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良心来讲,白珊珊的这个提议,真的是完完全全从张文定的角度出发,为了张文定好,而且,也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只是,这是白珊珊认为的可操作性。

  甚至,如果换成任何一个跟张文定差不多身份的人来看,这都不失为一个很靠谱的办法。

  然而,对于张文定来讲,这事儿真的没多大的可操作性。

  因为,他在省里,不认识什么很有权的领导。

  武贤齐在石盘的时候,张文定到省里来,也就只是到武贤齐家里,并没有借着武贤齐的名头,大肆结识省里的头头脑脑们。

  现在遇到难题了,而且武贤齐又离开石盘了,他找谁去?又到哪儿去跑一跑?

  非亲非故的,连个去人家家里的由头都找不到啊!

  “平时没烧香,临时抱不了佛脚啊。”张文定笑了笑,道,“你别担心了,没事的。”

  白珊珊目光闪了闪,欲言又止。张文定知道她还在担心,便又安慰道:“我本来就没事,现在就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到白漳来,主要还是为了工作,为了见见你。至于你说的跑一跑,没必要,本来没事的,这么一跑,还显得心虚

  。”

  听到他这么说,白珊珊也就不好再劝了。

  张文定怕她心里不舒服,就笑着道:“其实主要是我在省里认识的人,也就几个厅级的干部,在这事儿上,他们根本使不上力,所以,就别去麻烦他们了。”

  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张文定自己明白自己的事情,认识的几个厅级干部,也就是省里的地税、民政、财政、林业、交通这几个单位的人。

  有一把手也有副职,但都没有深交。

  有些,不仅没深交,还交恶了呢。最显著的就是林业厅了,双方的恩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结下的梁子估计就没办法解开了。而民政厅呢,虽然双方现在有个树葬陵园的项目在合作,但是呢,张文定毕竟在民政厅办公室动手打了人的,这

  关系又能好到哪儿去?另外几个单位就不说了,地税,张文定在那儿工作的时候,也没受到太多的重视,现在就更不用说了,交通和财政这两个,有武贤齐在省里,他们对张文定自然还是很照顾的,没了武贤齐在省里,他们认

  得张文定是谁?

  这种事情,张文定是很有心理准备的。

  所以,他到省里来,就是为了工作和见白珊珊,看看白珊珊能够给他一些什么样的消息。至于说找人请情递话什么的,真的没想过。

  真的要到了找人讲情递话的程度,还不如直接找武贤齐呢。

  这些话,张文定没必要对白珊珊讲。

  白珊珊看着张文定,满脸的不可思议:“你那么好的资源,竟然只认识几个厅级……”

  张文定也颇为无奈,道:“我就一心只想着干工作了,没太在意总是往省里跑啊!”

  白珊珊想吐血了,这都什么事啊!

  你的大舅哥是石盘的一省之长,趁着他在省里的时候,你竟然不知道借他的光,多经营一些自己的人脉?

  虽说按以往的惯例,一省之长基本上会顺序接班,当上一省封疆,但调到外省的例子也不少,你就一点都不做准备的吗?

  “你还真的是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啊!”白珊珊都有点恨铁不成钢了,“你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这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这是……”

  白珊珊都有点找不到话来说张文定了。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张文定现在的手里的资源,会这么匮乏!

  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区县一把手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啊!

  只知道做事情,不知道经营自己的人脉资源,这说得好听点,是不成熟,说得难听点,是自负,是自大!

  这个事情,真是越想越生气。

  张文定是怎么也没料到,白珊珊会因为这个事情而生气。

  他在燃翼强势,是因为对燃翼的工作需要,不强势不行。而他本身从小打底子,还是道家的思想,有点顺其自然的意思。

  说得好听点是顺其自然,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不喜欢听别人指挥。

  这样的性格,你让管理下属,是没问题的,因为可以强势,但你要让他经常去讨好上级,这就很困难了。

  对下级可以强势,但上级没办法强势啊!

  可以不听下级的指挥,但面对上级的时候,难不成也来个不喜欢听上级指挥?

  所以说,与其说他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倒不如说他不喜欢跟上级打交道的时候,心里面的那种感觉。

  这样的性格,其实并不合适要权力场上行进,但张文定毕业一头撞了进来,也只能继续了。

  这是他的修行。

  虽然他还没有发愿心,但燃翼县的发展,就是他的一场修为,不说要绝对完美,至少也要达到了初步的效果,才算是他经历过了一场修行。

  要不然的话,中途离开,他的修为,也就再无寸进了。

  性格很难改变,但张文定对白珊珊毕竟不一样,看到她这么生气,倒也有些心虚,哄着她道:“好了,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都会过去的,我不会有事。”“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白珊珊一脸寒霜,“可是,就算你不会有事,但到时候,燃翼县里,极有可能会就成为另一个格局了,而且,你们望柏市里还可能趁机往燃翼再安插几个人,到时候,你的大部分精力

  ,可能就没办法去干工作了,而是要不停的协调方方面面的矛盾……”

  “放心,放心。”张文定继续安慰他,脸上神情无比坚毅,“局面再困难,也不会比我刚到燃翼的时候再困难。以前我都不怕,现在怕什么?”白珊珊道:“你想得太简单了!我怕到时候先调查你,然后没查出来问题,就显得冤枉了你,冤枉了之后再给你一个补偿。怎么补偿呢,到望柏市里一个行局里当一把手,正处的职位,再增补你一个市政协的副主席,级别上到了副厅,方方面面都说得过去,就你吃了闷亏!”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