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怎么给你意见呢?张文定真是无力吐槽,你自己想怎么投资就怎么投资啊,你问我的意见,我也不好说啊!

  这种事情,张文定毕竟不是很懂。

  最要紧的是,这投资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楚菲来讲,想必也不算少了。万一他的决定下来,投资亏了,或者是错过了一个很赚钱的投资,以后楚菲会不会怪他?

  或许说到怪他,也谈不上,但偶尔来一句,当年要是不听张文定的话就好了……

  这也是一个很令人郁闷的事情啊!

  这个意见,张文定还真的不适合发表。仿佛知道了张文定心里在想什么,楚菲又道:“你就放心说吧,不管最后我听没听你的,如果错了,我保证不会怪你,如果按你说的,我做对了,到时候我请你吃饭。说到底,也只是二十来万,就算真的全

  赔了,也只是我手头会紧一点,但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品质。”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文定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既然她一定要听,那就说给她听吧。

  “从我的角度来考虑的话,还是值得投的。”张文定缓缓说道,“或许现在看来,这个项目投入过大,收益太慢了,但我们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值得投资,很有前途。”

  楚菲道:“嗯,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好吧,给出建议之后,还要给出理由。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出建议了,简直就像是搞招商引资的时候说服投资商一样呢。

  只是,遇到这种事情了,也没办法啊!“这么说吧,以前的人,很向往城市,越大的城市越令人向往,现在的人,有一部分就很向往小城市甚至是农村。”张文定在脑子里组织着语言,嘴里缓缓地说道,“在以前,在大城市里,无论是交通还是各种信息,都会比小城市里要发达,更不要说农村了。但现在是信息时代,而且各个地方的交通也越来越方便了。这两方面,就让很多人愿意呆在小城市甚至是农村。当然了,教育、医疗等等资源,大城市

  肯定还是要好一些,这是短期内没办法解决的。”

  楚菲道:“对啊,大城市的发展肯定比小城市要好。”张文定道:“可是从社会的发展来看,长远来讲,大部分的资源差异,还是会缩短,而小城市的不堵车、消费低、空气好,会成为吸引人的因素,这个吸引人,不需要吸引别人来长期定居,只要短期旅行,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一个很好的商机。这么说,你认可吗?”这个说法,楚菲还是认可的:“嗯,对于没有太强烈的职业前景愿望,也没有教育医疗刚需的人来讲,小城市确实比大城市更有吸引力。像我自己,就喜欢小城市,不喜欢大城市,别说四大一线城市了,就

  算是白漳,我都很讨厌这个堵车。”

  “堵车这个……”张文定也只能苦笑了,“目前来讲,没有什么很好的解决办法。”

  这个确实,如果有好的解决办法,那些大城市也不会堵车了。

  对于这一点,楚菲倒也不纠结,她只是被张文定的话引得突然发一句感叹而已,听到张文定这么苦笑,她又道:“你的意思我懂了,谢谢你啊,我决定了,那就投资吧。”

  “这么快就决定了?不再考虑考虑?”张文定倒是还想劝劝她,“我说的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并不一定准确。”“做什么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投资当然也有风险,不可能哪个建议会完全准确。”楚菲道,“你能帮我分析,我就很感谢了。再说了,也就二十万的投资,没必要太过于纠结了,这么点投资都还要考虑来考

  虑去,得被他们笑话死。”

  张文定真是想吐血了,既然你觉得投资少不想纠结,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你自己早点做出决定不就得了嘛!

  真是多此一举啊!

  以为我这个燃翼县一哥很闲吗?

  多少工作没时间处理你知不知道?

  只是,这个话张文定也只是在心里嘀咕一下,没有真的说出口来——他又不像楚菲那么不会说话。

  “行,你决定了就好,那我就祝你们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张文定祝福了一句,心里也松了口气。

  对于柳如风那个生态动植园的项目,他其实是真的很看好的——要是不看好,他也不会推荐给楚菲啊!

  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欠着楚菲的人情的,总不能推荐一个坑让楚菲去掉吧?

  他可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

  “嗯,好的,那我就投吧。”楚菲笑了起来,“投资之后,我可能就会经常往燃翼跑了,说不定还会住在燃翼呢,到时候,就要靠你多照顾了。”

  “欢迎欢迎。”张文定笑了起来,心里还真的愿意她长住这边呢。

  不管怎么说,楚菲她母亲毕竟人脉强盛,有楚菲在这儿,县里要搞个什么项目,有时候也可以让她搭把手啊!

  最主要的是,楚菲这人是搞艺术的,没啥坏脾气和坏习惯,不用担心她惹祸。不过,苗玉珊的妹妹杜秋英现在也在燃翼,希望这两个人不要遇到吧。

  不过,一个县城里,虽然是小县城,但怎么说也是个县城啊,只要不是刻意约好了的,两个不在一起上班,生活习惯也不一样的人相遇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没必要担心这个。

  和楚菲的电话打完,张文定想了想,还是抬手给柳如风打了个电话:“你和楚菲谈得怎么样?”

  没办法,不管是因为楚菲的母亲,还是因为他对楚菲比较欣赏,他都得过问一下这个事情,给柳如风这边打打预防针。

  要不然的话,楚菲真的被柳如风坑了的话,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谈得……”柳如风迟疑了一下,然后苦笑道,“领导,这个,我先给您认个错,您这位朋友,她的要求太高了……”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皱了皱眉。难不成,楚菲现在想投资了,但柳如风却不愿意接受这个投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