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啊?

  张文定稍稍沉吟了一下,道:“行,后天吧。”

  这边电话一结束,张文定想了想,还是给楚菲去了个电话:“后天介绍人给你认识,你这两天可别跑回去了啊。”

  这个话,张文定不得不叮嘱一下。

  虽然他现在对于楚菲的印象有所改观,但是,楚菲的性格,他还不太了解,万一性子太跳脱,想一出是一出,到后天不见人影,那就不太好了。

  当然了,如果后天见不到楚菲的人,他相信柳如风肯定不会怪他,甚至还会很高兴。但是,他却还是希望后来能够让这二人见个面,谈一谈。这种心思,当然是有私心的。一来呢,张文定是怕楚菲下次又提出什么想法来,毕竟他欠着楚菲的人情呢。二来呢,张文定也是希望柳如风和郝卓机能够借一下楚菲的力,把生态动植物这个项目的各种手

  续给弄下来。

  这玩意儿的审批,很麻烦,张文定可没那么多时间操心这个。但要是楚菲的母亲愿意出面帮忙,虽然不会很容易就办下来,但却把难度降下来了数倍了。

  而且,有楚菲她母亲插手,县里一些别的项目,也可以借到东风了。

  总的来讲,这事儿,一举几得啊!事情,确实可以做!

  所以,张文定是一心要促成这次见面的。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约定的时间。

  楚菲最近一直呆在燃翼,甚至一直在县城,还没来得及下乡。

  柳如风到了之后,张文定并没有急着马上让她和楚菲见面,而是先和她单独见了一面,有些话,要先说一下,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免得直接和楚菲见面之后,谈不来。“动植物园的总体规划和第一期详细计划,我们已经做出来了。”柳如风见到张文定之后,直接就递了一本厚厚的材料,“这个项目,目前是我负责,卓总抓总。卓总现在还在南鹏谈几个合作,希望引入他们

  的资金,所以这次没回来。不过,只要县里有要求,他随时可以回来。”

  柳如风和张文定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知道只要是以工作出发,张文定对于一些虚礼,是可以不在意的。

  所以,她对于郝卓机没有过来,只是稍稍解释了一下。

  张文定和郝卓机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往,对于郝卓机来不来,他也不在意。

  反正郝老板在燃翼的生意,一般都是由柳如风出面的,跟柳如风谈,没什么问题。而且,他和柳如风之间,有些话可以直说。

  张文定接过材料,笑着道:“你们谁来都行,反正能做决定就行。你坐,我先看看。”

  柳如风点点头,坐了下来,没有打扰张文定。

  张文定翻开材料开始看。

  这份材料,做得还是比较翔实的。从园区的大小,土壤的分布,到动植物引进的初步规划,以及计划资金,动植物区域分布,都有过用心的设计。

  当然了,由于没有跟县里谈下来用哪块地,所以,这个规划材料里,就只是一个粗步的设想。呃,也只能是设想,动植物的引进,手续可没那么容易批下来呢。

  所以,这个规划材料,只能是初步的规划。

  初步的规划中,但对于动植物园区的选址,却提了三个待定的地址。这三个地址,当然只要一个就可以了,挑三个出来,就是为了给县里拍板做参考的。

  三个地方,都在县城边上,离县城不远,但又确实是山地。

  材料很厚,张文定不可能仔细地看完,只是粗略看过,合上,放下,然后对着柳如风道:“这个项目,两个亿的投资怎么都不够吧?”

  这材料上面写的第一期投入两个亿,至于后续投入,没有列明,但材料里也写了一个一百一十亿,只是,不知道这是夸的海口,还是真的有那么多。

  但张文定明白,有些投资商,夸口一百亿,说不定自己手里就只有一个亿。

  会赚钱的人,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两个亿只是预估。”柳如风摇摇头,“第一期的投资,郝总和我说过,最起码也要十个亿以上了。两个亿,别说引进动植物了,就连场地设施都没办法完工。跟你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咱们自身的资金,肯

  定没这么多,所以,郝总才一直在到处融资。”

  这个话,张文定自然不会全部相信,但也能够感觉得出来,其中还是有一些真话的。

  不管怎么说,她能够把情况说出来,至少比那些一开口就老子不差钱的家伙要靠谱得多。

  “那资金缺口不小啊。”张文定看了柳如风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现在项目都还没开始,融资进展怎么样?”“目前进展还行。”柳如风道,“其实卓总现在是两个想法,一个就是这个动植物园,一个就是高档酒店。酒店的资金问题不大,主要是这个动植物园。另外,卓总还有个意思,是想和县里一起搞这个项目,

  就走PPP模式。”

  “PPP模式啊。”张文定沉吟了一下,不置可否地说道,“你这个规划材料上,没看到有PPP模式啊?”所谓PPP模式,种类和细分就不说了,简单来讲,就是公私合营,市里或者县里和企业之间优势互补。大体的模式主要就是两种,一种是县里或者市里出资源,企业拿钱,一起开发;另一种,就是企业前期

  投入,县里或者市里后期进入——这种大多数以特许经营方面的为主。

  就这个动植物园来讲,如果真的是搞成PPP项目的话,不管是哪种方式,都是需要县里提供资源——土地。

  是的,柳如风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土地就由县里出了,他们不再拿钱买。之后的园区建设,由他们企业负责,然后,大家一起收门票。

  当然了,具体的细节上,肯定还会有所不同,但大致的方式,应该就是这样了。

  这样的方式,张文定其实也考虑过。只是吧,张文定的想法是,县里一分钱不出,然后土地呢,也不白提供,而是由企业拿钱买土地,再之后,企业自行建设园区,等所有的都搞好之后,动植物园开业运营之后,由企业和县里一起来经营,共同来分这个利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