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上,何军对张文定是很恶心的,但理智上,何军又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在燃翼县拿下一两个大的项目,那么,自己除了在望柏的党务和人事上有很大的话语权,

  同时也算是往政务方面插了一手。

  这,才是最重要的!

  跟这个比起来,提携亲戚朋友啥的,都不算个事儿。何军还做不到那些专业的谈判人员那样,上一秒吵架吵到拍桌子,下一秒就可以握手言和欢声笑语。但是,他也能够让自己的理智压倒情感,让自己面对问题的时候,可

  以有足够的理智去思考问题。

  一瞬间,何军就有了决断,深吸一口气,道:“你详细说说。”

  说什么?何军没有明说,让张文定自己看着说。张文定道:“目前,我们第一批棚户区改造项目,就是高铁站新区那一块,有一条县城到高铁站的主干道,还有一个高铁站广场前面的一个大型的城市综合体。这个城市综合体,我们的计划是集购物、旅游、游乐、住宅、商场、特色美食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另外,我们还考虑要把县城里的几个学校,往那边集中……有可能的话,医院,县委县府都往那边过去。所以,这对于整个布局规划,就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这方面,县里自有的设计单位做不出来足够好的方案,还需要到外面找更强更好的单位来做。

  而这个施工的话,县里的企业,资质达不到,施工水平、施工工艺更达不到。所以,我们才向市里求援。”

  “唔……”何军沉吟了一下,道,“那高铁站呢?”“高铁站和高铁广场,这个是由中铁来做的,我们县里不插手。”张文定笑着道,“他们现在已经在开始施工前的准备工作了,我们县里要做的,就是相关的征拆工作,已经

  快要完成了。”

  “我知道了。”何军说了四个字,便不再开口,也没再看张文定,而是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这个作派,就是表示,暂时不想和张文定继续谈话了,要张文定出去。

  张文定当然知道,何军这时候不会对这个事情有任何明确的表态,他肯定还需要考虑,并且还需要对燃翼县目前的格局有一个了解。

  想了想,张文定道:“那领导您先忙,我就先过去了。”

  何军没说话,头都没抬。

  张文定出来之后,下楼,到了车上,吩咐司机直接去市府。

  这次来了市里,对于市里两个新来的大佬,张文定是都要拜访的!

  他相信,今天他这样有别于常人的表现,肯定会在何军那里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后,何军对于他出去之后去了哪里,肯定会很关心。

  想必,等他到了市府,去见另一位大佬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何军的耳中了。

  到时候,何军应该就会有所决断了。

  到了市府之后,张文定直奔市长莫知足的办公室,但没料到,在莫知足外面等待的人员中,他竟然看到了侯定波。

  这一下,燃翼的两位主官,竟然一前一后都到了莫知足办公室外面。侯定波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一市之长莫知足的办公室外面和张文定碰上,多少有点意外,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神情,而是微笑着对张文定打了个招呼:“班长

  来了啊,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两个人之前是约好了,一起来向莫知足汇报的。

  这个意思必须要表达出来,要不然的话,今天这个事情,还不知道会被别人理解出来多少歧义呢。毕竟,现在等在莫知足办公室外面的,不仅仅只有他和张文定,还有别的人。真要不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的话,那些人肯定会想,燃翼的两位主官,一前一后来找莫知足

  汇报工作,这是出了什么情况?这两个人都没有事先商量好,是不是在燃翼县合作得很不愉快,相互跑到市里来告对方的黑状啊?

  哪怕侯定波和张文定在燃翼县里相处得不愉快,但也不能让这种不愉快被燃翼县以外的人看出来,并宣传出去。

  好吧,就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也能够接受,但是,这个只能是在燃翼县里的工作的表现中看不出来,而不能在现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被看出来。

  平时的工作,让别人觉得他和张文定之间不和,这个是别人自己的理解,这个矛盾别人知道,但也仅仅只是知道。

  可如果今天这个事情,被有心人宣传出去,那就是他侯定波和张文定的矛盾已经表面化了,并且还是主动表面化,这对他侯定波来讲,是极为不利的。

  当然了,对张文定也是不利的。

  可是,更多的,是对侯定波不利,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此时的燃翼,侯定波处于弱势。侯定波的顾虑,以及侯定波这么做的种种原因,张文定当然也是相当明白的,所以,他笑着对侯定波点了点头,顺着话道:“还好没耽搁时间,要不然就只能你一个人去汇

  报了。”

  听到张文定这么配合的话,侯定波就道:“我一个人去汇报可不行,你真要迟一会儿的话,我也只能等着,让别人插队了。”

  这种话说出来,两个人都没有排练过,但是配合无间,仿佛真的像他们说的似的。

  听到他们这么说,边上几个准备看戏的人也没了兴趣,都笑着和张文定打招呼,张文定也一个一个和他们小声说话。

  现在嘛,多结交一些人,还是很不错的,以后燃翼的发展,有不少工作,还是要借助市里的力量。

  面对这些人,当然要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张文定也不是真的无所畏惧,对谁都搞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这些处级干部,大家以后更多的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只要利益上没冲突,就不需要恶语相向。这时候,张文定自然是没办法和侯定波再一起出去,找个地方单独核对一下呆会儿要说什么话,只能够等着进了莫知足的办公室之后,看对方的表现,再临场发挥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