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话,易震豪就愣住了。

  这事儿……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么一个纪律方面的检查,还能够有这样的操作模式吗?明知道查不出来问题,而要查一下,然后再用补偿的方式,把人明正言顺的升上去,再用奖励不足的理由,阻止他出任重要的副厅岗位,而是放到

  了人大或者政协,这真是极高明的方式啊!

  级别上去了,实职也是不大不小一个行局的一把手,这说到哪儿去,都是天大的好事啊!

  毕竟,张文定现在当上燃翼一把手,还没多长时间呢。

  真要按规矩一步步升,他至少也要干上一届的燃翼县一哥才行,说不定,五到八年之后才能够上到副厅呢。

  提前几年上副厅,哪怕是武贤齐,都没办法表达不满,还必须得承别人的这个人情!只是,张文定自己的打算,对于副厅暂时还没太大的想法,他想要的,是把燃翼县里的经济搞上去,民生搞上去。真要把燃翼从一个穷县带到了全市第一,甚至是全省前几名之内,他的级别想不上去都难

  啊!

  而现在,眼看着,燃翼的发展,在今后几年,肯定会有一个极大的飞跃。

  这种时候,他当然是打定了主意不愿意离开燃翼的。

  只是,如果有人要用这种办法让他离开,那他到时候除了接受,还能够怎么样?

  拒绝,不是说想拒绝就拒绝得了的。

  这时候,张文定的心才真正有点乱了,也深深的明白,自己这一趟省城,来对了!

  如果不来这一趟,不听到白珊珊说的这些话,他还会不太在意呢。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知道,自己没犯什么大错,就算是被省里给规了,最终也会还他的清白。

  可是,如果事情的发展,并不是还个清白就结束,而是要让他高升呢?

  这就是一个很郁闷的事情了!

  “你说的这个……”张文定眉头皱了皱,“有多大的可能?”

  “我怎么知道有多大的可能?”白珊珊没好气地说道,“我只能说,有这种可能,但这种可能会不会成真,谁也不知道。”

  这时候,不管是白珊珊还是张文定,都没在意手机已经没有放在盒子里了。

  说到这里了,谁还记得做那么严密的防备啊!

  最主要的是,他们先前可是一直在谈感情,然后,是在谈感情的时候,谈着谈着,就谈到了现在张文定所面临的处境,当然就不会去细想手机会不会被人监听了。

  毕竟,他们又不是安全部门或者是搞刑侦的专业人士。

  警惕心,有最小心的时候会有,但在小心过后并且放松的时候,基本上都不会有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张文定拍了一下腿,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客厅里缓步走动着。

  白珊珊知道,他在思考对策,暂时不方便打扰他。

  只是,这基本上是一个无解的事情,什么样的对策,似乎都解不了眼前这一局啊!

  这一局,布局的人,布得太深,而且,初看像阴谋,但如果真的按白珊珊刚才的分析理解的话,那就是阳谋了。

  阳谋堂堂正正,却最难招架!

  白珊珊能够想到这一点,但却没有解开这一局的办法。她看得到问题的所在,可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

  或者说,她也不是能力不足,实在是实力不够。

  若是她有足够的话语权,直接就可以不让人对张文定进行检查了,那要就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可她没那个话语权。

  看着张文定心神不安地走来走去,白珊珊内疚极了。

  她很心疼。

  她不希望她爱的男人,遇到这样难解的困难。她不喜欢这种自己眼看着爱的男人有困难,但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张文定没有像白珊珊那么多感情上的活动,他这时候也不会去考虑在这个事情上,自己要有什么感情上的感受。

  遇到事情了,理性分析,才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感情用事的话,往往会把事情搞得更乱。

  这个事情,目前看起来,如果被动接受的话,事情的发展就只能一步步向着白珊珊预料的方向上去行进。这个情况,不能够以不变应万变了,而应该要主动出击,将危机化解于无形。

  只要自己掌握了主动,事情发展的节奏,自己不说能够完全掌控,至少也能够把握一部分,这样才不会完全被动,在关键时刻,自己才能够避免事情往自己不想要的方向去发展。

  只是,主动出击的话,又要怎么主动呢?

  这不是招资引资抢项目,也不是人事问题上的争锋,甚至可以说,这都不算是较量。只是检查,是从上往下进行的一行习惯,面对这样的情况,张文定还没听说过有谁可以主动出击的。

  没有什么成功的例子可以模仿,得自己找到一个适合的方法,找到一个方便发力的点,这样才能够有机会主动。

  只是,自己现在了解到的情况少得可怜,又从哪儿找到方便发力的点呢?

  这么想着想着,张文定的脚步就越走越慢,最终在窗户边站定,望着窗外,思绪如潮。

  见张文定站在那儿不走了,白珊珊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也别急,也许是我想多了呢?可能,也许,应该没那么复杂吧……”

  她这个话说得相当不自信,用词也是极为不肯定,显示着她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个话。

  张文定这时候反应过来,自己让她太过于担心了,顿时就收拾好心绪,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道:“嗯,应该没那么复杂的。放心吧,没事。”

  这事儿既然一时半会儿的想不出来一个很好合适的好办法,那就先不想了。

  大男人的,没必要让女人为自己担心。

  白珊珊知道张文定是这安慰自己,但也不想让他心情太沉郁,就假装不担心了,笑着拉起他的手,道:“走,带你看看我的房间,看看这个装修风格,还有我的床上用品,你喜欢不喜欢。”你的床上用品,问我喜欢不喜欢?张文定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