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想清楚了吗

  武云接过手机,开始翻看。

  这是一篇新闻推送。

  说是新闻,其实,就是一个自媒体帐号写的一篇似是而非的消息。里面的内容,就是写的张文定,虽然没有直接写张文定三个字,而是用了张某某来代替,但却写明了,其职务是石盘省望柏市燃翼县的一把手。

  这样写,跟把张文定的名字直接写出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个自媒体帐号写道,省纪检把燃翼县的一把手从会场上带走了,并且,据知情人报料,张文定在燃翼任职期间,做过了很多天怒人怨的坏事,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长期与多名女同志保持着不正当的那啥关系,而且,还有男下属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张文定,以换取自己的升职。

  这篇文章,写得有鼻子有眼的,里面的出现的几个人物名字,虽然是化名,但却点了一下职务,让人一眼就能够找到对应的人。

  至于报料的知情人是谁,却没有写出来。

  这篇文章不算长,在文章的下方,又是几篇文章。

  《起底燃翼县官场乱局》

  《燃翼县人事地震》

  《燃翼旅游发展》

  ……

  这种推送出来的相关联的文章,都在瞬间就跃入了武云的眼帘。但是,武云却没有去点开继续看。

  她明白,这确实是有人在行动了,而且,这个行动,转了几次手,让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在搞事情——最起不知道县里是哪里些跳出来搞事情。

  说实话,就文章中写的那些事情,虽然男女之间的关系上,很多都是臆想,都是恶意中伤,但有些关于县里的政策,却是只有县里的知情人才会了解得那么详细的。

  对于这文章里面写的东西,武云并不像黄欣黛那么生气。

  毕竟,对于张文定的本性,武云还是很了解的。在经济上,武云相信张文定,但在生活作风上,她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管怎么说,在随江的时候,张文定就不老实啊!

  只是,武云的心性看得淡而已。

  她不生气,却也有些头疼。

  这事儿,现在看起来,不好办啊,越来越复杂了。若只是省里有人要搞事情,县里不配合,那这事儿就没什么难办的。

  可看现在这个情况,貌似县里也有不少人巴不得张文定就此倒下呢。

  以前还觉得张文定在燃翼罩得住,现在看来,都是假相。

  把手机递还给了黄欣黛,武云想了想,道:“从道德上污一个人的名气很容易,但要想洗清,就很难了。”

  “那现在怎么办?”黄欣黛很是焦急,眉头皱得都展不开了。

  “先等吧。”武云摇摇头,道,“现在我们……暂时还是什么都不要做了,先等着。这时候,只要一天之内,他们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我们才好出手。这时候嘛,出手太急了,会自乱阵脚。”

  “我就是怕他们取得进展。”黄欣黛忧心忡忡,“现在县里面,很多人都巴不得他倒霉呢,万一真有人搞出什么对他不利的情况来……”

  “对他不利的情况肯定有。”武云继续淡定地说道,“这个是没我们阻止不了的事情,甚至,我都还在想,这个事情,最终要不要我,要不要我们家出面?最终,我能不能帮他?”

  黄欣黛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你不想帮他?”一瞬间,黄欣黛就想歪了,“是不是我和他一起,你生气了?”

  想到武云对自己的爱,黄欣黛就开始担心,担心武云会不会因为吃醋,而对张文定不管不顾了。

  虽然武云和张文定是亲戚,更是同门,但有些事情,一旦涉及到了感情问题,那么,原本关系越亲近的,可能反而还会越狠心了。

  这样的事情,是有很多例子能够看到的。

  武云摇摇头,看着黄欣黛的眼睛,道:“你别乱想。我没有生气。他这次的事情,明面上看,是有人要整他,但其实,这也许是他的一个劫数。”

  “我知道是劫数。”黄欣黛道,“可这个劫数,我们要帮他度过去啊。”

  “我说的劫数,不是你说的劫数。”武云摇摇头,道,“不是你理解的那样。这个劫数,是他修行上的劫数。他的境界,可能他自己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大的提升,其实是他自己内心一直在跟我相比,所以显得他没什么进步,但如果跟他以前的修为相比,提升还是非常大的。我当初有愿心发端,然后劫了一场生死劫,突破了自我。这一次,我不知道他没有愿心发端,但看情形,应该也差不多。这一劫,来得凶猛,不像我那次,只武力能够解决。”

  说到这儿,武云稍稍停顿,然后才又继续道:“他的修行,自他进入官场,就走上另一条路。我是出尘修行,他是入世修行。他把官场当成修行场,那要历的劫数,自然也就是纪律和规则上的劫数。这个劫,要他自己破,不然于修行不利,甚至有可能会因为我的胡乱插手影响,而产生更多的变数。”

  黄欣黛对于这种神神唠唠的说法,是不怎么相信的。

  只是,自己和张文定之间的关系,虽然还没有完全突破,但怎么说也是不清不楚的。她觉得,武云这只是在找借口,但她却没办法逼武云去做些什么。

  深深地看了武云一眼,黄欣黛心里打定了主意,这个事情,不靠武云了,自己想办法帮张文定吧。

  ……

  张文定在房间里过了一夜。

  天刚亮,就又有人进来了。

  这次来的是两个人,金定河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名女同志,年纪不小,看着大约有五十多岁了。

  “张文定,睡了一夜,想清楚了吗?有什么想说的吗?”金定河大马金刀地坐下,一脸严肃。

  “想清楚了。”张文定点点头,停顿了一下,道,“别的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们这个房间啊,睡着还真的挺舒服的,不比酒店差。就是不知道早餐怎么样,要不,我们一起到餐厅去吃个早餐?”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