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工作,就是这个路数,汤卓尊清楚得很,所以才想用专业来把张文定类型过去。只是,他怎么也没料到,张文定这个在省局的时候,只是搞服务的家伙,居然还知道附免选的原因中,除了固定原因之外,还有其它项!这真是……不过想一想,倒也正常

  ,就算是不了解业务的,只要是熟悉公务的,都会心中了解,不管是法律还是规定,都是很喜欢用其它二字的。

  这么一想,汤卓尊倒也没多少纠结了。

  毕竟,张文定也是个领导,匆忙之间,想到有其它选项,倒也算是很常规的思维了,这个跟专业没关系,只是跟公务员这个职业有关。“我知道,我知道。”汤卓尊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自己听到这个话有多惊喜,或许像是才知道张文定是在省局工作过的一样,只是点头道,“你在省局的时候,我还

  是市局的副职……既然你也在省局工作过,说起来,咱们也是一家人了,你也知道我们基层税务的难度,多体谅一下吧。”

  一家人?

  一家人的话,老子到燃翼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见你们市地税的跑到燃翼来看看我,没见你们对燃翼多一点照顾?

  有这样的一家人吗?“基层工作的难度,我也是深有体会的。”张文定心里很不爽了,也不想忍了,话说得就不是那么客气了,“但县里的企业的生存状况,比起税务机关的工作,是更困难的,

  这一点,也希望你们上级部门能够体谅一下。”

  这个话,真的不应该从张文定嘴里说出来。不管怎么说,张文定毕竟都是公务人员,天然属性是要和侯定波这个公务人员站在一起的,就算有什么不满,那都是内部的分歧,但现在这样帮着那些企业说话,多少有

  点胳膊肘往外拐的嫌疑。汤卓尊听到这个话,脸也冷了下来,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道:“不是我们不体谅,是我们市局对于各种税收政策,最多也就是指导监督各区县局认真执行,我们没有修改相

  关税率的权力,这个真的是爱莫能助啊!”

  张文定冷哼一声:“你这是一定要和我们县里过不去了?”

  汤卓尊眉头皱了一下,道:“这是工作程序,不是要跟你们县里过不去,你这个话说得太过了。”

  其实,汤卓尊真的很想把话说得更狠一点,但是理智让他再次忍了忍。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

  他现在的位置挺舒服的,没必要跟张文定这种不知深浅的家伙闹得满城风雨。张文定直视着汤卓尊的眼睛,冷冷地说道:“对于吸引高科技人才,我们县里已经上了会,形成了决议,对于高科技研究人才,会给予税收上的优惠奖励。这个事情,你们

  市局想阻止,那就阻止吧!我们县里为了吸引人才,为了全县的发展大计,是有信心克服种种困难的!”

  这个话,不是威胁,但是,直接就把汤卓尊逼得无路可退了。

  要么就同意,要么,就在燃翼县里实施这个政策之后,去跟燃翼县打擂台!

  汤卓尊只觉得太阳穴剧烈的跳动,胸中一腔怒气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简直欺人太甚!

  张文定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老子汤某人虽然只是市地税的老大,不像财政和交通对下面区县的影响那么大,但是,我们也是实权单位,不是清水衙门,下面区县的找到我们了,还从来没有像你这么

  嚣张过。

  “对于违规税收优惠,总局是有规定的。”汤卓尊看着张文定,不再示弱了,很硬气地说道,“望柏市要是出有违反规定的情况出现,我们肯定会……上报省局。”是的,汤卓尊的硬气,也仅仅就只是上报省局,而不是直接把市地税稽查局给派以各区县去稽查,确切地说,在没有省局撑腰和背书的情况下,他不会派稽查局去燃翼县

  稽查。

  说到底,汤卓尊还是有点怂。

  “你想上报,那就上报吧。”张文定冷哼一声,“县里的决定,我已经告诉你了,别到时候说我们县里没和你们打招呼。”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还没离开多远,便听到汤卓尊的办公室里传出来一声闷响,也不知道是摔了什么东西。

  汤卓尊的心情,张文定懒得去多理会。

  市地税不同意,张文定也不会对市委市府同意这个操作抱有多少的信心。所以呢,他已经决定这个事情,不当面向市里主要汇报吧。不汇报的话,市里主要领导知道了也没关系,可以当作不知道,但如果真的当面汇报了,万一被市里明确表示

  禁止那么干呢?

  像市地税,可以提前打个预防针,可以硬怼,但面对市里,还是要讲究一点方式方法,要有策略,不能硬来。

  当然了,减免个税这个事情,可以不和市委市府的主要领导说,但今天到了市里,这两个地方,张文定还是要去跑一跑的。

  毕竟,现在已经做了更改策略的决定,准备要和市里保持多一些的沟通,那么,就要向市里的一把手二把手汇报一下工作。

  现在的望柏市,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换了人,张文定也只是在他们上任之初来开会的时候见面,之后还没有专门单独汇报过工作呢。佟冷海去了省府当副职,实职副省,意气风发,曹子华一心想着接佟冷海的班,但几经奔波,最终还是没能如愿,没能当上望柏的一把手,也没有调到别的市当一把手,

  而是调进了省委,任副秘书长,级别不变,实权嘛,不好说。

  原来,大家以为他就算是不能接任望柏市一把手,也会去省里某个有点份量的厅局当一把手,谁也没想到,他去当副秘书长了。

  如此一来,张文定在市里,真的就没啥可依靠的人了。这一次,也不指望一下就能够在市里找到一个靠山,但起码,要好好地探一探市里两位新老板对燃翼的态度。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