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汤卓尊是特别不想问出这句话的,但张文定不按常理出牌,打了电话不说正事,直接就要登门拜访,逼得汤卓尊只能开口相问了。

  不管怎么说,真要是不好办的事情,在电话里想拒绝也就拒绝了,问题不是很大。但如果当面拒绝的话,那是相当得罪人的。不说别的,真要把张文定得罪了,以后燃翼县地税的工作开展起来,估计会时不时地就有些困难了——地税是省里的单位,不用求到地方上,但地方上不给你支持的话,

  有些工作,真的会搞得举步维艰的。如果能够在电话里解决问题,张文定当然也不愿意往市地税跑。倒不是他放下这个面子,实在是工作太忙了,他没那个空余的时间跑啊。当然了,有了时间的话,跑一跑

  也好。

  毕竟,张文定现在也在考虑转变一下工作思路,跟市里各部门,还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不怎么来往了,而是要渐渐把关系搞好起来,为燃翼的发展更添几分助力。

  省里各部门的关系更要搞好起来!

  林业厅和民政厅就算了,反正已经得罪了,先就那么着吧。脑子里想着这些,张文定嘴里说道:“事也没什么事,就是县里想到市里几个大部门拜访一下,请你们指导一下县里的相关工作,为我们县的发展,提供更多方便和有力的

  保障。”

  这种话,汤卓尊才不会相信呢。

  这种理由,谁特么都会说,哪个区县要找人办事的时候,都是说的这种场面话,真要见了面,就是各种具体的难办的事情了,那困难程度,往往能够让人想死。

  哼哼,你们这些区县的,一向都是没有节操的,哄啊骗啊,个个以为我们市里的部门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都想打秋风,没那么容易!

  老子汤某人才不会上你们的当呢!汤卓尊心里对张文定一阵鄙视,嘴里却笑了起来,道:“哎呀,你们县里还搞这么客气。要我说啊,你们县里今年肯定是全市的优秀啊,经济增长速度,估计会跑到全市第

  一,有什么好指导的?别的区县跑到你们那里取经还差不多。”

  经济增长速度,这个话说得比较直白,但又不书面。可是,大家都能够理解得到那个书面的意思——和去年相比,确实是增长速度很快了,但特么这是在打脸么?

  燃翼去年的收入是多少?全市最低好不好,今年增长得再快,增速就算是百分三十甚至是百分之五十又怎么样呢,经济总量也比不上别的区县啊!

  说这个,是想看笑话吗?

  张文定能够想象得到电话那一头的汤卓尊,脸上的表情是有多虚伪。

  擦,不就是一个市局的一把手吗,官腔打得这么溜,套话说得这么顺口,你还真以为你是我的领导了?咱俩是平级!说起来,我张文定比你汤卓尊,在全省处级干部里,还要靠前一点呢,毕竟,咱是区县一把手,是省管干部,你虽然也勉强算个省管干部,但终究是隔了省地税那一层,

  我可是省组直管呢。心里不爽了,张文定也就不想和汤卓尊这种老狐狸绕圈子了,直接说道:“燃翼毕竟底子薄、基础弱,发展也是战战兢兢,招商引资方面的政策,和别的地方相比,也没有

  特别明显的优势……还要市里对我们多一些照顾啊!”

  这个话就让汤卓尊更加警觉起来:“政策方面你要找市里呀,我这儿就只包收税,管不了政策啊。”

  张文定道:“税收政策,也是很重要的招商引资的条件。县里呢,想向你们局里要一点点对我们的支持的政策。”汤卓尊的语气顿时就为难起来了:“这个……哪方面的呢?城市附加费、教育附加费这些,虽然是我们收的,但实际上,是我们代市里收的,这个钱,都要交给市里的,而

  且也没有免除的先例,再说了,这个费用的比例,也是很低很低的……”企业要缴纳的城市附加费、教育附加费、文化事业建设费等等这些东西,确实是市里要收的,只是由地税代收,而望柏市对于这些费用的征收比例,也确实不高,少的百

  分之一,多的也就百分之三。

  至于说残疾人的专项金这个,也是要给残联的,并不是地税自己拿的,只是代收而已。当然了,企业里招收几个有残疾证的人,那这笔钱其实也就省了,不用交了。

  这些,真的不算多大的支出,一般也确实不会算到招商引资的优惠里面去。

  前来投资的企业,要优惠的,是企业面临的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以及拿地的优惠,这些才是大头。

  “这些都没关系。”张文定顺着汤卓尊的话说了一句,然后道,“就是这个营业税和所得税上面,还能不能优惠一些?”“营业税这一块,现在已经不我们地税管了。”汤卓尊道,“我们这儿已经开始实施营改增了,这一块,现在划到国税了。张书记,你以前也在省地税呆过的,应该知道,现

  在上面有意让国地税合并,估计也就这几年之内,就真的要合并了,我们地税呀,以后都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知道,这个汤卓尊,是知道他的,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说了他在省地税呆过这样的话呢?

  只是,都点出了省地税,说话还这么含糊,真的是很不给面子啊!

  老子今天打电话,是要从你们那儿拿些优惠的,你倒好,跟我谈起了国地税合并,还担心自己以后的出路,你特么几个意思啊?

  要不是还有求于他,张文定真的想骂人了。

  只是,暂时还不能骂。

  张文定压下心里的火气,又硬生生地把话题扯了回来:“合并了你们权力更大了啊。既然营改增了,那这个我再找国税去,不过,还有点小事,想麻烦你那儿给个政策。”“张书记,喂,喂,你听得到吗?咦,没信号了。”汤卓尊却不接张文定这个话题,直接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