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对于白漳并不熟,当然不会用自己当初在省地税工作时候的几个常去的地方用来和楚菲见面。

  地点和时间,都由楚菲来定,显得他对楚菲很放心。

  楚菲这种人,张文定很对胃口,自然不会像和别人交往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了。

  挂断电话没五分钟,楚菲就发来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地方不难找,楚菲说得很详细,而且还发了位置。至于时间嘛,倒是有些奇怪,不早不晚,下午三点半见面。

  这个时间点,吃晚饭早了点,不担心喝酒,饮饮茶倒是挺合适。

  但楚菲定的地方偏偏不是茶室,而是酒楼。

  ……

  张文定如约而至,楚菲已在里面等着了,桌子上摆了一壶茶。

  “来了,挺准时的啊。”楚菲看着张文定,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并没有起身相迎。

  这可以视为她对张文定很亲近,不讲那些繁文缛节,也可以看作她不是很在意张文定。从哪个方向去理解,得看个人的感受了。

  张文定其实没什么感受,他甚至都没考虑这点,点了点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然后很自然地坐下来,看着楚菲。

  楚菲提起茶壶,给张文定倒了一杯茶,然后问:“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来白漳了?”

  奇怪只有一点点,而且张文定对这种问题,也没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只是楚菲问到这一点了,他就顺口应了一声:“嗯。你怎么知道的?”

  “不告诉你。”楚菲给了一个很欠揍的答案,然后又道,“我听说你现在遇到点麻烦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顿时就是一紧。

  这个事情,按说应该是保密程度很高的事情,怎么连楚菲都知道了呢?

  她毕竟是一个对公务方面的事情没兴趣的人,一心只想着画画,就算现在开始准备要做生意了,但也绝对不是那种有心情去关心党务和政务的人,突然问出这个话,是怎么回事?

  她先是莫名其妙的要见面,现在又点出这个事情,张文定就觉得,楚菲今天的见面,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了,一定是事出有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文定皱了皱眉,直视着楚菲。

  虽然有些疑惑楚菲的目的,但张文定不想,也没时间和楚菲兜圈子,所以,直接就这么问了。

  “我没什么意思。”楚菲摇了摇头,道,“我……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还不知道。”张文定看着楚菲的眼睛,道,“你既然这么问我,那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他一个字都没说纪律方面的检查,这样的小心,是基本素质,并不是因为他欣赏楚菲,而让自己主动提起这样的事情。

  既然是楚菲主动要求见面的,当然要等她先提起话头才行。

  倒不是他想从楚菲嘴里套话,而是担心,万一楚菲说的不是自己心里的事情呢?

  “我当然有办法。”楚菲点点头,“要是没办法,我今天找你干什么?”

  张文定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想到她会有办法,现在听到她这么说,顿时就有些意外:“什么办法?”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张文定也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女人,虽然不热衷于权力,但她母亲,现在毕竟是省里的大佬之一,虽然说快要退休了,但却还没有真正退休。

  如果她母亲能够发句话,这事儿其实也就能够风平浪静,甚至连发生都不会发生了。

  这种把事情直接在萌芽状态就摁下去的办法,比起事情发生之后再去解决,那无疑是要高明许多的。

  想到这里,张文定的目光中就透出了些许的期待。

  在楚菲面前,他虽然还做不到完全信任,但也不用像在别人面前那样谨小慎微不动声色,而是可以流露出一点点的情绪。

  楚菲看了他一眼,道:“这件事,我从哪儿听到的,不能告诉你。”

  张文定点点头,表示理解。

  楚菲又道:“不过呢,你这个事情,确实是有办法解决的。毕竟,你自己在经济问题上过得硬,别人拿不住你什么把柄,所以我这个办法才有操作的可能。”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里非常明白,她确实知道了自己现在面临的困境。

  如果她不知道的话,就不能说出经济问题上过得硬这样的话。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白珊珊能够知道,那是因为她就在那里工作,但楚菲能够知道,这事儿就真的很不可思议了。

  张文定很明白,这样的事情,白珊珊的母亲不会向她透露半个字,那她的消息渠道是什么?

  如果连楚菲这样的人都知道了,那还有啥秘密可言?

  又或者,这事儿,其实那边也没准备保密?

  这个疑惑在心中闪过,张文定也不敢确定,是不是有人故意给白珊珊和楚菲透露一点消息,然后故意让这二人来向自己透露。

  但是,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如果只有白珊珊一个人透露的话,张文定不会有这样的怀疑,但是,楚菲的突然相邀,并且还说有办法解决这个事情,那就由不得人不深思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了。

  或者说,不仅仅只是问题,这里面,可能还会牵涉到更深层次的东西,或者人?

  这些问题在心里一闪而过,张文定也没有时间去细想,很直接地说道:“你说说看。”

  让她说,她倒是有点迟疑了。

  张文定也不急,就这么等着。

  反正二人面前现在有茶,慢慢地喝茶,慢慢地等。

  既然是她主动提出来见面的,又是她自己说有办法的,总不能到了这个程度,却又不说了吧?

  所以,张文定很有耐心。

  等了大约半分钟,楚菲终于还是开口了:“你太低调了。”

  “什么意思?”张文定有点不明所以。

  怎么突然话题就跳转到低调高调了呢?“你一直都太低调了。”楚菲摇摇头,又强调了一遍,然后才说,“其实,你完全可以高调一点。”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