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张文定倒是没料到,吕万勋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什么问题?”

  张文定看得出来,吕万勋说这个话,并不是信口开河,故作惊人之语,而是可能真的存在什么问题。

  别看张文定到燃翼的时间不短了,但要说对县里的事情都摸清楚了,那是不可能的。

  许多事情,只有遇到了,才会反应过来,这特么又是从哪儿钻出来的事情啊?

  这种时候,只有那种在燃翼呆了至少十年以上的人,才会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有些什么根源。

  所以,吕万勋一说怎么改是个问题,张文定就重视了。

  吕万勋脸色凝重,然后皱了一下眉头:“棚户区改造,就我看来,从城边上开始,比从县城里开始更合适。”

  城边上……县城的城边上,说是城郊,但实际上,就是乡里。

  这是县城改造,不是乡镇改造啊,从城边上改造,是个什么道理?

  张文定到燃翼来了之后,所经历的老城改造项目,还就只是一个劳动路的改造——那是火灾之后,不改不行,没什么阻力。

  然后,像几个房地产公司搞的房产项目,规模都不大,说不上是旧城改造。

  这些,跟现在要进行的棚户区改造项目相比,体量太小了,没有可比性。

  现在,张文定要搞这个棚户区改造,前面那些工程只能做个参考,而不能当成成功的试点,然后按那样的模式推进。

  还没开始开会讨论,吕万勋就提出这么一个搞法,看来这事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

  张文定想了想,道:“从城边上开始,有什么优势吗?”“从城边上开始,拆迁补偿支出会少很多,这是最大的优势。”吕万勋道,“还有,从城边上开始,拆迁阻力也小很多。还有一个,就是城边上的人,对城市生活更向往,他们内心其实是很希望把自己划为城

  里的人的。”

  这三个理由,张文定也明白,但是,光这三个理由,还不够啊。吕万勋也知道光这三个理由不够,又继续道:“在城中心开始的话,不管是民房还是门面房,补偿都很难谈,最主要的是往往只要出来几户钉子户,一搞可能就要几年。我们要搞这个棚户区改造,时间上拖

  不起啊!”

  张文定皱了皱眉头,道:“城边上……基本上都是农村吧?燃翼民风尚武,农村宗族势力大,拆迁更不好搞吧?城里的,再怎么说,都是单门独户的,没那么多同宗同族的人一起闹事。”听他说到这个,吕万勋就笑了起来:“正因为农村宗族势力大,所以搞拆迁才更好搞。只要把几个村干部召集起来,价格谈拢,拆迁工作都不用县里操心,村里面自己就能够搞几抬挖机,最多一个月,拆迁

  得干干净净!”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有点不敢置信。

  有这么容易?

  吕万勋就解释了一句:“有些工作,单门独户的好做,但有些工作,一个宗族,只要决定下来了的事情,纵然有些个别人不同意,也不敢闹事,不然在宗族里就呆不下去了。”

  这么一解释,张文定就明白了。

  这事儿,确实是这样。

  有些工作啊,你好言相劝,他不听,但有人恶语相向,事情就解决了。

  看来,吕万勋不仅仅只是因为在燃翼工作时间长,接地气,才明白这个道理,有可能跟他现在的职务也有关系。毕竟,他现在是政法工作的负责同志啊!

  如果单从工作进度上来讲的话,从城边上开始,倒是真的比从城中心合适。

  “从城边上开始,那这就是扩大县城范围,造新城?”张文定沉吟了一下,还有疑惑,“不过,造新城的话,成本虽然比在老城区少得多,但建了房子会不会有人买?新城建起来之后,会不会成为……空城?”

  本来他想说鬼城的,但话到嘴边,还是用了空城二字。

  燃翼是个穷县,不是地级市,这种县城的吸引力,以后不好说,但就目前来讲,貌似并不大啊!

  吕万勋道:“拆迁户回迁。另外,我们第一个棚户区改造的位置,就设在高铁站附近,把高铁站那里设计一个高铁新区……”

  “高新站还没有正式批下来呢。”张文定叹息了一声,虽然说批下来的可能性很大,但只要一天没有正式下文,那就还存在一定的变数。

  最主要的是,高铁站没批下来,那就没办法做规划——这个规划得等到高铁站的铁路线的规划确定之后,才能够开始做,不有跟高铁站的规划有冲突。

  当然了,只要高铁站一批下来,那高铁站的规划其实就确定了,县里也就可以在高铁站附近搞新铁新区了。“今年不就会批下来了吗?”吕万勋不以为然地说道,“而且,批下来的话,也肯定是按照前期的规划批,不可能更改吧?我们就按照前期规划的高铁站,再加一倍的面积留出来位置,别的地方,从高铁站到

  县城之间这一段,都可以搞改造了,这没什么影响。”

  这个……确实没什么影响。

  “那如果没批下来呢?”张文定还是有些不确定。“没批下来也不要紧,以后再报就是了,反正棚户区改造是要改的。”吕万勋道,“以修建道路的名义,这样补偿会低一点,棚户区改造之后,就炒作高铁新区的概念,拉高那一片的地价,后续的开发商买地

  就会出高价钱,我们县里财政也就活了。”

  张文定看着吕万勋,这家伙说得头头是道,算盘打得很精啊,不去县府干个一把手,真是屈才了。

  眼见张文定还在犹豫,吕万勋又道:“棚户区改造的工程量大,持续时间长。第一个项目,一定要搞个开门红啊!如果从县城里开始搞,遇到几个不开眼的,到时候会很麻烦,会影响到后续工作的推进!”张文定看了看吕万勋,一脸平静地说道:“棚户区改造的工作……是要由县府具体执行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