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汤卓尊,这个倒也并非张文定没有容人之量,只能说,汤卓尊运气太差。一方面,汤卓尊得罪了张文定,让张文定在黄欣黛面前没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张文定要为县

  里创造一个更好的招商引资,甚至是招贤纳士的环境,那就必须要搞定市地税,搞定汤卓尊。当然了,这样的政策,如果问市里要,那比问市地税要更加名正言顺。但是,市里给了大政策,不可能还会允许这种小政策的,与其和市里磨嘴皮子,不如搞定汤卓尊来

  得更容易。

  毕竟,市里有胳膊更大,力气也更大。

  最重要的一点,是张文定现在正好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来立威!县里虽然现在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估计已经有点暗潮涌动的意思了,但在这种时候,又不适合拿县里班子成员开刀,那就只能找一个别的有份量的人出来搞一搞

  ,让县里的同志们看到,张文定不好惹!

  在这关口,汤显尊蹦出来,不是自己找死吗?

  这些事情,张文定也没必要说给黄欣黛听,黄欣黛说不要急,但是他自己急啊!深深地看了黄欣黛一眼,张文定道:“公司还有这么多钱啊,不过,先不急吧。手机项目,也一个烧钱的项目,不管是渠道还是研发,都是处处吃钱,这边的招商,我自己

  想办法的。放心吧,没多大的问题。”

  黄欣黛看着他,问:“真的没问题。”“没问题。”张文定很肯定地点点头,“不就是招商引资嘛,我以前在随江就是干这个的。就随江开发区那种地方,我不也打开局面了吗?况且,这几年,全国的经济都发展

  得很好,特别是南鹏那边,有的是大公司,手里捏着大把钱,但没项目投呢。”听到他这么说,黄欣黛也就点了点头:“那确实。这几年,比起你当初在随江开发区的时候,真的是经济发展得好多了。以前那时候,一百亿市值的公司都是很了不起了,现在嘛,没有千亿以上,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公司。你这几十亿的投资,就算别的公司不愿意来,你老婆都可以过来投了,百来个亿,对她来讲,也就是手指缝里漏一

  点,确实没什么问题。”

  张文定还真没想过,要让武玲来投资,补自己夸下的海口。

  不过,黄欣黛要这么理解,虽然有些误会,但张文定也不好多解释了。

  这种事情,越解释,会越解释不清楚,会越让人觉得他是不是吃软饭,是不是总是靠着老婆,才走到这一步的。

  虽然,张文定不是特别在意这种话,可多少也是有些不舒服的。

  “今天晚上你没什么事吧?”不想再谈投资的事情,张文定就直接岔开了话题。

  黄欣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有点羞涩又有点甜蜜,点了点头:“我今天晚上准备煲汤。”

  这个答非所问,张文定很满意,点头道:“那我要多喝点。”

  武云没和黄欣黛在一起的时候,张文定当然不能让黄欣黛独守空房了。

  一个有责任的人男人,就要负起自己的责任。

  ……

  这一夜,张文定和黄欣黛依旧如往常一般,只是睡在一张床上,但却没有什么过界的举动。

  既然黄欣黛还要准备,那就让她多一些准备时间吧。

  等到第二天,张文定又召开了一次会议,会上的议题都过了之后,张文定提出了为万物公司的科研人员减税的事情。

  这个事情,没有什么波折,与会的班子成员中,大部分连问都没问,就支持了,有少数人问了一下,也表示支持。

  会后,张文定单独留下了侯定波,道:“老侯,地税那边,还要麻烦你跑一跑。争取把这个事情,形成一个定例,以后咱们县的竞争力,就会比别的地方大许多了。”

  这个事情,对于侯定波来讲,也是个好事。

  县里能够多招商引资,县里的企业能够安心发展,他也喜闻乐见。

  所以,对于张文定把这个和地税协调的任务交给他,他也没推辞:“行。我往市里跑一趟,到地税去看一看。不过,这个事情,找市里是不是更好一点?”“市里肯定不会管。”张文定叹息了一声,“这个事情吧,就我们县里实行,还是可以的。毕竟,我们县里的个人所得税这一块,其实没多少收入,但是市里不同,市里这一块的收入不算小,真要是市里同意了,那别的公司要不要减免呢?公务员要不要减免呢?到时候,他们搞不好还会反对减免。还是别找市里了,直接找市地税沟通吧,免

  得节外生枝。”

  听到这个话,侯定波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便点头道:“那行,我直接去找市地税。正好今天下午要去市里,先把这事儿给办了。”

  见侯定波这么爽快地答应,张文定也很开心:“行,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下午四点,好消息没等到,侯定波打电话就打到了张文定的手机上,很无奈地说道:“班长,我到地税了,这个事情,难度很大啊!”

  张文定就知道这个事情难度不小,但是,这事儿毕竟是政务方面的工作,一开始,走程序的时候,肯定只能是让侯定波出面,毕竟,他是县府一把手,名正言顺。

  只有侯定波出面搞不定的时候,张文定再出面,那才是正确的方式。

  当然了,侯定波搞不定的时候,张文定再出面,市地税的压力就会大很多了。

  县里二把手先上,你们拒绝了,一把手过来,你们再拒绝,那这是要彻底和燃翼县过不去啊!

  不管怎么说,事情走到这个程度,燃翼县才算是把理由占住。这个理由,无关法律,就是大家心里的一种普遍认可的做事方式。所以,听到侯定波这个话,张文定也没觉得意外,只是语气严肃地说道:“你先说说,具体怎么个情况,要不要我现在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