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楚菲打电话来的时候,张文定还以为她和柳如风之间,已经把合作的方向和执股的比例谈得差不多了,然后才让他帮忙决定要不要投资呢。

  可现在听柳如风这话的意思,明显只是楚菲一厢情愿,柳如风这边,还不愿意要她的投资呢。

  这事儿……有点不太好啊!

  张文定是有点自信的,柳如风应该不会不给他面子,那么现在这个情况,估计就真的是楚菲的要求太高了。

  当然了,张文定这会儿只是心里这么想一想,也没有太过于确定。

  说不定,也有可能,这只是柳如风一个讨价还价的方法呢?

  要不然的话,柳如风为什么不主动打电话过来认错,而是等到他打了这个电话之后,才想起来认错?

  脑子里闪过这些念头,张文定沉声问道:“怎么个情况?”

  “她投资二十万,要占百分之五的股份……”柳如风继续苦笑,“我们这个项目,还要找别的人融资的,给了她百分之五,别的投资,我们怎么给股份?”

  二十万,百分之五的股份,这个,是多是少,还真的不好说。

  单纯从钱的角度来看,二十万占股百分之五,那公司总股本就价值四千万。然而,账肯定不能这么算。

  这毕竟是几个亿的项目,以后甚至可能价值十几个亿几十个亿,不可能总股本就只值个四千万,但是吧,要单说前期投资,柳如风和郝卓机这两个人,会不会真的投入四千万的现金,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更何况,楚菲的价值,并不是那二十万的本钱,而是她的身份,以及她以后能够办成的事情,那绝对不止二十万那么一点点。

  若不是有楚菲的身份在那里,柳如风他们那么大的投资,再缺钱也不会要这二十万啊!

  所以,综合考虑的话,百分之五这个份额,张文定觉得还是比较合理的。

  “百分之五……你们觉得多了?”张文定先问了一句,隐晦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后不等柳如风答话,又问了一句,“那你们觉得多少合适?”

  柳如风没有直接说觉得多少股份合适,而是解释道:“领导,我给你详细汇报一下具体的情况啊,这里面情况比较复杂。”

  张文定真的不想听她们两个女人之间复杂的谈判过程,但是,这事儿毕竟是他介绍的,也不能真的完全放任不管,只能道:“你说。”“你那位朋友,楚菲,她可能对我们公司和我们要投的这个项目有点误解。”柳如风的话说得有点快,但是条理还是挺清晰的,“我们这是传统项目,她把我们的项目当成了网络公司,在这方面,我们可能分

  歧比较大。”

  “说重点。”张文定打断了她的话。

  多少工作要处理呢,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你就这么一个事情的细节聊个没完。

  要是当面谈,还可以多给你几分钟时间,这电话里,你还想没完没了地一直说吗?“重点就是,她不仅仅要百分之五的股份,而且在以后的融资中,她的股份还不能稀释。”柳如风说到这个,语气都有了一点点变化,“她的意思就是,不管以后我们拉到多少投资,她的股份都是百分之五不变,而投资人进来的股份,只能从别的股东那里分。这个,网络公司融资的时候,是有这种情况存在的,但他们有很多是放弃了投票权的,并且,人家天使投资的时候就投得很多了,更别提A轮B轮,我们

  的天使投资阶段已经过了,按网络上的说法,现在已经是A轮了。”

  什么天使轮啊A轮啊,张文定听得不是特别懂,但大致上的意思还是听明白了。

  楚菲不仅仅要百分之五的股份,而且这个股份还要固定在那儿,以后公司引入战略投资,她也不会减少股份。

  这个要求,别说柳如风不愿意了,就连张文定这个外人听了,都觉得有些有过分了。

  你就投个二十万,虽然你有些人脉,但这么要求,那真的就有点欺负人了。

  张文定不知道楚菲的这个要求,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呢,还是别人给她出的主意,但他明白,如果楚菲真的坚持要这样的话,那估计双方是没办法合作了。

  “这样啊……”张文定一个时候,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事情搞成这样,真是千言万语都没办法说出口了。柳如风又笑了起来:“除了股份这一点之外,其实别的方面,我们聊得还是很开心的。另外,我和郝总都觉得,如果能够有楚菲加入的话,对我们这个项目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就是这个股份啊……你刚

  才要是没打电话过来,我就要给你打电话了,还想请你给她做一做工作呢。”

  “你们具体的商务合作,还是要靠你们双方多谈几次。”张文定有点不想掺合这事儿了,笑着道,“不管是什么谈判,都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谈好的,还是要有耐心嘛,总是能够找到利益的平衡点的。”

  介绍你们双方认识,老子这事儿就算完成了,你们谈不谈得成,那要看你们的缘份啊!

  该做的我都做了,甚至刚才我都给了楚菲建议,如果这样你们还是谈不成,达不成共识,那我也没办法!

  我是个公务人员,不适合在你们的具体合作细则上,涉入太深啊!

  张文定心里这么想着,也不等柳如风说话,便又说了一句:“先就这样吧,我还有个会。”

  有个会要开,这个借口真是百用百灵,能够让人完全无法抵挡。

  柳如风还有些话想说,但在这个强大无比的理由下,也只能无奈放弃,道:“行,那我和她再谈谈,就不打扰你了。”

  张文定连再见都没说,直接挂断了电话,显得这个会很是匆忙。

  实际上,张文定放下手机之后,并没有什么会要开,甚至都没有走出办公定的门,而是坐了下来。他要开的会虽然多,要调研的地方也多,但还真不稀罕这点时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