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和楚菲之间是闹过不愉快的,但这二人却又并没有因为那些不愉快,而怀恨在心,甚至连看对方不顺眼的情绪都没有。

  有时候吧,这二人之间,竟然还有那么点相互欣赏的意思。

  当然了,这个欣赏,只是纯粹的欣赏,没有掺杂男女之情在里面。

  只是,不管欣赏不欣赏,张文定都觉得,楚菲这个女人,有时候,真的很不会说话——她大致上能够听得懂别人的话外之音,但她自己说出来的话,大部分却很得罪人。

  呃,还有,有时候吧,她连别人的话外之音也听不出来。

  至于现在嘛,她所说的话,那真的是完全没过脑子了。

  张文定的身份,注定了有些话是不能问出来的,哪怕问出来之后,他坚决否认,并且事实也确实如他否认的那样,但还是会让人多想的。

  这毕竟不是陌生人之间的猜测与怀疑,这算得上是朋友之间的对话——朋友之间,往往玩笑话才是真相啊!

  虽然现在只是在通电话,并不是朋友一起的聊天,但张文定听到她这个话,还是很不爽:“你不要乱说!我要心为你拉项目,你就这么看我的?”

  听到这个话,楚菲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太不合适了,赶紧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她却没说了,这话就在这儿停住了。

  “只是怕我坑你?”张文定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

  楚菲真是很尴尬了,她确实有这样的怀疑。

  这个,还真不能怪楚菲多心了。毕竟,她母亲的身份不一样,很多人接近她,其实就是为了从她母亲那儿得到一些什么。所以,她不得不小心一点。

  郝卓机和柳如风要搞的那个生态动植物园,有些人看来,毫无前途,有些人看来,前景非常好,但不管是毫无前途还是前景非常好,都是两个比较极端的看法,基本上没有人会觉得这个项目比较好。

  所以啊,这种极好或者极差的评价,就由不得楚菲不多想了。如果往项目极好的方向去想,这么好的项目,不会缺少她楚菲那一点点投资。到时候,万一她投资之后,公司的要求,并不仅仅只是让她去跑相关的许可证,还要不停的跟各门主管部门打交道呢?那一来

  二去的,说不这什么时候,就会行差踏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往极差的方向一想呢,楚菲心里也不踏实。

  项目都差到缺我这二十来万的投资了,你还口口声声多少多少亿的大项目,这有点太坑人了吧?

  所以啊,越想,楚菲心里就越不踏实了。然后,她就打了这个电话。在打电话的时候,她是想着,和张文定之间,应该算是朋友吧,是朋友的话,那就要珍惜,那有些话就要说清楚。可现在电话一通没说几句,话赶话就成了这样,她心里都有点

  后悔了。

  怎么就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上呢?

  “不是,我没那么觉得。”楚菲压下心中的烦闷之意,道,“我就是找不到人商量,我才找你,你怎么这么想我?”

  这……张文定愣了一下,你找不到人商量,这是几个意思?

  “你怎么会找不到人商量?”张文定问了一句,又道,“你接触的圈子,那些人,不论是经验、能力还是眼界,都很厉害的啊!”

  “他们厉害是他们,我是我。”楚菲有声音有了点很不开心的情绪,“我跟他们也只是认识,又不熟,凭什么问他们?”说到这儿,楚菲稍稍停顿了一下,但不等张文定回话,她又接着说了:“其实你以为我接触的圈子怎么样?别人看着光鲜,实际上,人都太自私了,所以我以前都没怎么和他们接触,我就是画画,我接触得

  最多的,基本上是画家圈的人……”

  好吧,这么一说,张文定就懂了。估计是楚菲以前从心里有点看不起别人的作派,自己画自己的画,有点清高,和那些跟她一个层次的同龄人玩不来,甚至极有可能还是相互看不顺眼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去找那些人帮忙出主意,那些

  人估计都会出些歪主意,然后等着看她笑话呢。

  楚菲只是有时候不太会说话,但人并不蠢,这样简单的道理,她怎么会想不明白?

  更何况,以她的性格,估计也不愿意找那些人参考。

  甚至,就连黄欣黛那儿,她可能都不太愿意多咨询了。毕竟,黄欣黛太出色,而且和武云是那样的关系,她楚菲就算和黄欣黛关系很好,但未尝没有自己闷头干出点成绩来,让身边的人刮目相看的想法。

  刚来燃翼的时候,楚菲想得很简单,所以那时候拉着黄欣黛一起参考,但现在,估计是想要一鸣惊人,就有点不想让黄欣黛参考了。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啊!

  张文定不是学心理学的,但这么些年的打磨,也使得他分析别人的心理很有一套了。

  一瞬间,张文定几乎就把楚菲的心思分析得差不多了。

  想到这个分析出来的结果,张文定对楚菲的一点怨气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人家一个女人,遇到这种投资的大事,没有咨询身边的朋友,反而来问自己这么一个外人,可见这是一种多大的信任啊!

  这份信任的感觉,有点沉重,但被人的信任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特别是被这么一个女人信任。

  张文定心里有些念头一闪而过,嘴里说道:“哦,我明白了。那这个事儿,你跟你家里商量过了吗?”

  楚菲道:“我跟我妈和我哥都说过,我哥说想做就做,但如果公司要我帮什么忙的时候,先和他说一声,我妈叫我自己考虑。”

  看来,这当妈的和做哥哥的,都是准备让楚菲快点成长起来啊!

  张文定想了想,又问:“那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我……我不知道。”楚菲有声音就有点迟疑起来,“我自己考虑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投,所以,所以我给你打电话,想问问你的意见。”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