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知足这个语气,真的不像是一市之长的作风。

  他把话说得太过于和蔼可亲了,没有一点上级领导的威严,而且,也没有惜字如金,显得风格比较另类。

  当然了,话虽然说得和蔼可亲,但是,莫知足却并没有给出一个什么确定的答复。

  他要一起看看,看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如果没有好的解决办法,那他和市里估计就不会解决了。

  这样的说话方式,不会给人压力,但是,有时候会给人绝望。

  张文定明白,这个莫知足,虽然比何军好说话,但却不见得会比何军好对付。

  笑面虎历来都是人们心中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啊!侯定波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莫知足,沉吟了两秒,才开口道:“领导,是这样的。我们燃翼要发展,不仅仅县城要发展,各乡镇也要发展。我们有这么一个构想,就是把各乡镇都通上自来水,这个工作,有些乡镇,可以和道路改造工程一起做,有些乡镇呢,要单独做。这是一项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为群众谋福利的工作,县里上下

  对这个事情,都是很支持的。”

  说到这里,侯定波就稍稍停了一下,没有马上继续。

  莫知足就点了点头:“嗯,这个确实是个很基础的民生工作,你们是确确实实地深入到群众中去了啊!”

  这种表扬,没多大意义。侯定波眼见莫知足不肯干脆利落地吐出干货,就只能直接说重点了:“是啊,我们在基层干工作,如果不深入到群众中去,工作是很难做的。这次的乡镇送水项目,也是我们看到了乡镇取水困难,迫切的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才定下来要搞的。只不过,我们县里底子太弱,财政方面,拿不出什么钱,别说把所有乡镇都通上自来水,就算是搞

  一半的乡镇,我们财政上,也有很大的口子。这个问题,希望市里能够给我们有力的支持。”

  什么是有力的支持?

  钱就是最有力的支持啊!

  这个话没说透,但里面要表达的意思,是个人都会明白的。莫知足当然也听明白了这个话里面的意思,他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而是轻微地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人一起,是过来是给我出难题的啊!现在这种时候,

  你要别的还可以想想办法,要钱,真的就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

  他也不说没钱,但是这个话里话外的意思,仿佛在不停地说,没钱,没钱,没钱!

  这个话一说完,莫知足也不等张文定和侯定波说话,便又开口了:“你们要搞一半的乡镇,你们县一半的乡镇,也有十几个吧?”“十三个。”侯定波接过话,解释道,“目前有十三个乡镇比较容易通自来水一点,工程上,难题不算大,预算上也偏小一点,可以列为第一批!我们先把第一批弄好了,再

  弄剩下的,张书记当时说过,我们要争取让全县各乡镇都通上自来水,过上不为喝水发愁的日子。”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真想吐侯定波一脸。

  这个侯定波,可真会借势而为。在县里的时候,侯定波只说三四个乡镇先试着弄,实际上,同时开工能够有两个乡镇,那都算是侯定波从财政上挤出不少的资金了,现在倒好,一开口,就是十三个乡镇

  ,这胃口,真的一点都不小啊。

  不过,这个时候,张文定也不会拆侯定波的台。只要真的能够在市里要下来钱,就算是让侯定波多搞几个乡镇也没关系,如果侯定波能够把通自来水的资金全部搞定,那全县所有乡镇通自来水的项目全部给侯定波,张

  文定也认为值得。

  不就是一点权力嘛,没大多关系,重要的是要过来钱,把工作干好。所以,张文定这时候也就顺着侯定波的意思接话了:“我从小是在山里长大的,但我们那儿有自来水,还有天然山泉,所以啊,一直以为,对于乡镇缺水这个情况,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但在燃翼的各个乡镇,到农村调研过几次之后,确确实实感觉到了他们用水的不方便。农村山里的还好点,可以自己找泉眼挖明井,但乡镇的,只能打暗

  井,打地下水,这对地质破坏很严重,而且水质也不怎么样。一下雨,就全是浑水,这个情况,已经到了迫切需要改变的程度了。”说到这儿,张文定稍稍一顿,然后又继续道:“并且,我们县里现在要搞工业招商,有几个乡镇的轻工业发展是重点,通不了水的话,对于这方面的发展,会形成很大的制

  约。莫市长,希望市里能够考虑到我们的实际情况,给我们有力的支持。实在不行,我们问市里借钱都行。”

  问市里借钱这个话一说出来,就连侯定波都差点没稳住要笑。

  这种借钱,跟拨款有啥区别?

  区县问市里借了钱,那是不可能再还回去的。

  当然了,市里欠了区县的钱,也不可能还的。

  账在那儿,钱没有。

  像张文定上次那样,跑到市里,问市府当时的常务副市长伍月耀追讨市里这些年欠着燃翼示拨付的尾款,那是属于一种奇葩的举动,是极为罕见的。

  正常人就干不出来那种事情来,也只有张文定这种在别人眼里不怎么正常的家伙,才干得出来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莫知足也没料到,张文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看着张文定哭笑不得:“市里都要到处借钱呢,哪有钱给你们借?”

  张文定道:“那市里到外面借钱的时候,帮我们借点,算我们一份。”

  莫知足摇摇头,道:“先说说你们现在还有多大的口子吧?”

  这个话,张文定当然不会接,就看了侯定波一眼。给乡镇通自来水这个项目,本来就是侯定波负责的,总预算要多少,每个乡镇根据距离远近,送水的难易程度或者直接就地建自来水厂的难易程度不同,都有不同的预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