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外面是一条街道,靠着附近的几所学校,显得十分的繁荣。来到街上,林进有些郁闷。这本“天机不语录”是他今天早晨去一家专门回收旧书的小书铺里淘到的,虽然缺失了不少页,却还是保留下来了不少他闻所未闻的民间奇术,一看之下顿觉与他之前广阅道家典籍学到的东西有不少印证之处,让他解开了不少疑惑。

难得兴奋一次的他当即给了钱就捧着书跑到学校里看了起来,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他还布下了由数十种昆虫体液配制而成的“鸟闻香”,靠着那种古怪的味道将人熏走。只可惜只看了不到一小时,就遇到了许彬,无奈地败退下来。

林进属于走读生,在校外租了一所房子,位于桐山背后的一个郊区内。离学校大概有2小时的路程,坐公交的话,10来分钟就能到。按理来说,像他们这种学校,外地来的学生原本是不准在外租房,但他的伯父跟广灵高中的校长是同窗好友,这种小事,自然不在话下。

出了校门,除了桐山之外,这附近再没有一个适合看书的地方,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

看到车牌下那一群等车的人们,他笑了笑,迈开步子朝住所的方向走去。

倒不是他不想快点到家,相反,他还很羡慕那群挤车的人们,至少,不会像他一样上车没几分钟就做呕,甚至,就连闻到那股汽油味,他都会感到有点反胃。这种纯生理上的反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算他早已贯通任督二脉,体内真气充盈得和牛奶一样,也改变不了他一上车就晕车的体质。这点让他感觉到非常奇怪。

所以,除了出远门外,他绝不会坐车。不过,林进也不是像普通人一样走路。对他来说,走路,也是一种修行。

调整好呼吸,林进将意念集中在脚底,双眼直视远处,仔细地体会着自身的感觉,一步一步地走了起来,渐渐地,他只觉一股热流从足心往上升,经过小腿,大腿,环绕臀部,丹田发热,背心发热,最后手心发热。过得片刻,林进只觉一丝丝清凉的气流通过皮肤,融入到体内真气的洪流中来,随着真气流转运行。

他对自己体内的变化丝毫没有理会,依旧一步一步认真地走着。早在两年前他学会这种行走功法的时候,他便知道,只要自己分心去理会这种感觉,或是试图控制真气的走向,他便会马上脱离这种状态。

行走的功法所积累的真气量虽然远远比不上他炼精化气所得的多,却胜在是不要本钱的买卖,只要走一走,天地间浮游的灵气就会透过皮肤进入身体,化为真气。况且,这种功法对于心性的磨练是其他他所知的功法所难以企及的。

在这种状态下的林进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两个小时的路程,他觉得好象只过了10多分钟就到了。

林进租的地方属于那种民间小楼房,有三层高,旁边一个小楼梯可以上去。他的房间就在第三层。这时房主王婶正在准备午餐,见到他回来,连忙热情地迎了上来:“小进回来了啊,来来来,今天我家云丫头回来,我特意弄了一桌子好菜,就等你回来一起吃呢。”说着就要来拉他。

王婶是一个年约五十的农村妇女,跟当地人一样,非常的热情好客,有的时候,就连林进这个对人情世故非常冷淡的人,也感到有些承受不来。看她的架势,林进就知道今天推脱不了了,于是淡淡地笑道:“那谢谢王婶了,我去楼上把包放掉就来。”“诶!那你快去快来啊,只剩一个菜没烧了!”

看到他走上楼去,王婶笑眯眯地回到大厅。这时一个女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向她问道:“妈,他就是你在电话里常提起的咱们家那位房客吗?看起来似乎很冷淡诶!”

这女子叫做徐云,身形颇高,体态更是纤侬合度,有一种婉约恬淡的美感。尤其使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明亮的眼睛,清澈得似乎不带半点尘世污染,真是难以相信,这样的女子不是城市里的金枝玉叶,而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农村家庭里。只可惜的是,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隐隐有种病态感。

听到她的问话,王婶叹了口气,道:“是啊,别看小进看上去显得生分,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你爸前月在桐山采野菜被蛇咬了,就是小进爬进去将你爸背下来,再用了种不知道叫什么的药草治好的,真难以想象,小进这孩子这么瘦的身体,是怎么把你爸爸从那么老远的地方背下来的。真是个好孩子啊!”

