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不会真的要在她这儿住下来吧?

  张文定虽然接受了她,但那是口头上的,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但却并不能做到完全接受。

  拉拉手,抱一抱,这都没问题。

  可要在她这儿的留下来一晚上,似乎这个进展就太快了一点,显得过于急切。

  白珊珊一下就看穿了张文定心里的犹豫,笑着道:“放心吧,只是让你以后来白漳,有个地方住,并没有要你今天晚上就从了我,真不知道你怕什么怕。”

  人家一个女人,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文定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再犹豫下去,那不就是要打白珊珊的脸了吗?

  当然了,他也不可能直接就答应了以后来白漳,就在她这儿住。

  真要住的话,去徐莹那里住倒还习惯一些。

  不过,最合适的,还是住酒店,省心。

  这些话没必要说出来,张文定随着白珊珊一起,开始参观她的三个房间。

  三个房间,都是按卧室装修的,一个主卧,两间客房,并没有像大部分人家那样弄一个房间当书房。“如果房间多的话,我其实还是想弄个书房的。”白珊珊边走边解释,“不过,总共也就三个房间,那肯定只能都做卧室了。我是这么想的,给你留一个房间,给我妈留一个房间,我一个房间,你们来白漳了

  呢,就可以自己住自己的房间了,也不用收拾床单什么的,自己睡自己的。”

  张文定心想你这打算还真是让人没办法说了,给我留个房间,这事儿你敢让你妈知道吗?

  另外,你爸爸来白漳了的话,合着你还要赶他出去住酒店吗?

  满肚子的话想问一问,但张文定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只是左顾右盼,装模作样地问道:“那你就没地方办公了啊?”“我又不像你那么忙,天天把家都当成了办公室。”白珊珊笑嘻嘻地说道,“我现在的工作,基本上上班时间就能够做完,没多少可能会出现下班了把工作带回家的情况。而且,我们的工作性质,事情多的时

  候那就加班,没做完的事情也不适合带回家做啊!”

  “这倒也是。”张文定点点头,随着她又走向了另一间房,嘴里却道,“不过,感觉你这儿少个会客室。”

  “客厅不就是会客室?”白珊珊笑着道,“我一个人住,来了客人,就在客厅里坐啊,又不用避嫌什么的。总不能谈个事情,还要把人领到另一个房间,然后当客厅空着吧?”

  这个话让张文定完全反驳不了。

  是的,她是单身啊,不像是在一个家庭里,有些话,不合适让家人参与,就要一个会客室。在她这儿,就她一个人在家,哪里不是会客室。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笑了笑,没再多问了。

  “你一时书房,一时会客室的,是不是觉得三个卧室太多了?”白珊珊看了他一眼,道,“那我就把一间房间改成书房,另一间房留着给我妈住,那以后你过来的话,就只有和我一起住了……”

  张文定突然想撞墙了。

  怎么说着说着,又把话题绕回到这里了呢?

  我的珊珊啊,你怎么说也是个正处级的干部了,心里能不能多想着一些工作?整天就想着感情上的事情,这容易伤脑筋。

  “不用改,不用改。”张文定赶紧摇头,“你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真搞个书房的话,确实是太多余了。而且,现在看书查资料都是电脑手机,又方便又实用。”

  “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想和我一起住。”白珊珊不满地嘀咕了一句,然后又道,“那你看我这个装修的风格和色调还要不要再换一下?或者这些柜子再换一套?”

  白珊珊这个新家里的装修风格,不是很豪华的那种,看着非常的简洁明快,是浅色为基调,家俱也是按这个风格来的,跟一般的机关干部那种稳重的风格不同,倒是有点像职场精英的风格。

  对于房子的装修,张文定其实没有什么挑剔的,他是各种风格都能够接受的。再说了,装修这种事情,其实是很麻烦的,真要让她再弄一次,那也太折腾了。

  所以,张文定很认真地说道:“这样挺好,住进来就让人觉得心都年轻了。以后我要买个房子的话,也像这样装修。”

  “你就算了吧。”白珊珊笑了起来,“你以后要买个房子,装修费估计比买房子的钱还要多。”

  这么说虽然有点夸张,但想一想武玲几处房子里的装修,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价格,但想必费用也跟房子的钱差不了多少吧。

  “我对这些都不挑剔的,其实只要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张文定摆摆手,道,“我住酒店都是住的一般的房间,套房都没住。”这么说,不是要展示自己有多节简,而是要说明,住,真的就是这样,能住就行,没必要为这个事情花太多的精力。当然了,像武玲那种有时候带着保镖和顾问团队的,住酒店往往都是包一整个楼层,这

  种要另当别论了。

  “我是说你装……还是说你们有钱人都返朴归真了呢?”白珊珊带着几分羡慕地说道,“我要有你们那么多钱,我什么工作都不做了,满世界去旅行。”

  张文定心想我个人的资产你还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估计又要惊叹一番了吧。

  不想和她过多的谈论钱这个问题,张文定就转移了话题:“你现在的生活,就已经够让人羡慕的了。最近有没有跟老板联系过?”

  老板,指的就是木槿花了。

  虽然木槿花已经去了京城,但他们二人,还是视木槿花为老板的。“我想过给她打电话,但觉得还是先和你见个面比较好。”白珊珊不知不觉,又带着张文定来到了她的主卧,看着他,轻声道,“你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跟老板说一下比较好,但我不能向她说,我一说,就违反原则了,你问她的话,她也能够想得到,是我告诉你的……要不,你今天晚上留下来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