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不是烦了这两个女人。

  他只是觉得这两个人女人还要再来几个回合,这中间的谈判,谁知道会谈成什么样?说不定,合作不成,搞成仇人都有可能呢,所以,先看看吧,别牵涉太深了。

  他需要的,是这个大项目顺利落地,顺利拿到各种许可,而不是还没落地,就开始横生枝节。

  一句话——要成绩,不要麻烦。

  对于这个项目,张文定其实还是很期待的。

  这种项目,对于一个县城来讲,不仅仅只是投资这么简单,还能够对于县城的城市形象有提高,也能够让人觉得在这儿居住更多了一个理由,还能够让燃翼的旅游发展,更多一个去处。

  旅游这种产业,除了那种特别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和历史古迹,大部分的旅游城市,都还要是搞多样化的景区景点,搞多样化的旅游产品。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外地的人过来一次觉得值,过来一次,可以玩很多的地景点。同样的,景区景点多,外地的旅游者,也才愿意过来,不然的话,人家千里迢迢跑过来,只为了看一个景区或者玩一个游

  乐项目,那不是跟自己的交通费和假期过不去吗?

  只有成规模了,别人才更愿意买单啊!

  现在,不管做什么生意,都讲究一个规模化。

  饮食店都在往饮食城去挤呢,因为那儿店多,客人的选择多,但同时,客人因为选择多,也才愿意往那儿去啊,这样才会人客流量才大啊!

  这个道理,张文定是明白的。

  而一家大型的生态动植物园,不管是对于本地人,还是对于外地过来的旅游人员,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只要里面的动植物够新奇够少见。

  所以啊,这个项目,张文定是要尽力促成的。

  万一,楚菲没谈成,张文定也不会任由这个项目流落到别的地方去。

  这么想着,张文定就在考虑,自己虽然在细节方面不方便涉入过深,但平时,还是要对这个项目多点关注,就算自己不打电话,也要让一个县领导时不时和柳如风联系一下,专门负责这个事情。

  想必,很多县领导都愿意和柳如风打交道吧?

  只是,这个联系的同志,是从班子成员中选呢,还是交给县府那边?

  说到底,这个项目,它毕竟还是政务方面的工作啊!手机项目现在还是由吕万勋管着,那是有历史原因的,现在这个生态动植物园的项目,可还没开始呢,而且,郝卓机和柳如风,都算是县里私营经济方面的老人了,也是县里知名的企业家,在这样的情况

  下,这个项目不交给县府那边,也说不过去吧?

  只是,就这么交给县府那边,是指定一个人负责呢,还是交给侯定波,让侯定波去安排人?

  这个事情,还要现权衡一下啊!

  张文定刚想到这里,侯定波就打来了电话:“班长,你现在有空吗?”

  张文定没说有没有空,沉着声音道:“我在办公室,怎么了?”

  侯定波没说什么情况,而是说道:“那我去你办公室。”

  张文定皱了皱眉,也没问他过来要谈什么,嘴里很快地回应道:“行,那我在办公室等你。”

  既然侯定波的姿态放得低,那张文定自然也会给他面子,说等他。

  张文定明白,就算他再怎么表现出来要把木湾镇完全掌握住的姿态,侯定波都不会轻易放弃的——哪怕明知道争不过张文定,想必他也要尽力去争的。

  这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要向全县干部群众,也是向市里表明,他这个县府一把手,并不是摆设。当然了,同样也可以透露出 个信息,他这个县府的主事之人,在燃翼县主不了事啊!

  这种套路,谁都想得到,但谁也没办法阻止他。

  要是连这样都能够阻止的话,那张文定就真的可以完全做到在县里一手遮天了。但正因为做不到,所以才要顾忌到侯定波的存在——有些工作,是必须要和侯定波商量,甚至是取得侯定波的支持的。

  只是不知道,侯定波这一次过来,是要谈木湾镇的事呢,还是要谈别的工作?

  也有可能,是在明知道木湾镇的人员配置上争不过,但却可以用支持张文定的方式,换取张文定在别的工作方面,对他让步?

  如果要让步的话,哪些方面是可以让步的?如果要让步,又要让到什么程度?

  这些问题,都是要认真考虑的。

  只是,张文定也不可能用很长的时间考虑这些问题,就算他想多花些时间,也总有别的工作会来打扰他。

  在办公室里见了两个部门负责人之后,侯定波就到了。

  侯定波一来,别的等在张文定办公室外面的人,自然就要自觉的往后排了,让他先插队了。

  “班长。”侯定波一进去,就先和张文定打了个招呼。“老侯来了,坐吧。”张文定走了出来,和侯定波一起在沙发上坐下,称呼也很随和,仿佛朋友一般,说的话也没有一丝锋芒,可味道就需要侯定波自己去品了,“正想什么时候和你讨论一下近期的人事安排

  ……你过来,有什么事?”

  侯定波心里真是万分郁闷。

  张文定这个话,侯定波搞得很不好回答,直接说自己的事吧,显得不太尊重张文定这个班长,毕竟,刚才张文定说过了,要和他讨论人事问题的,你难道不知道先讨论一下人事问题之的再说自己的事吗?

  可是,真要现在一开口,就顺着张文定讨论了人事问题,万一涉及到重要的人事安排,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显得太仓促。

  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侯定波真是不明白,这个张文定的年纪比自己要小,可是说话怎么这么老练呢?

  压下心里的郁闷,侯定波决定还是先对张文定表达一下尊重。

  毕竟,自己过来找张文定,一开始还是不能表现得太强硬。这么想着,侯定波就顺着张文定说道:“哦,要做人事调整啊,具体……哪些岗位是急需调整的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