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工程

  这个话,张文定说得很严肃。

  他不是要威胁眼前这两个人,他只是在诉说一个事实。

  是的,我张文定的身份对你们形成不了威胁,你们不怕武贤齐,但是,如果因为你们这么乱来,而让燃翼县大好的局面毁于一旦,让燃翼县错过了这次发展的大好时机,从而回落到以前贫困的样子,那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个责任,说实话真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这对于金定河和这个女人来讲,还是有一定的压力,但是,压力并不是特别大——毕竟上过会了的决议,他们又不是私自的行动。

  只是,如果最终闹出什么问题了,那他们两个人日子也不会好过就是了,至少,一顶办事不力的帽子,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一旦办事不力了,那以后遇到重要的工作了,还敢给他们吗?

  一旦手头上没了重要的工作了,那前途……就黯淡了。

  “不要扯远了,你还是赶紧交待问题吧。”那个女人止住了心中一些纷乱的想法,盯着张文定道,“我可以提醒你,我们不仅仅只是对你采取了措施,对于燃翼县里的某些干部,我们也有同志在进行相关的工作。”

  这个某些干部的范围有些大,可能是张文定现在的秘书,也可能是包红日、刘浩等人,同样也可能是陈娟。

  甚至,张文定都觉得,陈娟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张文定对这个事情,算是心里明白的,但他心里有底,因为陈娟拿不出来证据。就算陈娟真的说了什么,但没证据,实在是无法采信。

  至于说别人,他张文定不收礼,不受贿,不贪污,别人也攀咬不到他头上来。

  所以,张文定心里不慌,很镇定地说道:“你们既然来调查我,相信对我的基本情况是有过了解的。以我家里的收入情况,我不可能在经济上犯错误。我不知道你们要我交待什么。”

  “除了经济上,还有别的方面呢?”金定河道,“而且,你自己经济上不犯错误,难道就一定能够保证,你没有给别人一些相关的利益?”

  这个话,张文定听得有点迷糊。

  难不成,不是冲着生活作风问题来的,而是想查我有没有给上级领导送什么礼物?自己其实并没有问题,而是市里或者省里有某位领导要出事,所以自己被牵连了?

  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一转,张文定就马上否定了。

  毕竟,他到燃翼来,其实是武贤齐的主意。而他在省里,并没有什么特别走得近的领导,至于说市里嘛。

  和市里以前的两位主官虽然走得算是比较近的,但那只是工作上走得近,在私人方面,却没有多少亲近的感觉,更没有送什么礼物。

  所以,从这方面来讲,自己不可能受到什么牵连。

  难不成,真的是有人想对武家出手,而自己这里,要成为了他们对武家动手的突破口?

  这么一通深思,张文定的脸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神,还是闪烁了一下。

  这一下眼神的闪烁,就让金定河捕捉到了,心中暗喜,看来,这个张文定熬不住了,要吐点有用的东西出来了。

  那个女人也发现了张文定眼神的变化,和金定河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此时的心思。

  张文定抬眼望了望这两个人,然后就闭了眼睛,不说话,也不开口。

  那女人就叹息了一声,道:“张文定同志,说实话,对你的能力,我其实挺佩服的。而且,就我个人的感情来讲,我也倾向于你是个对党和人民忠诚的好同志。但组织上的纪律工作,不能以我个人的感情倾向为主导,这一点,希望你能够理解,能够明白。”

  这是要打感情牌了?

  张文定睁开眼睛,道:“我没什么好说的,我确实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以我的党性发誓,我的工作,都是为了党和人民。”

  “我相信你的党性。”那女人符和了一句,然后又叹了口气,道,“我们都知道,有时候干工作,也不能完全遵守原则。有些情况很复杂,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就算在工作中,有时候违反一些原则,但这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并不是为了个人私利。但有时候呢,有些同志可能会不理解,所以呢,组织上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甄别,对于确实是一心为公的好同志,还是要保护。”

  张文定看着她,有些不解。

  她这个说话的语气和方式,不太像纪律干部的画风啊。

  见张文定还是不说话,那女人又道:“你不把情况说明白,我们就算是想帮你,也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张文定感觉越听她说话,自己越不明白了,皱了皱眉,道,“我的工作很多,但想来想去,没有什么工作是违反了原则的。”

  金定河这时候就黑着脸道:“张文定,我们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要顽抗到底吗?你的工作都没有违反原则的?不说别的,就燃翼县在你手上搞的那些道路改造工程,你敢说是完全没问题的吗?”

  “当然没问题。”张文定很肯定地说道。

  道路改造工程完全没问题吗?这个张文定也不敢保证。就算他能够保证自己没收任何好处,但分管副县长,交通局……这些他能够保证吗?

  当初他要把道路改造工程搞定,目的是要把路修好,把县里的经济发展起来,而且他还需要人来做事,当然不可能把卡得太死了。

  只是,现在这个情形下,他肯定要一口咬定了没问题。

  “没问题?”金定河冷笑一声,“你觉得你自己没收礼,这个工程就没问题?我告诉你,你不要想得太天真!工程的招投标,你们没有问题?工程的违规承包,你们没有问题?更不要说,你们跑这个工程的时候,哼……”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