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高配这种事情吧,只要有特殊情况,还是可以的。

  只是,木湾现在的情况,说特殊也特殊,说不特殊,也可以。

  毕竟,这个镇真的不是很大的一个镇。

  不过呢,木湾有个电站,而且现在马上又要面临大的招商项目,要高配的话,也说得过去。所以,张文定忍不住就有点思索起来。

  张文定还才刚开始思索,刘浩就又来了一句更震憾的:“不仅仅是高配县局党委委员……”

  这个话,顿时就打断了张文定的思路。

  不仅仅这样高配,那你还想要怎么高配?

  你总不能高配个正科级的乡镇派出所长吧?就算我们县里能够出面力挺,但市局,甚至是市里都不可能会同意的——市区的派出所一把手,最多也就高配个副科级。“可以双职高配。”刘浩看着张文定,一脸诚恳地说道,“我们木湾镇目前就只有县警察局派出所,却没有森林公安局的派出所。木湾的旅游要搞起来,森林保护,森林防火等等工作,都是重中之重,很有必

  要设一个森林派出所!”

  “不要总是想着打歪主意!”张文定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凭空多出来一个派出机构,县里没这个财政预算,也没有这个编制。市里更不可能同意!”“也不算多一个派出机构,可以两套班子一套人马。”刘浩倒是不怕张文定生气,他明白,只要自己是一心为工作着想,哪怕考虑得不周全,老板最多只是训一顿,却是不会怪自己的,所以,他继续说道,“

  派出所在业务上可以接受县局和县森林公安局的双重领导,所里的负责同意,可以同时到两个局里高配。”

  刘浩的意思,张文定有点明白了,但他却不理解。

  同时调配两个局的副职,但级别也只是副科级,有多大意义?最多就是从两个局里要经费,但多那么点经费,一分下去,也没多少了吧?

  最重要的是,刘浩现在自己就是副科,而且摆明了,很快就要上正科了,糊里糊涂折腾这事儿,是为了谁呢?

  最让人无语的是,你丫一个副镇长,操这个心是要干什么?

  “你是帮谁问的?”张文定直视着刘浩,语气很平淡。

  他不会苛求刘浩一心为公,私底下没有任何人情往来,但是,如果刘浩仗着是他以前的秘书,而到外面帮别人跑官,那他就要考虑怎么安排刘浩了。

  刘浩被张文定看得有点心虚,但刚才既然说了那些话,也就没准备骗张文定。

  略为迟疑了一下,刘浩开口了:“温大奎说他还是习惯乡镇的工作……”

  温大奎!

  张文定听到这个名字,思绪有点飘飞。

  温大奎以前是芭蕉镇派出所的所长,一直想进城,一直在乡镇,在张文定刚来燃翼的时候,一场事件,让温大奎进入了张文定的视线。

  后来,林业厅那事儿,说起来,温大奎奔赴省城白漳,帮张文定做事,为张文定力抗林业厅立下了汗马功劳。

  真要说起来,温大奎在警察系统里,算是张文定第二倚重的人了,仅仅排在副局长钱海后面。甚至从信任度上来讲,张文定对温大奎比对钱海更信任。

  后来,因为张文定的赏识,温大奎终于如愿以偿到了县局里来了。

  可是,在县城里椅子都还没坐热,怎么现在又要下乡镇,这是吃饱了撑的?似乎看出了张文定的疑惑,刘浩解释道:“在两个行局里高配了,他人在城里还是在乡下,都没什么区别了。再说了,在乡里,在派出所,毕竟是一把手。而且,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人马总是会比别的地方

  多一点的。而且,现在大家都看好木湾的发展前景,容易出成绩。”

  说到这儿,刘浩突然笑了笑,看着张文定,有些奉承地说道:“现在好多人都说,老板你来了之后,木湾要成为县里的特区了!你不知道我们镇上的人,都在说老板你的好!”

  这么直通通的解释,张文定想训刘浩都没办法训了。

  毕竟,刘浩是真拿他当老板了,对他说话,那是有一说一,不掺假啊!

  如果是帮别人这么说情,张文定肯定饶不了刘浩,但是事涉温大奎,张文定就觉得,这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自从有了交往之后,刘浩和温大奎之间,貌似很快就有了很深的交情了。

  现在,刘浩这么力挺温大奎,想来也是为了以后在镇里做事更方便吧。而温大奎呢,如果真的走出了这一步,那以后一个正科是妥妥的跑不了的。

  在上进的时候,两个行局高配的经历,有时候甚至别一个单一行局的二把手更有竞争力——任职经历多,工作经验丰富,更能适应复杂局面啊!以温大奎现在的年龄,想要上正科,一步步熬的话,还真的不容易,因为他刑侦是把好手,熟悉公安业务,但别的方面的工作,别人就会说他不熟悉。现在有了两个行局的高配经历,那就可以弯道超车了

  。

  想到这里,张文定也不得不暗叹一声,真不能小看了同志们的智慧啊!

  不过,貌似这个事情,如果操作得好了,也是个好事,能够让同志们看到,只要跟他张文定张老板一条心,哪怕以前像温大奎一样扑街,照样可以强势崛起。

  当然了,现在的张文定,并不是很需要总是提醒同志们对他有信心,但是,信心这种事情,能强调的话,还是要经常强调一下的。

  毕竟,县府那边……

  脑子里念头在转,张文定嘴上却说:“叫你去木湾,是让你去好好干工作的,你这一天天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温大奎没长腿啊,不知道自己过来?”

  张文定这个话,猛一听,是在骂刘浩,但刘浩听在耳里,却很开心。

  骂在明面上,但支持却在话里面啊!刘浩听懂了,对于他刚才所说的提议,张文定动心了,只是有点生气,温大奎没有主动跑过来汇报工作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