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的对话,张文定听在耳中,却没有急着表态。

  他心中有些感慨,虽然吕万勋和陈从水都算是自己这边的人,但这二人之间,明争暗斗也是从来就没停过。

  想要把什么力量都拎成一股绳,还真是不容易。

  还是要以大胸襟,大气度,包容万象,求同存异啊!

  陈从水看了吕万勋一眼,又看了看张文定,点点头道:“也是啊,现在都是自媒体时代,我们也不能以老办法来应对新时代了。”

  “嗯。”张文定点了点头,“新时代要有新思路。好了,去开会吧!”

  叫这二人先过来,张文定也并不是要马上就让这二人拿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来,而只是要先通个气,先定一个调子,不乱抓人。

  如果先不通个气,不定个调子,那到了会上的时候,侯定波万一提出一个什么意见,大家想支持或者反对的时候,也好心里有点数。

  陈从水和吕万勋对视了一眼,点点头,起身了,先出了张文定的办公室。

  虽然刚才张文定说要去开会,但毕竟张文定是一把手,不可能在他们之前就去办公室,那就只能他们先去会议室,等着张文定最后才到了。

  总不能让张文定先去了会议室,然后等着众人和侯定波吧?

  这二人离开之后,张文定又接到了木湾镇的汇报,这一次,是包红日主动打电话来汇报的,情况说得比先前那一次要确定得多了。当然了,包红日也请示,说要马上来县里,向领导当面汇报。

  对于这个请示,张文定很果断的拒绝了,直接在电话里指示,先把镇上的善后工作做好。

  这时候,梅长林已经下到木湾镇去处理相关的工作了,你包红日却要往县里来,这是要闹哪样?这是想向外界传达一个我张文定在县里一手遮天了的信息吗?

  真是乱弹琴!

  ……

  侯定波来得很快,他一到,张文定就收到了消息,然后龙行虎步到了会议室。

  放眼望去,在家的常务委员都已经到了会议室,列席的人员并不多。

  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张文定一脸平静地扫了众人一眼,然后沉声道:“在家的同志都到了吧?”

  委办主任崔建勇马上回答:“都到了。”

  “那就开会吧。”张文定没有再多问什么,开口就直奔主题,“刚接到的消息,木湾发生了械斗,出现了伤亡。具体的情况,定波同志说一说吧。”

  这个事情,是个大事情,但说到底,还是属于政务方面的,张文定可以过问,可以定个调子,但具体的处理意见和办法,是绕不过县府那边的。

  与其等着侯定波在之后一步步放招,还不如现在就让他直接开口,看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与会的众人对于张文定这个搞法,多多少少有点小小的意外。

  毕竟,以往遇到什么情况了,要开会,张文定都是先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一个方向,然后大家按着这个方向来讨论。

  可是,今天这个事情,他没有定任何的方向,居然直接就叫侯定波来介绍情况了。

  难道,张老板是准备给侯定波放权了?

  侯定波没管别人心里怎么想,既然张文定叫他来介绍情况,那他当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那我就先介绍一下情况。”侯定波接过话,说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才咳嗽了一声,继续道,“啊,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事发突然,咱们就长话短说。大家都知道,木湾现在是我们县里除了县城之外,最受

  投资商青睐的地方了。这次就有投资商要投资搞一个养老基地,项目很大,木湾镇上几个村争得厉害,然后就打起来了……”

  虽然侯定波刚刚才说了要长话短说,但他这个情况一介绍起来,也花了接近五分钟时间。

  基本情况介绍得还算比较客观,没掺杂什么主观的情绪。介绍完毕之后,侯定波就做了一个总结:“就目前木湾报上来的情况来看,这是一起典型的乡村宗族势力相斗,但是当场就死了两个,还有人重伤,这个情节很严重啊,性质很恶劣啊, 这里面,有没有黑

  恶的势力参与?”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侯定波就不再说话,也没有看任何人,只是皱起了眉头,好像刚才他自己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已经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把这个事情,往黑恶的势力方向上引,是为什么呢?

  众人不太明白侯定波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得就把目光投向了吕万勋。

  毕竟,大家都知道,侯定波对吕万勋是很有意见的,而吕万勋对侯定波也是一肚子意见。这二人意见的源头,就是手机项目。在侯定波看来,手机项目那么多的投资,就应该由县府来接触,为什么现在还是由吕万勋来接触呢?你吕万勋都没在县府任职了,你吕万勋现在手上管着警、检与法这些重要的部门,还捏着手机项目不放

  ,贪念太重啊!

  而在吕万勋看来,招商引资又不光是县府的责任,县委这边也有任务的好嘛。再说了,老子从一开始,就被张老板指定了要为手机项目做好服务,做人要有始有终,我凭什么要把手机项目让出来?

  现在,侯定波这个话,就让人不得不想一想,是不是在针对吕万勋了。

  毕竟,要被定性为黑与恶的势力,那这就是吕万勋工作上的不得力了啊!吕万勋心里这时候也是这个想法,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这起事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警务部门会依法调查。基层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还是要给同志们一些时间……现在调查结果还没出来,我们就

  在这儿先定了性,会让同志们的工作很难做!啊,警务部门,是个业务性很强的部门,我们还是要对同志们多一些信任!”

  这个话,吕万勋说得就很刁钻了。你侯定波这么急着要定性,这是对咱们的警察局不信任吗?这是对一线干警们的能力不信任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