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黛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人,见识还是高于常人的,刚才只是关心则乱,现在一冷静下来,也就没有了马上打电话给武云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事情的发展真的超出了预料,她还是会给武云打电话,并且让武云想办法的。

  不管怎么说,武云出面,甚至是武云请武贤齐出面,这事儿解决起来,都比张文定自己一个人面对要轻松得多。

  武贤齐没过问这个事情,石盘省里可以装作不知道,不用给武贤齐面子,可如果武贤齐亲自过问了呢?

  面子面子,就是要面对面啊!

  现在嘛,科技发达了,不用面对面,隔着电话,也可以感受到一点面子的。只是,要让武贤齐亲自过问,那至少也要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了,纪律部门的人找上张文定谈话了,他才有理由过问——就问一下张文定同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有问题,一定要按党纪国法,严肃处

  理!

  这才是过问的时候,合适的时机和应有的态度。

  而现在,武贤齐完全就没办法过问啊。

  总不能说,张文定怀疑有人举报他,所以我来过问一下?

  一省封疆的面子,不是这么用的!

  “那你现在怎么办?”黄欣黛沉吟了一下,道,“要不,明天去省里一趟,看看究竟怎么个情况?”

  张文定有点迟疑:“现在县里正是关键时刻……”“在你们这些人眼里,哪一天的工作,都是关键时刻。”黄欣黛没好气地抢白了一句,然后又放缓语气道,“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你可不能坐以待毙!你看看燃翼现在的成绩,你愿意就这么放弃了,任由

  他们把你的心血搞得乱七八糟吗?”

  这个当然是不愿意的。

  “行,那我工作先放一放,明天就去白漳。”张文定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一瞬间就有决断,明天就去省城,和白珊珊见一面,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嗯,光明正大的去吧,找个工作上的理由。”黄欣黛毕竟是女人,而且是大家族出来的,对于搞斗争还是非常注意细节的,“不要让县里的人起疑心,免得有人跳出来搞风搞雨。现在这种时候,县里一点乱

  子都不能出!”

  “工作上的理由啊。”张文定开始想着,什么工作比较适合,“这个工作,就不能是一个简单的工作了,得比较重要才行。这两天省里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会议要我去开……”“就说去省发改委,催促高铁站的确定,还有一些别的重大项目的审核。”黄欣黛都帮张文定想好了,“然后,你还可以往交通厅啊财政厅啊跑一跑,不管能不能跑下来项目和钱,反正跑一跑就行了。最主要

  的,是高铁站。你们这儿高铁站不是一直还存在争论吗?”

  “高铁站的确定,得跑铁道部吧?”张文定迟疑了一下,“这样会不会让他们怀疑啊?”“部里你们够不着,跑了也白跑,纯粹浪费钱。”黄欣黛道,“这事儿,只要你们省发改委和你们市里肯下大力气,你们县里的高铁站就没跑了!你就去发改委跑吧,其实就是个借口,有这个借口,你就可以

  光明正大的去省里。”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文定自然也就不再多想了。

  明天就用这个借口去省里,当然了,这个借口,也不用跟班子成员们都说一遍,只要让委办主任崔建勇知道就行了,然后有人找他,崔建勇自然会一个一个地解释,这样就会把消息轻轻松松的散出去。

  这个套路,大家都是这么用的。

  至于说怀疑……搞事情的人或许会怀疑一下,但是没搞事的人,基本上是不会怀疑的。

  更何况,之前,吕万勋还提到过棚户区改造项目要从高铁站附近开始,搞个高铁新区的概念出来。既然要搞高铁新区,那肯定要尽快把高铁站的选址定下来啊!

  望柏市里的高铁站是定了的,燃翼县的高铁站,因为和一个镇的高铁站之间相隔太近了,所以,现在还有争论。

  这个早点定下来,早点通过环评,早点开工,方方面面都才能够早点受益。

  ……

  一大早,张文定就从黄欣黛家里出发,到了办公室,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包,叫过来崔建勇一番叮嘱,便带着秘书上了车,直奔省城白漳而去。

  白漳。

  张文定并没有一到就把白珊珊叫出来,而是先去了省发改委。

  既然说了要来跑项目,那肯定就是真的跑项目,而不仅仅只是拿这个当借口。高铁站的项目,张文定可以说来得非常巧,就算他不跑,其实这个项目也归他们了。省发改委反馈的情况是,这条铁,铁道部已经在昨天通过了,现在就等着环评报告,甚至有消息传出来,环评报告也没

  问题,只是出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这个消息,让张文定心情大好,出来之后没有急着再跑别的厅局,直接就给白珊珊打了个电话:“我到白漳了。”

  “哎,好的,那下班我给你打电话。”白珊珊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她这个反应,让张文定刚刚才好起来的心情又蒙上了一点点阴影。

  这个反应,太不正常了。而且,听她说话的声音力度,似乎也不是在开会,应该就是在办公室里上班。

  可是,就算是上班,也不可能不能多说几句电话吧?

  有时候,仅仅一个态度,不需要多说话,就能够透露出很多消息,说明很多问题了。

  看来,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想到这里,张文定也就不急着到处跑了,甚至都没联系徐莹,直接就在酒店房间里休息,等着白珊珊下班。

  时间过得很快,下班时间刚到,白珊珊就打来了电话,连称呼都省了,直接开问:“你在哪儿?”

  “酒店里休息。”张文定道。白珊珊道:“那你出来吧,你一个人来就行了,别开车,打个车,直接到南门口码头,我们在那儿会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