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人嘛,张文定虽然不是很抗拒打人,但也不会随便打人。

  张文定也笑了起来:“您这就太冤枉我了,我对您还是很尊重的。这不,一遇到困难,谅过来找您帮忙解决了。”

  何军真是被他这个态度搞得忍不住了,再好的脾气也要发火:“没遇到困难,就一直都不会来找我是吧?”

  这个话里的意味,谁都听得出来。

  他就是对张文定这么长的时间不来汇报工作,有很大的怨气。先前还能够忍得住不把这个话说出来,但这时候,已经被张文定几句话搞得没多少理智了。

  所以,这样的话,也忍不住直接说了出来。

  说出口之后,何军的理智终于回归了一点,有点后悔,不应该这样说,但这后悔也只有一秒钟,然后又被情绪所左右了。

  就这么一个县里的一把手,自己又何必那么小心翼翼呢?

  今天如果被这个张文定把气势压了下去,那自己这些时候在市里立下的威信,可就会受到极大的怀疑与打击呢。

  市里这一块,还才刚刚收拢,还远达不到把那些家伙的收都收服的程度,更何况,市府那这那一位,也还虎视眈眈呢。一瞬间,何军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给张文定一个好看,让张文定明白,谁才是领导!也让市里那些投靠过来了的,以及还没有投靠过来的人看看,敢不把我

  何某人放在眼里,那何某人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正愁着不方便拿谁来立威呢,你张文定要跳出来,那就正好借你立威,杀鸡儆猴!

  这么一想,何军的气势顿时大涨。张文定眼见何军突然之气似乎就变得更加强横了,心中也在给自己打气。今天这事儿,既然已经闹成这样了,那就不能怂,只要怂了,以后燃翼的工作,就要事事看市里

  的脸色,什么都没办法作主了,更要命的是,省里要对自己搞纪律检查,那估计会来得更加狂暴。

  正厅又怎么样?林业厅老子不也给硬怼了吗?“没遇到困难,当然不能随便来打扰领导的工作。”张文定心里打定了主意要硬怼,说话自然是要把大道理占住的,“领导日理万机,我们肯定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分

  内的工作做好,不给领导添乱。如果有事没事就找您汇报,那您还有时间管别的工作吗?还要我们这些区县的工作人员有什么用?还不如把所有工作都市里自己做了呢!”

  这个话,就是刚才何军说张文定的那些话,只不过换了一种语气和方式说出来。

  听到这个话,何军真是差点吐血。

  这个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刚刚才还拿工作来说他呢,转眼之间,就被同样的话给怼了回来,何军表示真的很受伤。“好好好!”何军气得连说了三个好字,两只眼睛都快要鼓出来了,盯着张文定,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这很好!市委很满意!啊,你们的工作出了成绩

  ,出了大成绩啊!市委不会看不到,一定考虑会派出工作组,到你们县里去总结经验,好好把你们县里的工作验向兄弟区县推广。”

  工作组这个说话,张文定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不过,督查组,或者是调查组,这个张文定倒是更加相信一些。

  只是,督查组或者调查组,真的是那么好派的吗?张文定脸上笑意更甚:“对于市委的决定,我们县里是非常欢迎的,能够和兄弟区县做一些交流,我们也很高兴。虽然我们这两年取得了一点成绩,但跟兄弟区县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向他们学习一些宝贵的经验,对我们今后的发展,更有好处。还是领导您想得周到……我可以先问一下,工作组有哪些人吗?到时候,我们可以组织一

  些网络知名人士,帮忙做一些宣传工作。我们燃翼的网络舆情工作,在全省都是处于前列的。前不久木湾的事情,我们处理得就相当不错。”

  怎么突然说起来这个了?

  何军有点懵,木湾那个事情,何军也听说了,但当时听说的时候,也没准备管——这种事情,能不插手就不插手,不然突然惹火烧身。

  不过,最后燃翼那边处理得非常到位,很快就把网络上的舆论给搞定了,这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工作能力。

  对这一点,何军倒还是很认可的。

  只是,何军还是有些疑惑,张文定突然说起这个来,是个什么意思?

  只两秒钟,何军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刚才,张文定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可是问了一句,工作组有哪些人呢?

  这……难不成,张文定想对那些人搞什么事情?再一联想到网络舆论……

  一瞬间,何军就想着,张文定该不会是想找出那些人弱点,或者说干的一些破事,然后放到网上去吧?

  可是,自己怎么可能提前告诉他名单?

  不过,就算他提前不知道名单,但人真的去了燃翼县的话,那张文定也就知道了是哪些人。而那些人,以前在市里是不是干了一些什么破事,何军真的不敢保证。

  甚至,何军还想到一个情况,张文定这个话里的意思,怕不是针对工作组的人,而是要针对他何军啊——你信不信我在网上搞臭你啊?

  专门提到木湾事件,这是在彰显实力呢——木湾的事情,老子都能够很快摆平,想要在网上再搞事情,也不用费力!

  这么一想,何军心里还真有点虚。他不相信张文定手里会有他的什么把柄,但是……如果张文定真的不管不顾地让人在网上把他搞臭,那到时候,风言风语一起,他以前的敌人,会不会趁机出来搞风搞雨?

  真要搞成那样,自己就算是没问题,可也会惹一身麻烦啊!

  这个张文定,真不是个东西,简直是个疯子。想到这里,何军顿时就感到一身寒意在心里冒了出来,忍不住伸手在办公卓上一拍,厉声道:“你敢威胁我!”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