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户区改造工程,其实和以前的老城改造差不多。

  只不过,光按老城和新城来区分,地域划分太广了,而且不够具体。所以,就跟大城市一样,用了棚户区改造这个名头,指向性就很具体了。棚户区,当然并不是说那一片的房子都是搭的棚子了,而是说,那一片区域的房子,多为城中村各家各户的自建房,形式各异,高矮不同,朝向也千奇百怪,格局也是千姿百态。最主要的是,用地都是用

  足了,几乎家家户户紧挨着的,很多巷子小到消防车无法进入,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当初,劳动路就是这么个情况,火灾一发生,消防车都进不去。

  这样的区域,不说从市容市貌上来讲,单单一个安全隐患问题,就需要改造了。

  真要出个火灾,那一烧就是一大片,县里要担责任,住户的损失也是巨大的。

  当然了,棚户区改造,补偿肯定是要到位的。

  甚至有很多人,就等着被征收拆迁搞改造呢。对于这一点,张文定是清楚的,大部分人,是盼着征收的,全国各地,已经涌现出了一批征拆富豪和拆二代了,他们本来很穷,可就是因为各种工程的开建,靠老房子拆迁,不仅仅住上了新房子,还有了

  一大笔存款,顿时财大气粗。

  不过呢,钉子户肯定也是存在的。

  这些具体的细节问题,张文定都不想操心,到时候直接扔给县府那边就行了。

  县委这边嘛,管的还是大方向,也就是说,棚户区改造搞不搞,怎么搞,搞多大的规模,几年之内搞完几个项目?这些问题,是张文定要考虑的,要决定的。

  决定之下来之后,把这些项目具体落实,他就可以扔给侯定波了。

  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区别,在这种事情上,就体现得淋漓尽致。想着这些,张文定就觉得,这个工作,现在要重视起来,特别是相关的规划,一定要做好,不要搞得现在规划出来,等到棚户区改造完成的时候,却发现,规划已经过时,到处都不实用,那就很丢人,也

  很浪费公共资源了。

  与这个工程相比,木湾所这样的人事调整,都不怎么费心思了。

  虽然人事工作也很重要,但总是可以一步一步来的。

  嗯,就这几天,开个会,把这个事情提一下吧。

  ……

  晚上下班并不太晚,只到九点半左右,张文定就打电话给了梅天容,问她的详细地址。

  得到地址之后,张文定就直奔那边而去了。

  这个电话之中,两个人都没提任何关于灯的事情。很明显,一个不需要修灯,一个也没有去修灯的打算。

  就是去见个面,说不定还会有些事情要谈。

  张文定是这么想的,梅天容叫他过去,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些别的想法,但也有可能,是希望创造一个适合私下里谈话的环境,然后再提出一个需要他帮忙的话出来,在那样的环境下,比较不容易被拒绝。

  尽管考虑到了这种可能,但张文定还是没有退缩的意思,依然前往赴约。

  正如张文定所料,梅天容的家里,灯光亮堂堂,根本就没有坏了灯的感觉。

  “来了呀。”梅天容把张文定迎进屋,拿了双拖鞋给他,道,“你先坐,我汤煲好了,把火关一下。”

  “谢谢。”张文定道了谢,然后边穿拖鞋边问,“今天夜宵是喝汤吗?”

  梅天容道:“我刚学会的一道汤,枸杞甲鱼汤。”

  “枸杞和甲鱼也能够配汤?”张文定吃过的菜品太多,实在想不起来以前吃没吃过这道汤。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那想必应该喝起来味道不错吧,只是,这大晚上的喝枸杞汤,又是一男一女呆在一起,真的好吗?不怕发生点什么?还是,她期待着发生点什么?

  毕竟,这个暗示,已经明显到差不多算是明示的程度了啊!

  “我自己创出来的一道汤,呆会儿你试试口感。”梅天容笑着道,“对了,我还自己做了小龙虾,味道不错的,你先喝口水,然后帮我修了灯,咱们就开始吃夜宵吧。”

  “修灯?”张文定一愣,你这满屋都是亮堂堂的,不需要修吧?

  “我卧室的灯。”梅天容道,“你先喝口水。我关了灯就带你去。”

  说着这个话,梅天容就给张文定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上:“吃夜宵喝汤之前,不适合喝茶和咖啡,所以,先喝点水。”

  “谢谢。”张文定接过水,就在沙发上坐下了。既然她说要先关灯,那就等她关火吧。不过,一个卧室的灯,如果只是换个灯,张文定是没问题的,取下盖子换好灯片,再盖上盖了,那就行了,前提得有新的灯片在这儿。如果是电路坏了,那就没办法

  了,不过看样子,这房间里客厅厨房灯是正常的,电路应该是没问题的。

  喝了一口水,张文定放下水杯的时候,梅天容已经从厨房出来了。“上班那么累,下班了还要麻烦你跑过来,不准怪我啊。”梅天容在张文定身边坐下,没有马上就要他去修灯,而是笑着道,“我一个人住,在燃翼又没办法相信别人,只能叫你过来修灯了。其实我有想过,

  叫个水电工来,但是有点怕,万一发生什么危险了呢?现在网上很多这样的报道,什么送快递的啊外卖的啊,看到单身女人,就入室……”

  这个话没说完,但是意思表露得很清楚。

  这个情况,张文定没遇到过,但也听说过。

  单独一个女人在家里,确实存在一定的危险性。“那都是极个别情况,大部分都是没问题的。”张文定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道,“我们县里,还没出现过网上所说的那种情况。不过,你又有钱又漂亮又有气质,还是要更加注意安全,不随便找人来修是正确

  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以后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打电话,我有时间就自己过来,没时间就叫人过来,总比你自己乱找人要好。”“嗯,我听你的,反正有事我就找你了。”梅天容道。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