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名臣到底还是不甘心,说出这番试探的话,希望能够再争取一下。

  不给班长添麻烦,那是客套话,实际上就是不想让班长多揽权。

  这点意思,张文定肯定是听得出来的。

  他也不是很在意。

  既然都准备给侯定波放权了,那自然也会逐步给别的班子成员放权。何况,想要调动起来耿名臣的工作积极性,不放点权,那怎么行?

  再说了,燃翼县的工作会越来越多,而自己以后肯定也要兼顾到一些市里的工作,最起码市里各种会议是避免不了的。虽说市长助理只是个头衔,并不是主职,但既然在那个职务上,有些工作,还是要做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县里的很多权力,该放还是要放啊!

  “嗯。”张文定点点头,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现在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切还要看耿名臣和侯定波之间的碰撞,会搞出什么样的结果。

  “那班长你忙,我就先过去准备了。”耿名臣一见张文定这样,便准备起身告辞。

  张文定刚要点头,却马上又开口叫住了耿名臣:“名臣你等一下。”

  耿名臣把刚刚站起的身子重新坐下:“班长您还有什么指示?”

  “这个……县里有很久没有搞过轮岗了。”张文定看着耿名臣,缓缓说道,“目前,县里的变化很快,各个岗位,各个部门,都要能够适应新形势,都要有新气象。啊,你们组织部门看看,是不是搞一个相关的计划出来?”

  张文定这个话是在征求意见,但耿名臣不敢真的当成是征求意见,只能马上答道:“这个确实要搞个计划出来了,我回去后马上安排。这个,先轮哪些部门?”

  “都做上吧。”张文定也没决定好先把哪些部门挑出来轮岗,只能是统统都做计划,到时候再进行挑选了。

  耿名臣点头答道:“好的,那我回去就马上安排。”

  张文定这才让他离开。

  等到耿名臣离开之后,张文定身子往椅子上一靠。

  啧,这级别提上去了,人怎么感觉比以前更累了呢?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会一天比一天累,一天比一天更受那些干部们的欢迎,不说每天会有人来汇报工作吧,至少自己是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了的。

  开不完的会,见不完的人,签不完的字……

  说不定,连陪着心爱的女人吃饭都不会有什么时间。

  想到女人,张文定心里感觉就怪怪的。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真正爱着的女人是哪个了。

  对于武玲,他不能说没感情,但二人之间的感情,爱情的成分并不多。

  徐莹嘛,其实是有爱情的,可那份爱情到现在还剩下多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至于别的女人,除了黄欣黛之外,都谈不上爱情。

  对了,对黄欣黛,现在应该算是爱情最多吧?其实,一直以来,张文定对黄欣黛的爱意都最多。

  没办法,初恋就是如此的令人难忘。哦,说初恋也不对,应该是暗恋,特别是大学时期的暗恋,用情最深了。

  想到黄欣黛,张文定就想到了自己被限制的那两天,黄欣黛在外面的奔走,心里暖暖的。

  嗯,是要加快进度了,等县里的工作再安定一点,就让她尽快怀上孩子吧。

  毕竟她年龄摆在那儿的,每迟一天,生孩子的风险就增加一分。

  ……

  张文定要激发耿名臣的工作积极性,而耿名臣这几天也是真的很积极了。

  轮岗计划虽然不可能由他作主,但他把一个部门负责人的位置上选哪几个备选人的权力还是有的。

  有了这个权力,他既帮张文定做了事,又能够承到别人的人情,这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这个工作,不是几天之内做得完的,还要慢工出细活。

  一个县里的部门还是有那么多了,各部门负责人的能力、特长、基本情况这些了解下来,也是要时间的。

  这些费时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交给副手去落实了。

  耿名臣自己这几天主要操心的事情,就是和侯定波之间的沟通了。

  县招商局局长的人选,副职的人选,最后甚至到整个班子成员的人选,他们两个都开始讨论了。要不是怕吃相太难看,估计连县招商局各个科室的科长都要讨论了,当然了,说是科长,只是叫得好听,实际上是股长——县局一把手才是正科,副局长是副科呢。

  几天下来,关于县招商局新班子,二人居然连一个成员都没确定下来。

  没办法,耿名臣要防着侯定波往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插手,而侯定波把这个视为自己在县里部门掌握到手里的头一回。两个人都想取得大好的赢面,以后的日子才更好过,谁都不肯退让。

  而这种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关于招商局班子要调整的情况,就这么传了出去,还说现在新的班子成员,正在由侯定波和耿名臣二人来决定。

  一时之间,县里就开始鸡飞狗跳了。

  招商局现在的班子成员都开始找人了,生怕自己被清理出局。而别的很清闲的单位的副科们,则看好招商局的未来,希望自己能够调过去。

  他们有些人找侯定波汇报工作,有些人找耿名臣汇报工作,当然,也有人想找张文定汇报工作,但普遍没有那个勇气。

  现在的张文定,已经不是以前的张文定了。

  人家是市领导!

  那些人不敢找张文定汇报工作,但有人敢。

  这个人,就是县委专职副书记陈从水。

  “班长,听说招商局班子要调整?”陈从水一到张文定的办公室,就很直接地问出了这句话,语气虽然没有很冲,但多少显得有点焦急。

  由不得他不焦急,这事儿如果是真的,那问题就大了!

  他现在能够只是焦急,而不是用很冲的语气问话,那都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了好久才进到张文定办公室的缘故。

  怎么说他陈从水也是三把手呢,招商局的班子要调整,他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这像什么话?

  这把他这个专职副当什么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