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听着这女人艰难的说出这话,还有她说出这番话时脸上的羞臊和不堪其辱,不禁兴奋起来。

狠狠将命根子拔出刘月月的蜜洞,然后举起这女人的一条大腿,强行让她劈叉成一字马。

刘月月又不是舞蹈出身的,做这个动作自然疼的要死,拼命的惨叫着:“老公,我好疼啊,你饶了我吧!”

“明明是你要挨干的,现在又让我放过你?拿老子当什么,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陈志带着愤怒,狠狠挺腰捅了过去。

随着噗呲一声响,他直插到底,刘月月凄惨的尖叫一声,这个姿势叫她感觉到男人的那东西好长好粗,而且顶端的蘑菇头,好像顶到了她孕育小生命的那个地方。

刘月月惊恐的望着陈志,泪流满面:“老公,你为什么这么狠?”

“因为你欠干。”陈志沉着脸喝了一声,然后不管刘月月的惨叫哀鸣,开始大力抽干起来。

那被戴绿帽子的愤怒,叫陈志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用的最强,不过两三分钟就干红了刘月月蜜洞处的两片粉唇。

刘月月疼的要死,她被凶悍的陈志吓坏了,开始哭喊救命:“陈志你个变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是男人!”

“老子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不是觉得平时我干的你不爽吗,老子今天叫你知道,外面那些野狗根本比不上老子!”陈志愤怒的抽干,看着凄惨的刘月月,他觉得心里十分满足。

但他满足了,外面的赵兰芝却吓坏了,一开始见到自己女儿去书房和陈志聊天,她还高兴的很。

觉得女儿可能回心转意了,两个人聊聊可能就会和解了。

尤其是在听到刘月月呻吟,还催着陈志干她的时候,赵兰芝脸红了,觉得这两人很有可能一炮泯恩仇。

其实她那会儿就想走的,但听着刘月月哼哼唧唧的**,她忍不住想起了之前陈志压在她身上时,那魁梧的身体还有坚硬滚烫的命根子,赵兰芝的腿有些软了,同时她下面也开始分泌那腥咸液体。

赵兰芝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陈志不断逼着刘月月说那些淫声浪语,赵兰芝忍不住抓紧门把手,同时一只小手不受控制的,钻到了裙子下面,用小手轻轻扣了一下蜜洞边缘。

这一下的刺激,让赵兰芝出水量更足,她竟然开始幻想自己女儿被女婿干的场景了。

可就在赵兰芝忍不住,想要把纤细的中指伸进蜜洞安慰自己的时候,却听里面传来刘月月的惨叫和叫骂声。

章节目录

温柔的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吃肉的和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的和尚并收藏温柔的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