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组织工作的同志,肩膀上的担子,可是很重的。

  这个工作,如果不主动,而是消极对待的话,那县里很多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说到底,县里各部门的工作,都是要人干的。

  但用人问题,是要耿名臣来做出详尽的规划,并且要做好各种准备工作的。干部队伍的思想建设,后备干部的培养,各部门的轮岗……等等工作,都是用人的工作啊!

  这些工作,张文定肯定是要管的,但也不可能管得过细。

  张文定只负责定下一个大的目标,然后在重要的岗位上,要保证使用的人有能力,并且能够听县委招呼。至于更多的人,更多的细节,这些都是需要依靠耿名臣来做工作的。

  现在看着耿名臣这样子,张文定心里总算有点波动了。

  耿名臣啊耿名臣,你也有着急的时候啊!

  张文定非常明白耿名臣现在的心理,装着怕得罪领导的样子,实际上,真正怕的,是怕侯定波手太长,伸到人事工作上吧?

  毕竟,现在的人事工作,已经被张文定拿去了很大一头,如果侯定波再插一手进来,那留给耿名臣的,真的就没多少了。

  尽管耿名臣现在的工作比较消极,可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对工作完全无所谓啊!

  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已经被张文定拿去一亩了,剩下的这三分,那就一定要好好保住了。要不然的话,再被侯定波插一手,拿走个一分,自己就不只剩下两分了?再然后,说不定另一位副班长陈从水看到这情况,也要插一手呢?

  坚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很多念头,张文定就点了点头,道:“你这边应该有各种预案和备选干部吧?”

  这个问题,有点出乎耿名臣的预料了。

  他还以为张文定会很生气呢,却不料,张文定居然是这么一个反应。

  “预案……是有的。”耿名臣话说得有点不利索了,但马上就调整过来了,很认真地说道,“备选干部,也有一些,我到时候挑一些出来给您汇报,然后就上部务会。”

  预案一般都是指有些位置因为一些不可预测的原因而突然空出来,又不合适长期空着,那就要用预案里的人顶上。至于说备选干部,这个其实什么时候都不缺的,而且还很多。

  耿名臣还是准备用老方式,自己搞几个人选出来,让张文定敲定,然后他这边再到部务会上去过程序。

  这个方式,是很稳妥的。

  张文定以往是会同意他这个方式的,但这一次嘛,却不会同意。

  “既然有备选干部,那你就和定波同志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弄比较合适。”张文定说得云淡风轻,“他从业务上考虑,你从用人方面考虑,两方面综合嘛。我们既要干部有能力,也要干部受得住考验,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

  听到这个话,耿名臣直接就傻眼了。

  张老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张文定看着耿名臣的表情,心中微微一笑,耿名臣啊耿名臣,不让你和侯定波过几招,你的工作就不会积极起来啊!

  “这个……我和他商量?”耿名臣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就牙疼了,不甘心地挣扎了一下,“这个工作,一向不是您亲自……指导的吗?”

  他本来是想用亲自负责这样的说法的,好在脑子反应不算慢,话到嘴边的时候想到这样的说法不好合适,就临时改了个词,总算把意思表达清楚了,又不会惹领导心里不舒服。

  “什么事情,你们也都要慢慢的自己处理嘛。”张文定两眼望向窗外,仿佛看到了更多的风景和更宽广的世界,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的工作也很多,不可能总是帮你们处理这些具体的工作啊!”

  这个话,就让耿名臣瞬间喜忧参半。

  喜的是,听张文定这话里的意思,貌似以后对于人事方面的工作,张文定会给他耿名臣更大的自主权;忧的是,这人事工作,貌似还真要被侯定波插一脚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张老板怎么就会放弃这么大一块利益,让侯定波插手呢?

  这事儿,不科学啊!

  “这……”耿名臣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他明哲保身的做法,让他在燃翼县里几乎没什么对手,但同样的,也没什么朋友。所以,对于县里班子成员中的人物,他都只是了解一个大概,并不特别清楚他们的习惯和思维方式。

  要在平时的话,他不了解这些,倒也无所谓。

  可现在,他就有点坐蜡了。

  实在是把握不住张文定的思维方式,不知道自己下一句话说出来,会不会把张文定给得罪了。

  他不是特别怕得罪侯定波,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一点都不愿意得罪张文定的。

  张文定是要让耿名臣变得积极一些,而不是要打击得耿名臣更消极,这时候便又说了一句:“你们先尽量自己协调,如果实在是有些问题拿不准,也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讨论嘛。”

  这个话,就算是给耿名臣背书了——要是侯定波实在是太欺负你了,我会给你作主的,不要怂!

  耿名臣心底松了一口气,隐隐的又有一股失落的感觉。

  唉,刚才要是直接答应了该多好啊,只是迟疑了那么一瞬间,张老板就又反悔了,又要在大事要向他汇报了。

  仔细想一想,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张老板背书的嘛,面对侯定波又如何?侯定波再强,能够比张老板更强吗?

  对付一个侯定波,比对付张老板,总是要容易一些的吧?

  这一瞬间,耿名臣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多好的从张老板手中夺回一部分权力的机会啊,就这么被自己一犹豫,给犹豫掉了,真是恨不得吃几颗后悔药。

  只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耿名臣心里边滴血,嘴上边感激地说道:“那就谢谢班长对我们的关怀和体谅了,我们能够自己解决的问题,尽量自己解决,争取不给班长添麻烦。”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