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客套了两句,余世文就直奔主题地问:“班长,听说要搞棚户区改造了?”

  张文定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不是一直在搞吗?”

  这个一直搞,指的就是房地产开发项目,县里哪一年都有。

  余世文道:“听说要大规模地搞?”

  张文定点点头:“县城的面貌,你也是知道的。不说跟市里相比,就算跟其他几个县比,也是最差的。”

  这个确实,燃翼县城,虽然劳动路改造工程,以及几个房产项目的开动,有了些新城市的样子,但大部分区域,真的很破很旧。

  城市的发展,当然是要拆旧房子建房子的。

  县城里的各条马路,也要大力的扩建整修。

  不过,在修路这个事情上,县城的路,真的还不如乡里好修,至少征拆工作在乡里容易搞一点。“嗯,这个确实。”余世文定点点头,“咱们县里的面貌,确实需要一个大的提升了。沿海地区一个镇,甚至是一个村,都比我们县城要好。咱们的棚户区改造工程,要尽快上马,这样也有利于我们对外的招

  商引资。”

  张文定也点了点头,问:“财政上现在什么情况?”

  “没钱。”余世文苦笑一声,摇摇头,“虽然现在比以前宽裕一点了,但总体来讲,还是没钱。还是赤字……”

  好吧,赤字……

  张文定也没指望不赤字,那不现实。

  张文定也不想知道赤字多少,他只要确定,县财政没钱就行了。

  反正先把项目定下来,没钱财找钱就是了。

  “修路这些公共设施,上PPP模式怎么样?”张文定看着余世文,很认真地问道,财政上既然拿不出来钱,那就先作没钱的打算。你这边,有没有问题?”

  “现在PPP模式也不是那么容易上的。”余世文迟疑了一下,“市发改能不能批,还不确定……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他们不批我们就找市里要钱。”张文定轻笑一声,这种事情,市发改一般不会阻的,省发改也会通过。

  地方上没钱,但公共设施又要搞起来,那是对人民群众的服务!

  没办法,只能用PPP模式了。

  余世文也笑了起来,问市里要钱也就是说说而已,不可能要到太多钱的。市里自己每年都缺钱呢,恨不得天上掉一堆才好。“公共项目这一块,你要把好关,负责好。”张文定直视着余世文,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来燃翼的时间也不短了,县府的工作,方方面面的也都了解,分管着财政,棚户区改造的项目,你的工作,是重中之

  重啊!”

  这个话,听得余世文有点心惊肉跳了。

  班长,你这么说,是要我和侯定波去打擂台吗?虽然我有你的支持,但是……他毕竟是县府一把手啊,我不可能打得过他啊!

  “论对燃翼的感情和了解,我们都对班长你特别有信心。”余世文真心不想夹在中间为难,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道,“相信在您的带领下,县里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会取得可喜的成绩。”

  听到余世文这么说,张文定就知道他误会了,心里忍不住暗暗叹息,权力真的容易让人猜忌啊!

  以前的余世文,说话的时候,没有这么小心,也不会这么打太极的。

  余世文这么说,肯定是不如张文定的意,但张文定也没有生气。

  不管怎么说,余世文对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尊重的,而余世文现在的处境,张文定也能够理解。在这种时候,他不会硬逼着余世文跟侯定波对着干,没有那个必要。

  他只是有点郁闷,竟然连余世文也不理解他。

  在张文定的心里,并没有要把侯定波的权力的都管着的意思,真要是那样的话,乡镇自来水的项目,他完全可以不同意,棚户区改造的项目,他也可以自己牢牢的把在手里,不用交给县府去做。

  但他没有那样,他还是在一步一步地把项目和权力去交给侯定波。

  只是,侯定波这人有点利功心过重,搞项目的时候,怕是会急功近利,只看着眼前的利益,而忽略了长期的利益。

  基于这一点,张文定才希望让余世文在县府里面,能够对侯定波形成一定的钳制,让侯定波搞项目做决定的时候,不要头脑发热,要仔细斟酌。

  燃翼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可不能由着侯定波瞎折腾。想着这些,张文定就放缓语气,语重心长地说道:“世文同志,你对燃翼的方方面面都算是有过深入的了解了,我希望你在工作中,多从燃翼的实际出发,勇于担当,对县府的工作多提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

  和意见。燃翼现在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做任何工作,都要有长远的规划!”

  这个话,说得不怎么严厉,但也不是很明显,余世文能不能听进去,张文定也不敢保证。

  但张文定能够确定了,余世文是能够听得懂这个话的。

  毕竟,都已经着重说了对燃翼有深入的了解了,潜台词就是侯定波对燃翼没有深入的了解。

  只是,听懂了意思,不见得就会按这个意思来啊!

  说不定,余世文现在也想着出大成绩呢?

  人心啊,自古就最难料。

  余世文确实听懂了张文定的意思,只是,他有点想歪了,他觉得,张文定这似乎是在给他许诺,以后让他在县府里面多一些权力。

  现在这个情况下,余世文也没时间太过于细想,马上就接话了:“班长你放心,县府的工作,我会及时向您汇报的。”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知道余世文想歪了。

  可是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纵然余世文想歪了,他也不能够再解释一遍,那样的话,余世文就会很尴尬。

  总不能说,我没有打压侯定波的意思,只是想让他不要急功近利?深深地看了余世文一眼,张文定也不想解释什么了,这事儿越解释会越不清楚,而且,他心中觉得,让余世文这么误会,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