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心里在的疑惑又出来了。

  貌似,还跟工程有关?

  在工程上,张文定自问自己是清清白白的,但问题是,县里其他人,在工程中真的完全清白吗?

  这一点,张文定真的不敢保证。

  甚至,当初在搞工程的时候,他自己内心的期望值,也只是工程上不偷工减料,不马虎,这个就算是很不错了。至于相关人员全部清廉无比,他自问还没那个能力,能够办成这种大事。

  想当初,朱元璋那么猛,也没让明朝的官员个个都清廉啊!

  “你们觉得工程有问题,你们就查工程,现在这么对我,又是什么意思?”张文定脸色不变,很淡然地说道,“你们觉得我在工程招标中拿了回扣吗?好好了解一下我家的经济情况再来行不行?别说工程回扣了,就算是县里几个财政投入的工程总额,也打动不了我!”

  张文定话里的这个经济情况,当然不是让人知道他师父给他留下了不低于三亿美金的钱和海外不少的不动产,而是指他老婆武玲的钱很多,他对钱没感觉。

  金定河显然也是知道武玲的情况的,他看着张文定,道:“你个人在工程中没收回扣,不代表你们工程没问题。”

  “工程有相关的负责同志分管,有具体的招标小组,有监督人员。”张文定毫不示弱地看着他,道,“我对具体的工程并不清楚,你们把我个人限制在这里,是什么道理?”

  金定河一时语塞。

  那个女人却说话了:“工程上的问题,不仅仅只是收回扣的问题。除了收回扣,还有利益输送呢?你们从交通厅拿项目下来,就没有问题?”

  张文定心里瞬间就拉紧了弦。

  握草!

  这特么,是奔着交通厅去的……不对,是奔着赵世豪去的?

  赵世豪现在是高管局的副局长,以前是省公路局的副局长,一直都在交通系统做,而且位置也都是实权位置。

  这种手握实权的正处,在省交通厅里面,谁知道有没有什么违规的操作呢?而且看赵世豪行事的作风,一向都是很豪放的,有时候,说不定违规都违得很豪放呢?

  最重要的是,现在看这样的架式,估计目标并不仅仅只是针对赵世豪。说到底,虽然赵世豪权力很大,但毕竟只是个正处,犯不着前来把张文定这个更有实权的正处给先规起来查。看来,应该是石盘省交通系统要出大事了啊!

  仔细回想了一下,张文定觉得,自己问交通厅要下来的项目,在程序上都是正规的,完全没问题。赵世豪在这中间了了力,但张文定却没给赵世豪一分钱,至于说赵世豪介绍的路桥公司承接了县里的工程,这也没问题啊!

  毕竟她介绍的公司,无论是资质还是实力,都很强,人家能够中标,那是实力的表现。

  在这个方面,张文定个人也没有收取那家公司的任何好处。

  至于说赵世豪跟那家公司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个,张文定完全不用担心,他只是燃翼县的一把手,又不是省纪检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赵世豪和那家公司有什么关系呢?而且,他相信,从法律文件层面上,赵世豪跟那家公司肯定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一瞬间,张文定就想通了这些情况。

  想通这些问题之后,张文定心里就定了。

  他看着那个女人,淡淡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对党和人民是忠诚的,我对我的工作是问心无愧的。要上手段你们就上手段,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我相信组织上会证明我是清白的。”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金定河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那女人对他使了个眼色。

  二人看了张文定几秒钟,最终也没对他采取什么措施上什么手段,就这么走出了房间,然后到了另一个房间,小声交谈。

  “那个女……姓陈的,怎么样了?”女人问道。

  “陈娟,她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金定河摇摇头,道,“开始的时候她有点慌,但坚决不承认和张文定有什么私密的关系,也不承认向张文定送礼。”

  “张文定收礼的可能性确实不大。”女人摇了摇头,道,“他钱多得花不完,不可能在这个方面犯错误。至于生活作风问题……没证据的事情,就算陈娟说点什么出来,红口白牙也咬不着他……你们这些这事儿,办得有点鲁莽了。”

  金定河听到这个话,心里一惊,这次……怕是要凉!

  他有心说这不是自己自作主张,但也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说,可心里又不甘心,咬了咬牙,还是问了一句:“这……不是上会了的吗?”

  “上会那也是因为有人实名举报。”女人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实名举报了,查还是要查的。但这个查,是为了对自己的同志负责,真金不怕火炼嘛。只是一个组织上的调查嘛,啊,并没有要求你们在会场上把人带走,也没有要求你们把人异地规起来嘛……”

  金定河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三个小时候后,女人和金定河一起,又和张文定见了面。

  这一次,张文定眼睛都没睁开,不论对方说什么,他都一个字不说。

  见到这一幕,女人的眼神坚定了,金定河双目无神,神色黯淡。

  ……

  又是一夜过去,张文定感觉自己可能会被控制几天,却不料,那个女人又来了。

  这一次,女人满面春风,主动对张文定伸出了手:“张书记,你可真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呀。通过这两天的了解,同志们对你都是特别佩服。啊,你不仅仅干工作很有能力,还能够特别坚持原则,丝毫不受物质影响,一心扑在工作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领导对你赞许有加呀。”

  张文定看着她,没有说话,更没有伸手去和她握手。

  他看到她这个表现,就明白自己过关了,没事了。

  但是,自己莫名其妙被弄过来这么长时间,县里的工作受到了多大的影响?这么几句漂亮话,就能够抵消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