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因为武贤齐离开石盘的时间不长,而佟冷海高升到省府的时间就更短了,望柏两位新来的主官忙着在市里收拢队伍,都在争取人心,暂时还没时间去管下面县里

  的事情,所以,燃翼目前还没有感受到来自市里的压力。

  但是,张文定相信,过不了多久,市里的局面,就会被两位新来的老板给分配完毕,然后,就会有时间和精力关注下面区县了,特别是县。

  毕竟,各区跟市里的联络,比各县里要紧密得多。

  时不时的就有些县撤县设区了,从这一点上看,就能够看得出来,区比起县来,还是有优势的,这优势,跟街道办事处与乡镇相比的话,比较类似。

  不过呢,区和县其实也算各有各的优势。区里离各市里,和市里各行局都来往密切,但不可避免的,区里要有个什么大的动作,都会受到市里的关注,比较不自由,而县里相对来讲,就天高皇帝远,一般都是想

  怎么干就怎么干了。对大多数人来讲,就算隔市远了有更大的自主权,他也不愿意在县里,而愿意在区里。跟市里的头头脑脑们多打交道,对于自己以后的发展更好,而且,如果有什么情况

  ,也会更短一些时间知道。

  虽说现在是信息时代,但信息时代,不代表真的就无视空间距离了。

  通过电波传递的信息,毕竟还是不如面对面来得有温度有感情。

  这也是很多时候,电话里能够汇报的事情,但下级偏偏不在电话里汇报,而要向上级当面汇报了。

  不过,对于张文定来说,此时的处境,在县里是比在区里要好一些的。如果是在区里的话,他怎么也可能保持到了现在,还没有受到来自于市里的干涉——燃翼的发展前景暂时还不好说,但目前确实在大搞开发,市里不可能没人想跑到县里

  来吃口肉的。也就是他以前跟市里接触不多,很多人又不想招惹他,所以才造成现在这个情况。但是,随着武贤齐离开石盘之后,在石盘省的影响力越来越小,而佟冷海也不会对望柏

  有什么指示之后,市里肯定不会再放任燃翼自顾自地搞发展的。

  到时候,必然会全市一盘棋,再有像样的大项目,燃翼想要一言而决,恐怕就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一路想着这些,张文定的车就进了市委,直接在常委楼前停了下来。

  张文定下车,直接进了楼,直奔一把手何军的办公室。

  何军就是望柏市新任的一把手,大班长,到任时间不算长,也没有像常人所想象的那样一上任就搞三把火。

  他甚至连一把火都没搞,颇为低调。

  但低调归低调,却没人会小看他,据说现在整个市委,都对何老板敬畏有加呢。

  能够当上一个地级市的一把手,谁会没几把刷子呢?

  何军今天没有外出调研,也没有开会,办公室外坐了五个人在等着。

  张文定也只能等着。

  没办法,一把手的门外,永远都不缺要当面汇报工作的人。

  别说何军了,就算是张文定自己的办公室外面,只要他人在办公室,那都不会少了人等着向他汇报工作。只不过,有些人等着要老老实实地排队,有些人可以插队。

  张文定没有插队的资格,也不着急,反正外面这些人都是市里各部门的,大家也可以小声聊天说话,结交一番。

  这样的结交,当然是不可能马上产生效果的,但多少能够让人变得稍微熟悉一点,为以后打交道打一个不算很厚的基础。

  这总比贸然上门找人办事要好得多。

  而且,也可以在这儿加一个微信,以后在微信朋友圈上偶尔点了赞,多少也算是一点交流。至少,在这里要加微信的时候,别人是不会拒绝的。

  何军听取汇报的时间很快,每个进去最多不超过五分钟就会出来,所以,很快,就轮到张文定了。

  “何书记您好,我是燃翼的张文定。”张文定一进去,就在打招呼的时候,同时进行了自我介绍。

  自从何军到望柏之后,张文定还没有单独向他汇报过工作呢,不作一个自我介绍的话,显得对何军不尊重。

  不过,张文定搞到现在才向何军单独汇报,本来这事儿就是对何军极大的不尊重了——眼里没有领导啊!

  何军到望柏,差不多快两个月了呢!

  “文定同志,你好,坐吧。”何军抬起头,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话说得有几分亲近,又有几分疏远。

  张文定知道自己没有坐沙发的待遇,便依言在何军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面对何军坐了下来。

  何军直视着张文定,没有说话,也没有拿起文件来翻阅或者签字,就这么很直接地等着张文定说话。张文定很少遇到像何军这样面对下级的方式,但也不是没遇到过,所以,他并未紧张,而是在脑海中快速思索着,嘴里却是马上就开口说话了:“何书记,我今天过来,是

  有些工作,想向您汇报一下。”

  “你说。”何军看着张文定,嘴里很稳定地吐出两个字。

  张文定也看着何军,道:“是这样的,我们县里的高铁站确定下来了,县里呢,想把高铁站附近开发起来,打造一个时尚的高铁新区,对外进行大规模的招商。”

  何军沉吟了大约三秒钟,才问:“具体有什么方案吗?”张文定道:“具体方案,还要等到招商之后来定。我们目前就只是暂定了一个目标,高铁新区要做一个很大的城市综合体,招商资金不低于五十个亿。另外,这个高铁新区

  的发展,还要跟木湾镇的特色旅游项目相呼应,所以,这两块,我们会做一个统一的联动设计。”

  何军道:“你们县里对未来的发展,胸有成竹啊。”

  张文定有点懵,何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支持还是反对呢?这种不表现任何倾向的话,是张文定最无奈的,完全没办法从这个话里面去分析对方在想什么,那自己下一句话就不太好说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