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天容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轻声说道:“我还没吃晚饭,现在家里没水做饭,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或者你帮我带个饭?”

  张文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自己就是做餐饮的,居然这时候还没吃晚饭,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啊。

  用脚趾头想,张文定也能够想得到,她想出去吃饭是假,想到一个有气氛的餐厅坐下来,借着吃饭的理由,品味气氛才是真吧。

  不过,张文定可不想跟她去外面的餐厅。

  现在是关键时刻,虽然他对武云很生气,但武云都已经叫他小心了,他自然不会再到外面去招摇了。

  想了想,张文定道:“你直接叫外卖吧,我现在马上过来。”

  这个女人的要求,有时候可以由着她,有时候,还是要坚定的拒绝。

  听到张文定这么说,梅天容就顺着他的话说道:“好,那我叫外卖吧,你想吃什么?”

  张文定本来想说不要吃的,可话到嘴边,又变了:“我饭就不要了,帮我叫个小龙虾或者鸭肠子臭豆腐之类的吧,好久没吃过了。”

  这些东西,刚开作的时候,张文定还是很喜欢吃的,也经常吃。

  但随着职位越来越高,应酬越来越多,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已经很少有时间吃一些自己平时爱吃的小吃了。

  今天心情不爽,正好去梅天容家里吃一点想吃的东西,希望吃过之后,能够马上整理好心情。当然了,吃过之后,也必须要把心情整理好。

  他是县里的一把手,重心当然要放在工作上。至于生活中的问题,只能在当时影响一下心情,而不能影响到工作。

  这是一个成熟的公务人员所必须要具备的理智。和梅天容的电话结束之后,张文定就用软件叫了一辆网约车。这地方比较偏,虽然现在不是深夜,但也不能马上就约到车,软件上显示,最近的一辆车,预计都要七分钟

  才能够到达这里。

  七分钟就七分钟吧,这时候,也不好再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了。而且,叫司机过来接的话,七分钟怎么都不可能赶过来。

  等车的空隙,黄欣黛打来了电话。

  这个电话,就是问张文定怎么走了,张文定当然不会把和武云之间闹得不愉快的事情说出来,只说有点紧急的工作要处理,所以先走了。

  这个理由,不管黄欣黛信不信,反正张文定要这么说。

  在电话中,听不出来黄欣黛的语气是信还是不信,她只是叫张文定不要太累了,要早点休息,又叫他不要掉以轻心。

  一番叮嘱之后,她才挂断了电话。

  估计是因为武云过来了的原因,她这一次的电话里,说话跟平时的语气还是有一点点区别的,这个区别到底是什么,张文定也有点琢磨不透。

  ……

  张文定到梅天容家里的时候,外卖还没有送过来。

  “哪里的水龙头坏了?”张文定很直接地开口,“家里有维修工具吗?新的水龙头买了吗?”“有,都有,一整套的水电维修工具都有,新的水龙头也有,我就是不会搞。”梅天容说着,去一个房间里提出了两个小型的工具箱,打开之后,里面果然是工具齐全,别

  说扳手、起子、钳子这些东西了,就连生料带和电胶布都有,而且最少都是双份的。

  取了这些东西之后,梅天容又去取了一个连外面的纸盒子都还没打开新的水龙头,然后才带着张文定去了卫生间。“就是这个水龙头坏掉了,关不紧,我就把总开关关了。”梅天容说着就打开了房间里的总开关,果然看到一个单独的接水的龙头那里,开始有水滴滴下来,而且滴得很快

  。

  如果真的按照这个速度来滴水的话,地漏那里只要稍微有点堵塞,这卫生间里估计就得漫水了——坐便器在这方面就没有蹲便器有优势了。

  “我看看。”张文定试了一下开关,确实是龙头坏了。

  他关掉总开关,然后把这个坏了的龙头拎下来,再拆开新龙头,缠好生料带,再把新龙头装上去,再开水,果然不漏了。

  这个龙头,应该不是梅天容故意搞坏掉的。

  甚至,张文定刚才都没有试验一下,这个坏掉的龙头,是真的坏了,还是当初生料带缠少了。

  不过,对于这样细节问题,张文定也不会去计较。

  反正梅天容都买来了新的龙头,就给她换一个新的呗。

  换好了新龙头,洗好手,梅天容没有泡茶,而是从冰箱里取了两瓶水,一人拿着一瓶,来到来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喝了一口水,梅天容就两眼满是柔情地看着张文定,很温柔地说道:“我给你点了小龙虾、毛豆,还有鸭脖子、臭豆腐,然后还点了几灌啤酒。吃这些没啤酒的话,怕你吃

  起来没什么滋味。”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她会点这么多,甚至把啤酒都考虑进去了。

  说实话,现在的张文定,喝白酒和红酒比较多,啤酒则是没怎么喝了。当然了,没怎么喝,并不是说没喝,只是喝得比较少了。

  他原本还曾经冒出过去酒吧喝点酒的想法,但马上被理智压了下来,现在听到梅天容叫外卖还叫了啤酒,心里说不上开心,可也觉得她很知心。

  这样的女人,才叫女人啊!

  像武云那样的,算怎么回事?别说女人了,她都快要变得不怎么像人了,整个人越来越往冰山的方向发展了。

  一瞬间,张文定就又想到了武云,心中一闷。

  虽说他很理智了,但他毕竟不是冷血之人,跟武云之间不是男女之情,但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守望相助,突然之间搞得形同陌路了,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他突然在想,武云这时候,会后悔吗?

  ……

  武云没有后悔。

  她这会儿正在和黄欣黛说话,并且,把她和张文定之间对话的过程都对黄欣黛说了。黄欣黛听完了武云说的话,顿时就急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他现在都这样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