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孟紫萱肯定是不会完全当真的,但既然张文定说事情多,那肯定是不想浪费时间了。

  毕竟,今天木湾发生的事儿,孟紫萱也听说过,觉得张文定这时候恐怕真在头疼。

  “是这样,公司有个事情,我想向你汇报一下,同时呢,这方面也需要县里的帮忙。”孟紫萱想了想,就直接说出来了,“咱们公司在燃翼的投资,还想继续加大。对制药厂和中草基地,都要扩大规模。”

  这个你不需要找上我吧,直接跟县府谈不就行了吗?张文定心里有点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你们公司能够发展得更好,我们县里肯定是要支持的。”

  “县里支持就好啊。”孟紫萱感叹道,“想要发展得好,还是要上市。”

  “嗯,企业上市确实有利于发展……”张文定也顺着她的话感慨了一句,然后猛然停住,看着她,扬了扬眉毛,道,“你说上市?县里的药业公司上市?”

  “对,上市。”孟紫萱点了点头,两眼直盯着张文定,很肯定地说道,“我们公司需要上市,上市之后,公司可以更好的发展。”

  上市啊……

  张文定虽然知道很多公司从创立之初,就在谋划着上市,但是真正能够上市的,并不多。至于像燃翼这样的县城嘛,张文定还真没想过在他的任期之内,县里会不会有公司能够上市。

  孟紫萱刚才这个话,给他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穷县里,也有可能出现上市公司哦!

  只要县里有一家公司上市了,那就是他张文定天大的成绩啊!

  把辖地之内的公司弄上市,比招商引资的成绩大多了。当然,把一个公司弄上市,也比单纯的招商引资难度大多了。毕竟,招商引资,只要把投资商谈下来就可以了,但上市不一样,那需要各种各样的资质,还有各种严格的审批,不仅仅需要公司本身有实力

  ,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耗。

  “你们集团下面,应该有不少上市公司吧?”张文定收起心里那些念头,迎着孟紫萱的目光,道,“这方面的工作,你们应该很有经验啊。”

  “经验是有。”孟紫萱道,“而且我们最大的经验就是,企业上市,地方上帮忙是很重要的。光靠我们自己,上市的难度会很大很大,但有地方上帮忙,很多审批,会容易一些。”

  张文定对这方面的工作,还真的是门外汉,并不怎么了解。

  他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别说我们县里了,就算是市里,在证监会都不够看吧?起码要省里出面他们才会给面子吧?”

  “这个其实不讲究级别对等。”孟紫萱摇摇头,“主要是需要有县里出面,县里可以帮我们要政策,有了政策,我们的规模就可以更大,数据上也会很好看。”

  这个话,说得有点模糊,张文定想了想,还是没想透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皱了皱眉,很直接地问道:“你这是想要县里给你们背书?”

  孟紫萱多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是想县里对我们多一些支持。”

  张文定抬了抬眼睛,这意思还不就是让县里背书啊!

  啧,这种事情,还没有过先例,张文定虽然知道这事儿弄好了之后,对于县里来讲,是非常大的成绩,但是也不可能马上就答应了她。

  身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遇到这种重大的事情,偏偏又是自己不懂的领域,当然得咨询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

  好在,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办成的,不急。“县里能够支持的,肯定会给予支持。”张文定斟酌了一下用词,缓缓地说道,“不怕你笑话,我还没经历过公司上市的相关工作,对这方面,还不太懂。啊,你们公司对这方面,是内行,我是个外行。你们

  啊,把要准备的都准备好,到时候,咱们再详细讨论。”

  孟紫萱这次过来,其实还是想要看到张文定来一个热烈的回应的。

  毕竟,以她以往的经验来看,地方对于辖区内的公司上市,都是特别积极的,从一二把手到分管领导,都相当有热情。

  可是张文定,虽然对这个事情表示出了一些兴趣,但兴趣却并不浓烈,甚至连更进一步的深入讨论都不肯马上做出,而且还准备送客了。

  这个表现,跟孟紫萱以往的经验不相符合。

  不过,她毕竟也是沉得住气的人,笑着点头道:“那我就代表公司和公司员工,感谢您和县里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一定会把本职工作做好,也会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好,随时听从您和县里的号召。”

  这套话说得真是顺口。

  张文定点点头:“那就这样,你们抓紧时间做准备,我也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现在的张文定,在县里说话那是相当有影响力的,但正因为达到了这种程度,所以在自己不懂的领域,他可以装懂,也可以直言不懂,直言自己要学习。

  这样的态度,是一个谦虚的态度,显得他不自大。

  孟紫萱有点遗憾,却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站起身道:“行,那我就回去叫他们马上准备,打扰您了啊!”

  “为你们服务,就是我的工作嘛。”张文定起身相送,“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

  等孟紫萱出门之后,张文定本来想给武玲打个电话问一下这里面的道道,但转念一想,还是先不打电话了。

  自己先从别的渠道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再说。

  毕竟,现在要准备去黄欣黛那里了,而黄欣黛对这种事情,就算不如武玲那么精通,想必也是有着一些独到的见解的。

  到黄欣黛家里的时候,黄欣黛还看了看手表,然后笑吟吟地说道:“你不是说要一个多小时才过来的吗?怎么来得这么早?”“本来还有点事的,但我怕你等急了,就早点过来。”张文定哄人的话那是张嘴就来,“而且,我也特别想见你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