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三尺多高的幽蓝色的火焰顿时“噌”地从符上窜了起来,照得林进的脸上一片惨蓝。他连忙松开手,只见那道符一边燃烧着,一边旋转着朝半空缓缓飞去,说不出的诡异。

蓦地,只见空气发出一阵阵难以明了的波动,朝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桐山之上,一个个的土堆中,似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成百上千闪烁着幽绿辉光的光芒从土壤里升了出来,飞向空中,朝林进所在的小楼急射而去……

楼下某间房内,徐云的体内正进行着一场战争。火热的药性在她体内的经脉血管里不住循环,所经之处,青魅阴毒纷纷退避,消散。

可是在她印堂之内,这火热的药性却迟迟攻不进去。无论多少阴毒被化解,马上就有怨气形成生生不息的阴毒,与药性对抗。二者在印堂之外僵持下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睡梦中,徐云只觉自己的灵魂像被人抽丝剥茧般剥离开来,这是种无言的痛苦。她想叫喊,却怎么也叫不出声,一滴滴冷汗从她身上不断冒出,直至浸湿整个棉被。

蓦地,从她体外传来一股强大不可抵挡的牵引力,在她印堂内盘据的那股怨气还来不及抗拒,就被拉扯了出来,无视墙壁的阻挡,朝上面飞去。

没了怨气相助,火热的药力再无阻碍,一举冲进徐云印堂之中,将残余的阴毒消融怡尽。在窗外闪亮星光的隐约照耀下,只见徐云的脸色迅速地红润起来,显得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露出个甜美的笑容,徐云翻了个身,陷入了深度睡眠。

林进的神念这时正全力笼罩在刚才布置的天罡北斗阵上放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任何异常的能量波动都不能逃过他神念的探察。

青魅的那丝怨气虽然要比桐山上那些幽魂晚一步受到那股神秘力量的牵引,却因为离灵符燃烧的位置最近,反倒先一步来到了灵符燃烧的地方。

捕捉到青魅怨气的到来,林进迅速发动了阵势,香灰中间,只见墨玉小瓶陡然发出一道深邃的黑芒,将阵势上方三尺,包括火符在内的空间笼罩了起来,那青魅怨气正要投入火符之中,却突然被这股黑芒罩住,就像青魅怨气所在的空间突然被停止了时间一样,就这样保持着向火符冲去的姿态停留在空中。

这时桐山之上来得比较快的几道鬼气也冲进了黑芒之中,像青魅鬼气一样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黑芒所在的空间里,只有灵符仍在嚯嚯燃烧,完全不受黑芒的影响。

林进不敢迟疑,连忙手掐太上指诀,对着墨玉小瓶猛地喷出一口真气。

受到真气所激,黑芒顿时一阵暴涨,旋即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墨玉小瓶内冲去,消失在瓶中。

收了青魅鬼气,林进满心欢喜,正要拾起小瓶,却见桐山上无数绿芒涌动,朝他而来,不禁大吓一跳。连忙一把将符从空中拽了下来,吐出几口口水将符上的火苗喷灭。

神秘波动顿时消失。没了这股牵引之力,那些绿芒飞到小楼上空,围着小楼打了几转,又飞回去了。

收好小瓶,林进吁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这时他的全身已近虚脱,做这一场法,几乎将他体内的真气消耗得干干净净。以他现在聚集真气的速度和箱子里剩余的那些药材,恐怕至少得十多天才能恢复做法以前的水准。

休息半天,林进靠着水泥围栏疲劳地站了起来。

无知就是幸福啊!看着下面房间里某个睡着的人影,林进不由发出一声苦笑,下楼去了。

第二天黎明,一声尖利的惊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怎么了,怎么了?”听到女儿的惊叫声,王婶一边喊着,一边从厨房里焦急地赶了过来。进到屋里,只见徐云坐在床前,一脸粉红。

“云丫头,你这是怎么了?”王婶疑惑地看着她道。

“呃,没事,没事!”想到被子里的情形,徐云心中一阵尴尬,急急地摇着手,以示没什么。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