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从上往下压,只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这样的手段,只能是偶尔为之,不能够一直这样。真要是这样的话,那真正那些办事的人,心里会很不爽,他们一不爽,在规则范

  围之内,总是能够找到一些足以让你时时被烦的事情来。

  而这些事情,往往都是特别小的事情,为这样特别小的事情,你不能又一次一次地打上面的领导吧?所以啊,一般来讲,就算是再有底气的公司,背景再强大,面对地方上的各个主管部门的时候,都是好言哄着,一般的要求都会满足,只有特别过分的要求,才会拒绝的

  。

  像万物公司,平时没有偷税漏税,但对于县里国税和地税两个部门,也是哄得好好的——心里没鬼,可也架不住别人时不时过来查一查啊!当然了,县里的部门,除非特别不长眼的,谁会吃饱了没事去找万物公司的麻烦呢?没见一县之长的侯定波,在万物公司都吃了瘪吗?谁会觉得,自己比侯定波更头铁呢

  ?

  只是,不找麻烦,不代表别人愿意帮你解决麻烦。

  像黄欣黛现在要做的事情,地税这边不会专门为难你,可他们也不会主动帮你解决问题,说起来就一句话——照章办事。

  这么做,你还真的挑不出来别人的毛病。万物公司是在燃翼县的,对于燃翼县的税务部门,关系处得不说特别好吧,也还过得去,而且县地税也知道县里对万物公司是很重视的,所以,直接就一推二五六——你

  们找县里和市局,我们只是执行他们下的任务,自己没权力布置任务。

  但是,平时的话,万物公司和市里的部门,真的打交道不多,所以,跑到市地税的时候,市地税直接就公事公办了——没这个先例!

  你们公司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给你们那么大的税收优惠政策了,现在连一点个人所得税都要优惠,这是有多抠?

  可以免企业的税,但不免个人的税,这也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东西,你们万物公司现在要这么干,那我们市局怎么向别的企业交待呢?

  三言两语,黄欣黛就把这些情况向张文定透露了一下,也让张文定去市地税跑的时候,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听到黄欣黛把这个情况一下,张文定就觉得有点棘手了。还是那句话,他和市里各部门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样,就这么跑过去的话,别人未必会给面子啊!当然了,市地税,他也是找得到几个熟人的——他毕竟在省地税服务中

  心做过副主任,对于石盘省各市地税的班子成员,不说完全记得住,但大致上还是有一个了解的。

  只是,手机里貌似没有存下望柏市地税班子成员的电话啊,当初存的也是随江市的。那会儿,谁能想到会跑到望柏这边来工作呢?

  况且,当时在省地税的时候,那个职务,其实跟各市局打交道也不多——迎来送往主要还是主任的事,他一个副主任,就分管自己那一摊子啊!

  “你那儿有市地税相关人员的电话吗?”张文定拿着手机翻了翻,然后问黄欣黛,“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看看怎么弄吧。”

  “没有。”黄欣黛摇摇头,道,“不过,我可以问到,我先问一下。”“算了,我找找吧。”张文定摇摇手,自己起身到办公桌后面,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找出来市里配发的通讯录,那里面虽然没有市地税整个班子的电话,但是一把手的办

  公室电话和手机都是在上面的。

  没费什么工夫,张文定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市地税一把手汤卓尊的电话和手机号。

  看了一眼,张文定直接拨通了汤卓尊的手机号,等到对方一接通,他就先自报了名号:“汤局长你好,我是燃翼的张文定。”

  “你好。”汤卓尊迟疑了一下,然后语气突然就热情了一点,声音也稍稍大了一点,“你好你好,张书记你好。”很显然,刚开始的时候,汤卓尊并没有想起来张文定是谁,但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市,而张文定又是燃翼的一把手,他只用一秒钟的时间,就反应过来了,然后表现出了一

  定的热情。

  只是,这个一定的热情,却并不特别热情,因为,他说了你好之后,并没有接着问张文定有什么事,而是仿佛单纯的打招呼一样。这样的一种对话模式,是很容易把天给聊死的。当然了,在他们这个职位,这个身份的时候,这样说话,会不会打天聊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不主动问问题,那在这

  时候,其实就相当于掌握了主动。

  地税虽然是地方上的,但是,那是跟最上面比,跟市里县里比,地税可算不上什么地方上的了,人家是省以下直管——市局班子成员的任命,是在省局,不是在市里。

  只是相对于国税来讲,他们才是地方上的——以省为地方而已。

  在面对县里的时候,汤卓尊并没有什么压力,所以,不用说你找我有什么事这样的话,只要等着张文定自己把事情说出来就行了。

  你主动打电话过来,还要等着我问了才说事,你以为你算老几啊?

  张文定听到汤卓尊只是打了个招呼就不说话了,自然明白汤卓尊此时心中所想,也没太在意,直接就说了:“汤局最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去拜访一下你。”

  这个话说得还是很到位的,给足了汤卓尊的面子。

  然而,汤卓尊却不想让张文定去他办公室里坐一下。不管怎么说,张文定也是县里的一把手,穷县那也是一个县,手上的权力,比起他汤卓尊大得多了。

  而这样的人,要跑过来拜访,会没有一点目的吗?

  你要说跑到交道啊这些什么部门拜访一下,那还有些项目可搞,但你跑到我一个收税的地方,这估计是要打税款的主意吧?汤卓尊顿时就警觉了,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只能开口问道:“这个……是有什么事情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