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提醒吕万勋,或者说是在疑惑——这事儿我就定个大方向,基本上可以肯定是要交给侯定波来具体执行的,你吕万勋可以分点利益,但大头轮不上你,你怎么会这么热心?

  说到底,这是一个很明确的政务工作。

  张文定也不可能一直把着所有的权力不放,只要侯定波识相,张文定是乐意让侯定波多分担一些工作的。

  说到底,谁也没有三头六臂,一个县的工作,还是要更多的妥协与配合。

  吕万勋瞬间就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苦笑一声:“班长,我就是燃翼本地的人,自然是希望燃翼会发展得更好。”

  这个原因,一般没多少人相信,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张文定也不知道吕万勋这个话是真是假,估计,也确实有几分是出于真心吧。

  换位思考一下,谁不希望自己家乡好呢?

  不管他这话是出于什么心理,张文定听得都还是挺舒服的。

  “要是都像你这么想,那我们的工作就好干多了。”张文定点点头,感慨道,“你把这方面的工作想法……在会上提一下吧。”本来,张文定是想让吕万勋形成一个文字性的东西,但突然反应过来,这事儿下面几个相关的行局可以形成文字性的东西,县府里分管的副职,甚至是县府一把手侯定波都可以形成一个文字性的东西报给

  他,但吕万勋不行。

  职责不是这个啊!

  但是上会了之后,提一提,这是个完全没问题的。

  “嗯。”吕万勋很干脆地应下了这个任务,然后又问,“那这个补偿形式,县里准备怎么搞?”

  “嗯?”张文定疑惑地问了一句。吕万勋道:“置换和补钱的比例,农村和县城是不一样的,各有侧重,对县财政的影响也不一样,工作难度也不一样,咱们既然大规模的搞棚户区改造,就要考虑到这个问题。另外,是不是划一片安置区?

  安置区是由县里统一来规划,还是只划片,让他们自己建?”

  “这个……再讨论吧,还要看财政那边现在具体是什么状况。”张文定也有点犹豫,这事儿并不好马上决定。置换,就是征收补偿的时候,用产权调换的办法,把旧房子拆了,补偿相同面积的新房子。当然了,实际换作中,不可能完全按照老房子的面积进行补偿,有可能多一点面积,也有可能少一点面积,其中

  的有点差价,或退或补。

  补钱,这个更容易理解,就是把要拆的房子评估一个价格,然后换价格补钱,拿了钱之后,你再去买房。

  划安置区的话,这个就比较复杂。有些安置区,是统一建好房子了,拆迁户统一选房;有些安置区呢,是只划一块地,然后把地上的划出一栋一栋房子的宅基地位置,每个宅基地八十至一百平米的样子,然后规定最多修几层,然后再补钱

  ,让拆迁户拿着钱,自己去建房子。

  三种方式,都有人喜欢,但对于县里来讲,这种三方式,也各有优劣,而且要因地置宜才行。

  所以,张文定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急着表态。

  这个事情,都可以在确定下来之后,再去讨论。吕万勋听到这个回答,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我觉得啊,高铁站那边,既然以后的规划也是县城的扩张之内,那还是给他们置换房子吧,这样更利于征拆工作的开展。乡里的人,又想进城,又故土

  难离,对房子的要求,还要有天有地。给他们建一片联排的别墅,然后再建一个高层的小区,让他们自己选吧。”

  “不补钱?”张文定扬了扬眉毛。

  “补。”吕万勋摇摇头,道,“完全不补钱不可能的。补钱的比例控制一下,百分之二十以下吧。”

  “这个有点低了吧?”张文定问了一句,又摇了摇头,“这个以后再说。等到这个工作正式户动之后,综治保障上,你这边要把工作做好,不能出纰漏!”

  这是个苦差事,但完全是吕万勋职责范围之内的,躲无可躲,只能点头道:“重点项目,我会亲自去警察局坐镇。”

  张文定点点头,不再说话。

  今天吕万勋的提议,虽然都有道理,但是总让张文定觉得有怪异。

  这个吕万勋,积极得有点过分了啊!

  这么积极,要说完全只是因为吕万勋对家乡的热爱,张文定肯定是不相信的。

  只是,张文定也不会主动开口相问就是了,只要吕万勋不乱来,他也懒得理会吕万勋首先提出来高铁站这里改造,是不是有什么私念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提议,可性是很高的。

  至于最后是不是就要采用吕万勋这个提议,那也不能光听吕万勋的一面之辞,还是要多方讨论。

  张文定以为吕万勋说不定会自己提个要求,但吕万勋没有提什么要求,又说了两句与工作无关的话,吕万勋就告辞了。

  来向张文定就棚户区改造工作进行探询的第二个班子成员,不是县委这边的人,而是县府的。

  县府的二把手,常务副,余世文。张文定在县府的时候,和余世文相处得还是很不错的,那时候余世文不是二把手,只是一个新来的,分管的也只是农林水方面的工作,但有张文定撑腰,他胆子很足,不仅仅和张文定一起硬顶了林业厅,

  而且也和望柏开发区打了擂台。

  二人之间,可以说是有着深厚的工作友谊的。

  只是,随着二人工作岗位的调整,虽然不能说疏远了,但也没有以前那么配合无间了。

  木湾的问题,余世文是支持了张文定的,但实际上,在更多的实际工作中,余世文更多的,是要服从侯定波的意志。虽然侯定波目前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力,可现在已经出现了和张文定比力气的苗头,现在听到了棚户区改造的消息,余世文感觉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恐怕不会很好做,所以要过来探一探张文定的意思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