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明白,这是侯定波的曲线出招。

  从下面从往上吗?

  这个思路,倒也不错!

  张文定心里笑了一下,觉得未偿不可以这么尝试一次,但这么尝试,却不能完全按照侯定波所设想的来弄,还是要更加突破才行。

  光那三个行局弄出来,也不见得有多专业。而且,有时候吧,专业的事情,你弄得专业了,可并不讨大众喜欢。既然是要棚户区改造,既然是要为全县人民谋福利,改善全县人民的工作、居住和出行环境,那这个事情,除了让三个部门开始讨论之外,还要加上交通、发改、旅游民族等部门才行。甚至于,人大和政

  协那边,也需要建言献策才行。

  这么一想,张文定就对着侯定波点了点头,道:“光三个部门讨论,有点少了。再加几个相关的部门吧,然后人大和政协那边,也要参与讨论。看看燃翼县城具体要怎么规划才更好!”

  这一下,倒是弄得侯定波有点疑虑了:“那么多人参与……是不是太多了点?”张文定摆摆手,道:“老侯啊,燃翼不是你的燃翼,也不是我的燃翼,而是燃翼县千千万万人民群众的燃翼。我们做不到把所有人的意见都收集起来,那就尽可能地综合各方面的意见,让这个改造计划,更

  接地气,更利民生。”

  侯定波眨了眨眼,没说话。

  这个情况,超出了他的设想,他想反对,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但要他同意,那他……至少暂时是不会同意的。

  张文定又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我说得再直白一点,我们两个人,在燃翼干过几年,就要调走了,但对燃翼的规划,是影响到燃翼人民群众一辈子的,不能不听听他们的意见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侯定波从大义上是没办法反驳了,只能很无奈地说道:“班长,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我也认同。不过,咱们这么一搞的话,财政上就承受不住了啊!”

  张文定皱了皱眉:“你是指征收补偿?”侯定波点点头,道:“是的。虽然我们都是为了全县的人民群众着想,但是也有些群众,对我们不是很理解。他们就想着,自己这一片要拆迁了,那就马上加盖加建,室内装修,等到要征收的时候,我们要

  多付很多成本啊!这样的话,财政上会很困难。”

  这个理由,是很正当的。

  虽说这个征收的钱,都是由项目开发商来付,但是,如果征收款能够少付一点,那县里的收入也会多一点。

  侯定波是一县之长,管着钱袋子的,当然要从钱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了。

  对于这个情况,张文定当然也是明白的。不过,他更明白,就算不多招人来参加这个讨论,那就没人加盖加建了吗?就算仅仅只是班子成员开的会,都能够很快传出去呢!

  每次一片地方征收之前,总有一部分人能够提前收到消息,早作准备。

  当然了,更多的人,是没办法提前知道消息的。

  张文定不会因为这个情况,就真的放任所有消息都传出去,然后让人人都把自己的房子这个月多装修,下个月多赚钱。

  这不可能!

  他张文定没有那么蠢。

  “这个不用担心。”张文定摆摆手,很自信地说道,“我们现在需要讨论的,是整个县城的规划,是整个县城棚户区的改造计划,和改造模式。至于哪一片先改造,这个以后再说。”

  听到这个话,侯定波也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是啊,只是做个总体规划,做出来之后,还会在县城的几个显眼位置公示,并且,在县政府的网站上也会公示。像这样的公示,任何人都是可以查看得到的,但看到了并不代表着就会相信,因为这种整体规划,有时候是会做出调整的。就算不调整吧,谁知道完成这个规划,要多长时间?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

  年?

  在没有一年之内就会启动的确却消息下,基本上是没人会去搞建房子啊大装修这些事情的——长远的事情变数太多,谁也不愿意去赌啊!

  如果你觉得这一片一年后就会征收,但实际上,可能十年后还只是在规划图上,并没有征收的动作,那就很郁闷了。

  这样的情况,其实在各个城市,都可以看得到,那些规划图,都是可以随时查看的,但却并没有人因为看到了规划图之后,就马上动手建房子了。

  规划图,终究只是规划图啊!只不过,以往那些规划图,都是由专家来规划的,哪个城市提出一个什么要求,希望达到什么样子,然后,就交给专家去规划。但这一次,张文定却不想玩这种路子了,他希望让县里的群众也能够参与一

  下,听听他们的意见。

  这并不是说张文定就不重视专家的作用,他只是不仅仅重视专家的作用,他还重视了县里居民的作用。

  说到底,县城搞得怎么样,那是要给县里广大的人民群众来用的,来体会的,所以不能忽视了他们的意见。

  侯定波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又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对着张文定道:“我跟同志们商量一下吧。”

  侯定波是真的不愿意一下子就把权力放得那么宽,他想着那三个部门,自己能够施压,但是一下子放到那么宽,还怎么施压?

  谁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啊!

  从张文定的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车里,侯定波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了。

  他觉得张文定这是在瞎胡闹!

  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建设局、国土局、规划局,他们搞这个都是专业的,别的部门掺和进来干什么?更别说把人大和政协那边的人也叫进来了!

  这是搞专业的工作,这不是开玩笑!他觉得,这个班长,干工作有点不靠谱,有点想当然,不够理智,太感性了!再由着张文定这么胡闹下去,燃翼县的情况不容乐观啊!到最后,还是要我侯定波出面,才能够给燃翼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