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红日感觉到了张文定的怒气,这才略带惶恐地说道:“是……据说是有人械斗……”

  “械斗?”张文定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够让武云专门打个电话过来,又能够让包红日说得这么吞吞吐吐的,肯定不是两三个人拿着家伙对砍。

  这起码也是上了一定规模了!

  这种事情,规模一大,别说木湾镇了,就算是燃翼县里,也得吃排头,他张文定得乖乖去市里挨训。

  更严重点,他张文定可能就要在燃翼县遭遇滑铁卢,直接从县里一把手的位置被调整到市里或者省里一个闲职上挂起来了。

  难怪武云先前打电话要让他有个准备!

  张文定心里涌起一股怒火,包红日、刘浩,你们两个混蛋,老子叫你们过去木湾,你们就是这么管理木湾的,就是这么给老子捅篓子的?

  “多大规模?”张文定忍着怒气,问了一句。

  “人数,人数还不太清楚,在统计。”包红日此时心里也在骂娘,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应该是两个宗族之间的矛盾。”

  说到这儿,包红日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道:“本来这种事情,在木湾,在燃翼也很常见,大家打一架就没事了。不过这次,这次好像打死人了……”

  张文定心里的火气又上来了。

  果然搞出了大问题!

  他再次压了压怒火,问:“几个?”

  “两个。”包红日回答得易常艰难,“目前是两个,另外还有些受伤的,应该都送到医院去了。还有两个严重的,这时候在路上,估计快到县里了。”

  张文定就明白了,在路上的,肯定不是从县里的叫的救护车了,而是从镇上医院调的救护车,直接往县城送,要去县人民医院了。

  看来那两个受重伤的,情况应该比较严重,木湾镇的医院处理不了,也等不及县里的救护车,就这么直接从镇上送过去了。

  “赶紧把相关情况全部落实,妥善处理好相关工作。”张文定说出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现在他对于第一线的情况并不了解,也不能光听了包红日这个措辞并不是很严谨的话之后,就做出什么具体的工作指示。

  这时候的张文定,只能这么含糊的指示一句,心思却是已经在飞快地转动了。

  如果仅仅只是打架,死两个人,那直接就按程序走就行了。

  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一切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样的工作,跟一般的案件没什么区别,警察出动,调查案子,结案,就可以了。

  但是,这一次,肯定就不能这么简单的了结。

  死两个人不是重点,重点是打群架,并且是械斗,还牵涉到了乡村宗族势力。

  这就不仅仅只是案子的问题,这还是整个县里在某些方面的工作中,存在着严重的不足,这是要被市里批评的!

  想了想,这个事情,肯定是要把在家的常委叫起来,开个会了。

  张文定还没对秘书作出吩咐,刚刚才出去的刘浩又来了,脸色很差,一进门就直接认错道歉:“老板,我的工作没做到位,木湾出了个情况,有人械斗,打死人了,我要向您,和县委检讨!”

  刘浩这个态度,和包红日就是截然不同了。

  包红日胆子小,很谨慎,在张文定问话之后,还吞吞吐吐,说得不那么肯定,而刘浩一开口,就先主动揽责任了,勇于担当。

  对于刘浩这个态度,张文定还是很欣赏的,摆摆手:“还轮不到你来检讨!具体怎么个情况?”

  这个话,有保刘浩的意思,直接就把刘浩从这个事件中摘出来了。当然,刘浩原本可能就跟这个事情没什么关系。

  毕竟,要说向县委检讨,那也是镇党委一把手和镇长两个人检查,轮不到刘浩这个副科级出面——他还不够资格!

  再说到追责的话,那也是镇党委政法委书记和派所长所长的责任,他一个副镇长,真的没责任。

  就算双方械斗的矛盾源头,是源于刘浩分管的工作,那也跟械斗本身这个责任扯不上关系——事情一码归一码!

  当然了,这是因为有张文定在县里罩着,所以,如果是刘浩分管的工作上出的问题导致了这次事情的发生,他也会扯不上关系,如果没有张文定罩着,那妥妥的也是要背责任的。

  张文定自然不会在意这个事情的起因是不是跟刘浩的工作有关,他在意的,是全县宗族势力到处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毕竟,从问责上面来讲,这个事件的责任,本来就不应该由刘浩来担嘛。

  燃翼本身就武风盛行,想当初,张文定还被人打了黑枪呢,现在看来,综治方面的工作,还需要继续加强啊!

  张文定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刘浩又开始认错了:“身为镇里班子中的一员,没有及时防范到这起事件的发生,我觉得愧对县委的信任……”认错之后,刘浩就马上开始说事了:“是这样的,镇上现在不是要搞一个养生基地的项目嘛,是和道家文化一起搞的,项目挺大的。镇边上几个村,都想把这个项目拉过去,谁都不服谁,所以就干起来了。

  ”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就明白了,为什么武云先前会打电话过来了。

  这个事情,说起来,竟然还是武云引起的。

  武云要在木湾镇搞养生项目,开始有意向的位置确实是镇上,但也不一定非得选在镇上,毕竟,养生的话,山里面更好。

  燃翼多山,下面各乡镇的山更多,都找不出几块像样的大平地。

  所以,附合武云要求的山,还真不少。

  电站那边的探险旅游和水上娱乐项目,那是要地势和电站水库相结合的,只有那里的人可以享受到开发的红利,别的村想争都争不了。但这个养生项目嘛,那肯定都想争到自己村里去了。

  这事儿,真是奇葩。张文定没好气地说道:“开发商要到哪儿投资,开发商自己会定地方,是他们几个村想争就争得了的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