“啊!爸上月被蛇咬了?在电话里你们怎么没提起过呢?”听了妈妈的话,徐云紧张得皱起了眉头,一双玉手不觉紧紧地拽住了围裙,显然十分紧张自己父亲的伤势。

“这不是怕你担心嘛!何况,你爸反正也没出什么事,你在学校教书,就好好教,家里的事,爸妈有分寸的!对了,云儿啊,你都二十了,有没有找对象啊?”见到女儿紧张的样子,王婶暗暗地骂自己多嘴,一边向女儿问着她的终身大事,转移着话题。

果然,徐云一听母亲问起自己这个问题,顿时从脸上升起一丝红云,羞道:“妈,人家哪有,哪有那么快找……过几年再说啦!”

怕她再提这事,徐云连忙问道:“妈,你说那个小进还懂得治疗蛇毒,他是学医的吗?还有,爸的伤好了吗?去医院检查了没?”

王婶笑眯眯地道:“好了,早就好了,医院也检查了,什么也没查出来,甚至连伤口都没留下一个。以前总看小林在房间里弄些草根树皮的鼓鼓捣捣,可没想到他还会这样一身医术,不过,人家可不是专门学医的,他现在还读着高中呢!要不是看他年纪小,我都想把你介绍给他了。拉我干什么呀,小林可是个好人!再过几年,这事还说不定呢,反正你也不比他大几岁,又长得这么漂亮,谁娶了你都是福气呀!”

“妈……”徐云没想到这事转来转去,又转到她身上,脸色更显红润。正要说点什么,却见林进微笑着站在门口,也不知站了多久,心里更是发虚,连忙使劲地扯了扯母亲的衣袖,显极了小女儿的羞态。

林进刚好将王婶的话听在耳里,虽然眼前这个女子长得极为动人,他却是没有什么其他想法。见到王婶依然在絮叨个不停,再看这女子羞得一双小手都不知往那放了,林进连忙敲了敲门,解围道:“王婶,我来了。这位就是您常提起的徐云姐姐吧?”

“啊!小进来了,快入座,快入座。是呀,这就是你王婶的女儿,刚从上海回来,是个小学教师,怎么样?长得漂亮吧?老徐啊……菜还没烧好吗?你个老不死的,速度放快点啊,客人都到了!”见到林进,王婶笑琢颜开,丝毫没有在意刚才自己背后的议论被他听到。

“哎!做好了做好了,最后一道菜,水煮鱼,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呀!”声音刚落,只见一个身材壮实的乡下汉子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大碗来到客厅,将碗放到菜桌中间的位置上,眉开眼笑地对林进道:“小林别站着,快入座,快入座,就像自己家里一样,别生分啊!”

按着他坐下,徐老伯又拉着自己的女儿给他介绍,王婶瞪了他一眼:“早认识了,还用你来介绍,快点入座吧,都怪你,磨蹭这么久,菜都快凉了!”

徐伯显然有点惧内,见她这么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尴尬地笑道:“哎呀,都快一点了,都怪我,都怪我,云儿,小林饿了吧,快吃饭。小林要不要来盅酒……”

林进再三婉拒了他的好意,四人这才开始吃起饭来。

饭桌上,王婶一个劲地给林进夹菜,即使早以知道这两口子的性格,林进还是有点吃不消,索性不再言语,埋头吃起饭来,心里却也有了一丝家的温暖。不过,虽是这样,心下却是打定了主意,今后打死也不来他家吃饭了,饭菜虽好,这种劝法,也实在太难受了点。至于徐云,想到刚才母亲说的事正好被他看见,心里还在害羞,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饭菜,不敢抬头。

酒足饭饱,林进道了谢,正要上楼,突然见到徐云苍白的额头上忽然闪现出一股妖艳的青色,却又隐没了,不由感到一丝惊异,连忙凝神朝她看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