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人,难怪当初在白漳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呢。

  转念一想,连这样的女人,都对自己这样,那就证明,自己这个男人,还是很优秀的,比别的男人要强得多。

  “希望你以后别后悔。”张文定又叹息了一声。

  他对梅天容没什么感情,而且以后估计也不会对梅天容产生多少感情,但是,他却很愿意和梅天容这么相处。

  没有丝毫压力,又不用听她唠叨,她所说的话,都是顺着他。

  这样的相处方式,能够让一个男人最大程度的得到放松,而且生不出什么厌恶的情绪。

  “不后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梅天容笑着应了一句,开始往两个杯子中倒酒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已经等不及了,必须要马上喝酒,才不管现在的酒到没到最佳饮用时间呢。

  喝酒只是过程,目的,还是喝出气氛之后,直奔主题!

  张文定知道她心中所想,没有拒绝,开始喝了起来。

  二人分了一瓶红酒,大部分还是被张文定喝掉了,气氛渐渐就起来了,张文定也有些微醉了。

  梅天容看着已空了的酒杯,伏在张文定耳边轻声呢喃:“去洗澡吧……我帮你搓背。”

  “嗯。”张文定应了一声,由着她拉了起来,直奔洗浴间。

  ……

  清早的微光从并未完全关紧的窗帘中洒进房间,张文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梅天容正在熟睡。

  就算是睡了一晚没化妆,她的脸依然很好看,脸上的表情,颇为满足。

  看来,她做了一个很好的梦。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张文定心里有点小小的郁闷,同时又有点微微的愉快。郁闷的是,自己又多了一个女人,开心的是,像梅天容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什么

  男人都能够拥有的。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张文定四下一望,没发现套以及套的包装,再一回想,确认了昨天晚上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再一想到,梅天容说了她正在安全期,想必应该没什么

  问题吧,也就没再多担心什么了。

  在这方面,一向都是女人担心得更多,男人不到听说女人怀了孩子,是不会太在意这个事情的。

  毕竟,就算概率上来讲,就算是不在安全期,想要怀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真要那么容易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孕不育的医疗广告了。

  人类的繁衍,只是比较容易,而不是特别容易。

  脑子里胡乱想着这些,张文定信步就走出了卧室,然后去找到自己昨天的衣服,准备就穿着这一身旧衣服,然后回家换了衣服再去办公室。

  反正县城很小,到家里来回一趟,也不用担心会迟到。当然了,就算是迟到了,也没关系。

  身为一把手,迟到根本就不算个事儿。正在张文定穿衣服的时候,梅天容也从卧室出来了,一下就从张文定身后抱住了他,打着哈欠道:“你起这么早啊,衣服放在这儿,我呆会儿带去干洗。我这儿有男式的衣

  服,都是新的,全部都是按你的身材买的,你试试。”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她这是实话了。

  而且,她这里的男式衣服,估计就是专门给他买的,就等着哪一天,他会过来和她一起过度良宵呢。

  毕竟,如果是有别的男人在这儿,或者是给别的男人买的衣服,她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说出来。

  能够在这种时候说出来,至少都证明了她心里不虚。

  这样的女人,最是贴心。

  张文定都有一种今天晚上继续过来住的念头了,好在,他毕竟是很理智的,很快就止住了这个念头,点头道:“好吧,那你给我挑一身,我相信你的眼光。”

  “嗯,那我就给你挑一身吧,肯定把你穿得特别帅。”梅天容笑着道,“到时候,保证让你走出去,让各种美女看到你,都会喜欢上你。”

  张文定道:“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上的。”“你放心吧,不用解释。你这样优秀的男人,我可不敢一个人霸着不放,不过,我相信别的女人也不可能独占你,所以呀,我总是能够在你心里有个位置就行了。”梅天容

  走到衣柜前,打开了衣柜,里面有一排,果然是新的男装,有些还在包装袋里呢。

  这个话,张文定自然是不好随便接的。

  不管是认同她的话,还是反对她的话,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这种时候,面对这种话,身为男人,最好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说,然后可劲的赞她买的衣服很好,很有品味。

  这一招,是最有用的。

  女人的思维和男人不一样,聪明的男人,都知道怎么让女人觉得开心。

  ……

  穿着梅天容买的新衣服,张文定打车到了县委,进了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坐下,还没五分钟的时间,侯定波就打来了电话:“班长,你在办公室吗?”

  张文定对侯定波昨天在市府的举动很是恼火,但恼火归恼火,他也不会在电话里露出什么不好的情绪。

  “在办公室,老侯你有事?”张文定问了一句,并且用了老侯这样亲切的称呼,显得跟侯定波之间真的亲密无间似的。

  以往在这样的电话中,张文定基本上是不会这么称呼的。

  侯定波也不确定张文定今天这么称呼他,是因为昨天到市府要到钱了呢,还是因为对昨天的事情不满想要报复,所以现在故意表现得亲热一点。

  “有些工作,想过来向你汇报一下。”侯定波不确定张文定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思,笑着道,“我准备九点过来,你那时候有时间吗?”

  “行,那我等你。”张文定也不说有时间还是没时间,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二把手要向一把手汇报工作,那就算是没时间,也要有时间了。

  总不能说,别的工作,比二把手的事情更重要吧?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就开始思考,要怎么做,才能够在不损害县里利益的前提下,对侯定波进行一下必要的敲打,免得他太过于膨胀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