。”

  听到他这个话,张文定真是有点不爽了。

  你丫的异想天开不算,自己想要部里的表扬,你就自己想办法搞定啊,找我算怎么回事?

  哦,成绩你喜欢,但办事,却要我去给你办?我是一把手,还是你是一把手啊?

  你这做事情的态度,真的比起余世文要差多了。

  最起码,余世文干事情,是很有冲劲的,人家想要成绩,自己就会努力把工作想办法干好。

  我给你从民政厅把钱要下来就已经很对得住你了,又把熊妙鸳给你请下来搞调研,你居然还赖上我了?

  没这个道理嘛!

  跟你侯定波搭班子,我张某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熊处这边,我再问问吧。”张文定心里对侯定波不满了,那话就说得相当飘忽了,“厅里嘛,你也要多跑跑,不仅仅只是民政这一块,省里那么多厅局,你多去走一走嘛,看看有什么项目,能争取的,还是

  要多争取一下。招商引资,也不能仅仅只靠县里几个人嘛,省里能够牵线搭桥的机会,比我们自己去跑要多得多。”

  这个话,就只差明说了,我对你老侯的工作不是很满意,你别指望我去给你跑这些项目了,你得充分发挥主动能动性,别特么一有事情就找我!侯定波当然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不满,脸色瞬间就有点不好,但很快,他又把这不爽的脸色给隐藏了起来,干笑了两声,道:“嗯嗯,班长的指示相当及时,回去后我们讨论一下,马上组织精兵强将,于近

  期就搞一次到省里的汇报活动。”

  好嘛,指示两个字都冒出来了。

  张文定心里更是看不起他了,姓侯的你就是个嘴炮加怂蛋!

  老子就指示你怎么了?你是我的副手,我给你下指示,天经地义!

  丫的再不把工作搞出点成绩,信不信老子再次插手县府的工作,让你又回到刚来县里的时候那种有力无处使的局面啊?

  “嗯。”张文定对侯定波很失望,就连话都不想多说了,直接开口赶人了,“行吧,这个就你们自己讨论吧,我这儿一个时候顾不上。”

  侯定波无可奈何地告辞出去,一上自己的车,脸就立马变得分外阴沉。

  今天这个事情,他对张文定真的是一肚子意见了。

  当然了,他对张文定,其实一直就有意见。

  只是今天,这个意见更大了——老子就是想要点成绩,眼看着这成绩还很容易到手,你居然一点都不支持?并且,这个成绩下来之后,你身为一把手,你也是能够分到大头的啊。

  是的,你张文定现在不缺这点成绩了,但咱们俩搭班子呢,你就不能稍稍出点力?等我彻底站稳了脚跟,到时候再跟你算账!

  ……

  张文定可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侯定波在想些什么,他这时候已经开始给柳如风打电话了。

  电话一接通,柳如风的声音就透着几分惊喜传了过来:“领导你好,有什么指示。”

  “没有指示。”张文定笑着道,“就是想问问,你们那些生态动植物的具体规划,做出来了吗?”

  “快了。”柳如风回答了两个字,然后顺着杆子就问,“怎么,您那里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

  “消息倒是有一个。”张文定淡淡然道,“至于是不是好消息,要你们自己看了。”

  柳如风马上道:“您说。”“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对你们那个项目可能有些兴趣。”张文定继续云淡风轻地说道,“不过呢,我对你们的项目具体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所以跟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你这几天有空呢,你们双方见

  个面,看看谈不谈得来。”

  听到这个话,柳如风就显得有些迟疑了:“这个……您那位朋友,可以透露一下是做哪个行业的吗?”

  听到她语气里的迟疑,张文定就明白了她的顾虑,笑着道:“她没什么钱,本身是从来艺术行业的。她就是喜欢跟自然打交道,对于做生意,没什么经验,是个老实的女孩子。”

  这个话,就是在暗示,不会要你们多少股份,人也不精明,更不要担心她会反客为主,到时候把你和郝卓机从公司里挤出去。柳如风大约沉默了两秒,然后才说:“行,那后天您看方不方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